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正文

一次全球性观测记录背后 竟藏着这么多故事

字体:
—2022—
05/23
06:58:07
2022-05-23 06:58:07 来源:

  一只传奇的鸟,一次传奇的保护。

  5月21日,宁波象山,韭山列岛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次性发现86只中华凤头燕鸥,创下全球观测纪录。

  “太难得了,太高兴了。”现场工作人员和主持人宣布这一消息时,一度眼眶湿润。

  从2013年中华凤头燕鸥监测与招引项目实施以来,10年时间,已孵化了至少115只中华凤头燕鸥,占世界各繁殖地总量近八成。

  象山韭山列岛,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中华凤头燕鸥孵化繁殖地。

  而今,一度绝迹63年之久的“神话之鸟”,正从灭绝的深渊被一步步拽回。

  曙光

  这是一只充满故事的燕鸥。

  标志性凤头,洁白的羽毛,黑色喙尖,燕子般分叉的尾巴。它第一次被人类记录,要追溯到160多年前。

  那是1861年11月,一名叫伯恩斯坦的博物学家在印度尼西亚一个小岛上,首次采集到中华凤头燕鸥标本。

  经荷兰国家自然博物馆的鸟类学家鉴定,这是一个新发现的物种,随后被命名为:伯恩斯坦燕鸥。

  后来,人们又在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等地零星采集到标本。但采集到最多的,还是中国境内沿海地区。

  人们发现,这种鸟夏季出现在中国,冬季出现在东南亚,因此推测它是一种迁徙性候鸟。在东南亚越冬,在中国栖息繁殖。

  所以,后来被改名为中华凤头燕鸥。

  这种在中国土生土长的燕鸥,不知何故,渐渐走向灭绝的深渊。

  上世纪最后一次被证实存在于世,还是1937年7月。当时,一位叫寿振黄的浙江籍动物学家,通过助手在山东青岛外海的两座岛上,采集到21个标本。不过,后来因战争等原因丢失,仅有两个保留在中科院动物研究所。

  此后,这个神秘的物种,忽然消失了。

  在长达63年的时间里,中华凤头燕鸥几乎销声匿迹。长时间的缺席,也让学者们相信,它很可能已经灭绝。

  转机,出现在2000年。一位摄影师在后期处理拍摄于马祖列岛的燕鸥纪录片影像时,发现其中一只羽色偏白,原以为是曝光问题,后经反复对比最终确认,这正是消失长达63年的中华凤头燕鸥。

  失而复得中华凤头燕鸥,犹如“神话”再现,一时震动鸟类学界。

  不过,让人悲观的是,马祖列岛发现中华凤头燕鸥,仅有8只成鸟、四只幼鸟。据估测,当时全球数量不足50只,仍处极度濒危状态。

  也正因为少之又少,踪迹神秘,一直被称为“神话之鸟”。

  追寻

  历史看似偶然,却又充满必然。

  2004年,刚刚获批的韭山列岛省级自然保护区,正式挂牌成立保护管理局,同年邀请鸟类学家、浙江自然博物馆科研人员陈水华,到保护区进行动植物资源调查。

  彼时,陈水华团队正在苦寻“神话之鸟”。他们利用一年多时间,陆续完成了舟山群岛1300多座岛屿的生态调查工作。

  不过,那个神秘的身影,始终没有见到。

  在象山韭山列岛,陈水华用几天时间察看了70多个大大小小的岛屿,同样一无所获。寻找“神话之鸟”的激情,在一次一次失望中,消磨殆尽。

  然而,就像电影剧本总把高潮放在最后一样,追寻“神话之鸟”的好戏,在最后时刻来临。

  2004年8月1日,委托调查的最后一天,大雾,调查队冒险来到东南边最后几座小岛。在艰难登上一座名为将军帽的小岛后,一抬头,竟看到漫天的燕鸥盘旋在天空。

  那是无比美妙的一刻。

  “上岛后,地上都是蛋,大约2000个,一对燕鸥一个蛋,这样一算,大概有4000只大凤头燕鸥。”陈水华在“一席”分享这段经历时说,他们费了很大劲,数出其中有约20只中华凤头燕鸥。

  这意味着,象山是“神话之鸟”的又一个繁殖区。那一夜,高兴不已的陈水华“喝了酒,还到海里游了泳”。

  不过,兴奋尚未完全平复,一周后,先后两场接踵而至的台风,“让岛上只剩下滚落的蛋,还有几只死去的雏鸟了。”

  韭山列岛,成了燕鸥群的伤心之地。

  之后两年,韭山列岛再也没有发现中华凤头燕鸥的踪迹。这次错失,让保护区和调查队,怅然若失。

  一直到2007年6月,8只中华凤头燕鸥和2000只大凤头燕鸥再次回到将军帽岛。“我们和保护区人员都太高兴了,为严防死守,派了一条船24小时守在小岛上。”

  然而,就在护岛船回大岛补充物资的空档,不法分子趁着夜色,将鸟蛋一卷而空。

  拯救

  “黑嘴端凤头燕鸥:灭绝了一次,还要再来一次吗?”

  2010年,象山松兰山,首届海鸟保护暨海洋保护区管理国际论坛上,亚洲湿地和濒危鸟类专家陈承彦发出灵魂一问。

  这种沉重,象山人最懂得掂量。没有什么,比失去更让人心痛。

  正因此,作为县级行政单位,象山以大海的胸怀和责任担当,联合浙江自然博物馆等单位,举办了这次国际级的论坛,主要议题正是:

  保护与繁殖“神话之鸟”!

  正是这次论坛上,一位美国专家介绍了已多次成功应用的人工招引海鸟技术,为保护中华凤头燕鸥提供了思路。

  与此同时,象山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护岛爱鸟”专项行动。

  “海上,我们进行管护;陆上,我们加大宣传、检查。”象山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这次全域范围行动,有力打击了破坏资源的不法行为,遏制了渔民上岛和非法进入保护区进行生产活动。

  经过3年的酝酿准备,2013年5月,象山韭山列岛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联合浙江自然博物馆、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开展中华凤头燕鸥监测与招引项目,通过在铁墩岛上放置燕鸥模型、播放鸟鸣声,吸引燕鸥群前来繁殖。

  在国内,这是史无前例的一次探索。宁波大学毕业的兰州小伙丁鹏,扛起了实施和监测的重担。

  然而,从5月到7月,整整70多天,没有看到一只中华凤头燕鸥。心灰意冷的工作人员登上铁墩岛,准备撤走设备时,丁鹏发现,播放燕鸥鸣叫声的音响不响了。“修好,再试试。”

  第二天登岛时的景象,丁鹏一生难忘。“上千只燕鸥在上空盘旋,用望远镜细看,还找到4只中华凤头燕鸥!”

  坚持,让奇迹一次次降临;坚持,也让希望一次次成真。

  这一年,共有19只中华凤头燕鸥和3300只大凤头燕鸥在岛上产卵,孵化出两只中华凤头燕鸥和一千多只大凤头燕鸥。

  守护

  “轻点、再轻点。”

  5月21日上午,铁墩岛的观鸟木屋里,丁鹏压低嗓门,再三叮嘱现场的记者们,“不要惊扰到鸟”。

  这份小心翼翼,已成为丁鹏和志愿者们的习惯。

  丁鹏清楚地记得,2013年刚招引燕鸥时,工作人员都住在铁墩岛对面一个岛上,隔着海远远地观察,生怕吓到燕鸥。

  后来,为了更好地保护和监测,才开始和燕鸥一起住在铁墩岛。“怕影响到燕鸥,我们不敢搭建任何建筑,连着几年,都住在帐篷里。”

  直到人和鸟渐渐熟悉,保护区才循序建起了木屋。“建好了,还要盖上迷彩布进行伪装,生怕太显眼,影响到燕鸥落户”。

  部分志愿者

  这份呵护,可谓精细——

  起初,燕鸥筑巢的位置在岛边裸露的岩石上,地势陡峭,鸟蛋容易滚落。工作人员于是打造出一片平坦地块,铺上地毯、石子,定期除草,为燕鸥群营造安全舒适的栖息繁育场所。

  今年,象山又启动“数字鸟岛”建设,打造智慧监测体系,“工作人员只需要轻点手机,就能实时看到鸟的画面、周围海域动态。”

  这份呵护,终有回馈——

  而今,岛内已经安装了太阳能电池板、白色储水设备、两间活动板房等基本生活设施,不用盖迷彩布伪装,鸟儿也不会受到影响。

  “燕鸥和我们已经有了默契,形成人与鸟和谐共处的画面。”

  丁鹏特别感慨的是,而今,越来越多人加入护鸟队伍。从2017年起,每年4月至8月,在燕鸥繁殖期间,象山韭山列岛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浙江自然博物院都会招募、委派监测志愿者驻岛,守护繁殖的“神话之鸟”。

  就在今年4月,95后王蓬松辞去了原来的工作,90后陈艺不远千里奔赴而来……艰苦又诗意的驻岛生活,他们甘之如饴,希望用自己的付出,为这个鸟类天堂增添温暖。

  “最终的愿望,不是有越来越多人保护,而是不需要保护。”丁鹏说,希望将来不止是铁墩岛、韭山列岛有神话之鸟,而是每座岛,都是鸟的天堂。

  或许,当“神话之鸟”成为“平凡之鸟”那一天,才是最美好的一天。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标签:凤头燕鸥;神话之鸟;列岛;保护区;繁殖责任编辑:江小来
融媒产品
朝闻浙江
精品专题
更多资讯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22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从2013年中华凤头燕鸥监测与招引项目实施以来,10年时间,已孵化了至少115只中华凤头燕鸥,占世界各繁殖地总量近八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