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纵横 > 杭州 正文
太阳城娱乐城筹码
2014年12月05日 来源: 浙江在线-今日早报 今日早报记者 何丽娜

资料图

   浙江在线12月05日讯 “你先别高兴太早,修炼《玄黄秘力》可是要吃很大的苦头,那种折磨甚至比死都难受。”杨溢笑了笑道。

听闻此言,肖泽微微一愣,不过事到如今,就算再苦再难他也不会放弃了,道:“我不怕,我会坚持下去的。”

望着肖泽下了这么大的决心,杨溢欣慰的点了点头道:“只要你有信心就好,有我在一旁照看着,不会让你出什么事的。”

“嗯!”肖泽点了点头,对杨溢无比的放心,身为药圣若是给人施药时不能掌握住被施药人的变化,那也不配称之为药圣了,三下五除二的吃完饭后,肖泽来到了杨溢面前,迫不及待的道:“接下来我该做什么?”

看见肖泽已经准备就绪,杨溢神色郑重的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然后望着肖泽道:“”把手伸出来。

肖泽依言伸出了手,摊开了手心,紧接着杨溢拔开了瓷瓶的瓶塞,将一滴红色的液体滴向了肖泽的手心,那红色的液体粘稠无比,一触碰到肖泽的手掌就顿时就冒起一股轻烟。

倒吸了一口凉气,红色的液体与肖泽皮肤接触的那一刻,肖只感觉到一股钻心的庝痛,那滴落在手掌上的仿佛并不是液体,而是一颗烧得通红的火碳,巨烈的疼痛使得肖泽本能得缩回了伸出去的那只手。

肖泽惊骇,再次摊开手掌,轻轻一瞥,只见得掌心上多出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伤疤,那个伤疤深可见骨,正是被红色液体烧灼而成的,肖泽丝毫不怀疑,如果杨溢刚刚将瓷瓶中的红色液体倒出的再多一些的话,他的手掌恐怕都会被“烧”穿。

望着杨溢手中的小瓷瓶,肖泽神此刻色变得凝重无比,好家伙,修炼《玄黄秘力》不会就是要将这些红色的液体涂在身上吧,难怪杨溢总是强调修炼《玄黄秘力》非常痛苦,需要受尽折磨,若是真的要将这种红色液体涂抹在身上,那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杨溢爷爷,这是什么?”肖泽脸色郑重的盯着杨溢手中的小瓷瓶问道。

“这就是修炼《玄黄秘力》的灵液。”杨溢微微一笑,旋即正色道。

“什么?”肖泽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果然像他猜测的那般,这正是杨溢配制出来的淬体灵液,只是这灵液也太“毒”了,在肖泽看来叫它毒液倒是更贴切一般。

“怎么?怕了吗”望着肖泽惊骇的面孔,杨溢面无表情的道。

肖泽眉头紧蹙,此刻他确实被那红色的淬体灵液震住了,并不是肖泽胆小,而且淬体灵液表现出来的症状实在太骇人,据他对《玄黄秘力》的了解,修炼时可是要将这种灵液涂满全身,那岂不是要活生生的在身上剥掉一层皮?

不过这并不能使得肖泽退却,他知道自己

  • {xia2}
  • 放弃的资格,虽然修炼《玄黄秘力》会受尽非人一般的折磨,但是有杨溢在旁照看着,自己总不会被痛死吧,只要不死那就有希望,面对杨溢的挑衅,肖泽仅仅沉默了一下,便斩钉截铁的道:“不怕!”

    “不怕就好!”见到肖泽咬牙点头,杨溢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紧接着从小瓷瓶中倒了几滴淬体灵液在肖泽的背上,然后迅速的取出一柄玉尺将灵液涂抹均匀。

    与此同时,肖泽顿时感觉到一股巨烈的疼痛从后背传来,豆大的汗水瞬间从额头上涌出,他双挙紧握,双齿紧咬,整个脸庞也都因为疼痛变得狰狞扭曲了起来,全身都在不停的颤抖,显然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这一次杨溢倒在肖背上的淬体灵液,要比刚刚倒在他手心上的多的多,所以肖泽这次感受的更清楚,在肖泽的感知中,那红色的液体就像是杨溢炼药室内的地肺之火,不断释放着焚灼之力,火辣辣的感觉就像是在他的背上放了一个烧的通红的火炉。

    明明很痛,可是肖泽却硬是

  • {xia2}
  • 吭一下。

    标签: 社区医生|常用药 责任编辑: 金斌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4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