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纵横 > 温州 正文
探访温州“陪考小区”:一家三口挤40平米出租房
2018年06月14日 14:10:19 来源: 浙江在线 见习记者 邵晨婵

  书馨苑小区正门

  因为正对着温州中学北大门,书馨苑小区有着自己独有的住户周期:每年夏天高考季落幕,它都要送走一大批租户,而仅仅一个月后,一批新租户又会提着行李入住。

  这些租户,正是温州中学的高三生们。

  自2009年开始入住以来,凭借着优越的地理位置,书馨苑小区逐渐成了温州中学陪考族们的“根据地”。如今,这里至少半数以上的房子租住着陪考家庭,被誉为温州最有名的“陪考小区”。

  150平米到40多平米

  6月8日下午4:29,老夏从学校赶回了位于书馨苑小区1楼的出租房。和往常一样,他从冰箱里拿出剩下的鸡胗、鸡爪还有小黄鱼,以及一小把蔬菜,开始准备当天的晚饭。唯一不同的是,这将是他和儿子在这个不足50平米的出租房的最后一顿晚饭。

  距离浙江2018年高考结束还剩半小时,小区里显得有些躁动起来,越来越多的家长聚集在小区门口,开始谈论起接下来的安排,他们中有许多人和老夏一样,今晚就要离开这个小区。

  老夏一家三口原本住在雪山路,150平米,环境舒适。但从儿子高三开始,他们就成了陪考大军里的一员。“儿子说寝室里有人打呼,影响睡眠,我们也想着,搬出来可以给他做饭补充点营养。”

  老夏所租的房子约摸40多平米,1楼,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夫妻俩睡房间,儿子睡大厅。房子进门就是厨房,约6、7个平米,台面上摆满了锅碗瓢盆,老夏一个人在里面忙活着,多一人也站不下。再往里,就是一个小客厅,一张1米2的床靠边摆放,床上零散地摆放着一些书,这就是老夏儿子平时睡觉的地方。摆过床后,房间只留下一条小过道供人走动。而老夏夫妻的房间则在最里面,因为要搬家,房间内摆满了杂物。房间的墙面上都已经泛黄,角落里还有些发黑,透出一股年代感。

  老夏家厨房

  从150平米到40平米,老夏一家适应了许久。由于空间狭小,他们家的餐桌只能摆在阳台上,每到吃饭的时候再搬进来。也因为在1楼的缘故,阳台根本晒不到太阳,一家人洗完衣服后就到小区的凉亭那搭线晒衣服,有时候要晒被子,就直接铺在草坪上。“以前觉得脏,晒多了也就无所谓了,暖和就好。”老夏咧嘴笑着说。

  老夏家的小客厅,老夏儿子平日就睡在客厅里

  因为正对着温州中学北大门,书馨苑小区每天夜晚的开场比其他小区来得更早一些。寻常日子里,随着温州中学下午第三节课的铃声响起,这里许多房间的厨房便传出忙碌的切菜声,饭菜的香味渐渐弥漫升腾,笼罩这个小区。

  鸡胗清洗,改刀,倒入调料腌制……老夏的处理的手法十分娴熟,看起来得心应手。由于妻子单位离得远,做晚饭的任务就落在了老夏头上。陪考这一年里,他的厨艺得到了很大的进步。

  老夏是温州一重点中学的高三英语老师,这一年以来,他的日子可以用连轴转来形容。每天早上6点起床,简单做完早饭后就要赶去早自习坐班。晚上下课要赶去菜场买菜做晚饭,父子俩吃完,他又得赶去学校去晚自习坐班。但最紧绷神经的,还是一边带高三生,一边自己孩子面临高考的双重压力。“两边都要做到百分百负责,才对得起每一个人。”

  一楼居民都会将衣服晾晒在外面

  把腌制好的鸡胗和鸡爪倒进了高压锅,老夏看看表,距离考试结束还剩几分钟,他决定去河边的凉亭那转转。在不坐班的夜晚,饭后得空,老夏都会来凉亭处散散步,这时,许多家长都会不约而同地出来聊聊天,因为大家都抱着一致的目标来到这,所以他们间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久而久之,家长间有了一种惺惺相惜的默契。“有时候把被子晒在外面从来不用担心,就算下雨,也总有人帮忙把被子抱进来。”在这块不大的空间里,充斥着老夏对书馨苑最好的回忆。

  抢房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最早的时候,老夏一家并不想租在这个1楼的小房间,但这已经是他们当时仅剩的选择。

  去年过完年,老夏就开始物色书馨苑里的房子。但一连找了好几个中介,都被告知,房子早已被定完,仅剩1楼的一套小户型。老夏还在犹豫着,他的妻子当机立断租了下来。租金年付2万7,还要缴近3000块的物业、车位、中介费。

  据小区居民介绍,书馨苑小区为老殿后村村民的拆迁安置房,共6幢,约150户。但实际上,小区里租住着的家庭,大大超出了这个数量。在书馨苑,有房东会把房子改成了2间分别出租,这样一年可以多收1000到3000不等的房租。老夏租的,就是改造后的其中一间。

  但尽管如此,小区内的房子还是很紧俏,老夏表示,早在好几个月前,他的房子已经被下家订走了,租金涨到了3万1一年。在采访过程中,多名温州中学学生告诉记者,班里至少有一半人都选择外面租房住,而理由大多是寝室有人打呼、想吃的更有营养等。

  在小区内,红底白字的中介广告随处可见,上面写着“学生房出租”“出租学生套房”“精装套房出租,在校学生外宿佳选”等字样。记者以要租房间为由,拨通了多家中介的电话,均被告知,房子所剩无几。一家名为“叶慧房屋中介”的中介告诉记者,只剩下2套3室1厅的房子,二十几套小户型早就全部租完。“你怎么现在才找房子,心也真是大。”

  在书馨苑小区,中介广告随处可见

  记者在小区内采访了多名租户,他们均表示,从上一届高三毕业早半年起,就开始物色房子了。金女士至今说起自己的租房经历,还直呼幸运。因为家里保姆正好是老殿后村的村民,在她的帮助下,他们顺利租到了一套3室1厅的房子,月付租金5500,算上物业费等,一年约7万块。金女士家保姆称,小区里还有居民宁愿把房子租给学生住,自己到周边地方租房子住。“这样一来一回据说可以赚2-3万。”

  老陈既是小区的保安,也是小区的居民,住在这里已有8年。“从我在这里开始,这个小区里几乎租住的都是温州中学学生,一个学生一个家长,或是一个学生一个保姆是标配”,老陈告诉记者,这些年来,高一高二的学生外出租房的人数越来越多,几乎占了陪考族的一半,这也导致了小区内的房源更加紧张。

  随着一声铃响,时针指向5点,2018年高考正式落幕,小区门口聚集的家长越来越多,仰着头望向学校大门。不断有学生从学校出来,被一个个接回小区,他们谈论着,脸上满是轻松,老夏家的高压锅咕噜咕噜着冒着热气,一家又一家的电灯亮起,小区又弥漫起一阵饭菜的香气,

  对于学生和家长而言,一场“长征”终于结束,对于老陈而言,高考结束预示着小区的业主又要更新,许多人吃完最后一顿晚饭就会离开,下一批学生20号左右就会入住。“一拨人离开,新的一拨人入住,又要开始重新记住大家的面孔了。”老陈说道。

标签: 陪读 责任编辑: 周舸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