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纵横 > 丽水 正文
“顽石”的坠落
——丽水市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陈景飞违纪违法案剖析
2021年04月07日 07:52:23 来源: 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记者 戴睿云 通讯员 颜新文 黄也倩

  2020年8月31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丽水市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陈景飞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陈景飞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所得赃款全部予以收缴。

  经审理查明,2005年至2019年,陈景飞利用担任庆元县委书记、丽水生态产业集聚区(丽水经济开发区,以下简称丽水经开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丽水市政府副市长等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的经营、投资、办学等事项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共计价值人民币217万余元。

  困难面前信念滑坡

  自我放纵玩起“雅好”

  1988年,陈景飞从温岭一所中学调到云和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仅仅5年时间,就从秘书岗位升任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彼时的他才29岁,是县里同一级别中担任重要岗位领导职务最年轻的干部。1997年初,陈景飞担任丽水地委、行署信访局长,走上了副处级领导岗位,直至一步步成长为庆元县委书记。

  由于家庭困难,陈景飞一路省吃俭用,靠历年奖金、出差补贴等收入,像燕子筑窝般地攒钱孝敬母亲。

  青年陈景飞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他评价自己年轻时不会左右逢源、不会投机取巧、不会溜须拍马,像块“顽石”一样坚守底线。

  2011年,陈景飞担任丽水经开区管委会主任,成为当时换届中丽水9个县(市、区)首个被提拔到副厅级领导岗位的县委书记。贺喜声不绝于耳,陈景飞却愁眉不展。

  彼时,正值当地经济下滑,加之邻市发生金融担保链危机,丽水经开区几十家与之相关联的规模企业被资金链拖垮。

  面对随之而来错综复杂的矛盾和问题,陈景飞逐渐对这个新岗位产生了厌恶。

  2013年6月,陈景飞主持召开经开区管委会主任办公会议,在经开区国土局明确提出丽水市南城A、B地块商住用地出让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仍决定该地块按现状挂牌出让。之后,丽水市某房地产有限公司通过竞价取得该地块使用权。

  因经开区管委会一直没有解决该地块存在的临时建筑清除、地下管道迁移等问题,导致建设项目无法正常进行。该房产公司于2015年5月退地,造成经开区支付赔偿费、仲裁费等直接经济损失166万余元。陈景飞对此负有主要领导责任。

  “经济形势正面临下滑,调整向好也需要几年的周期,工作再努力也无法扭转乾坤,还不如搞点小投资获点利,让自己和母亲生活过得更富裕些。”陈景飞给自我放纵找到了看似“名正言顺”的借口。

  于是,他利用多年积攒下来的几十万元,与当地几个企业老板一起玩起了青田石雕投资。首次合作,他就获利27万元。

  尝到甜头的陈景飞,私心杂念越来越多。他的“雅好”成了一些心术不正者进行“雅贿”的靶子。

  2014年1月,陈景飞收受浙江某房地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某所送的价值65万元的“并蒂联芳”青田石雕。

  2014年12月,陈景飞收受由浙江某泵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某所送的价值30万元的“报春”青田石雕。

  送礼的由头,均为感谢陈景飞在项目投资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提供帮助。

  年轻时自诩如“顽石”的陈景飞,最终在利欲的“试金石”面前败下阵来。

  既想当官又想发财

  走向迷途难逃法网

  权力染上铜臭味,各种风险也随之而来。

  丁某某,丽水市某制革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是陈景飞的老乡。2011年初,陈景飞妻子出借100万元给丁某某,2012年底连本带利陆续拿回205万元。除去本金,两年共计收取利息105万元。如此高的回报,正是陈景飞的“权力变现”。

  明知不能“既想当官又想发财”的陈景飞,却压制不住赚钱的欲望。为“两者兼得”并“保护”好自己,陈景飞可谓挖空心思。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假借别人的名义,为自己“赚钱”。姐夫蒋某某,是陈景飞“赚钱”的左膀右臂。

  2012年至2015年,陈景飞以姐夫蒋某某名义投资入股杭州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先后4次共计出资44万元,占股2.96%。

  “自从我把姐夫介绍进入生物科技公司后,他实际上就成了我以权谋私、投资获利的一个提线木偶和工具了。”陈景飞在忏悔书中回忆。此后,陈景飞以姐夫蒋某某名义进行了一系列违纪违法行为。

  走向迷途,最终难逃法网。遗憾的是,陈景飞并没有抓住向组织坦白的机会。

  面对工艺精美的石雕和已进囊中的财物,陈景飞可谓“舍不得,放不下”。2018年底,省委巡视组对丽水开展巡视后,陈景飞担心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暴露,将“报春”石雕还给张某某,将王某某送的“并蒂联芳”石雕还给其儿子王某。其他收受的有关财物,陈景飞都转移到了姐夫蒋某某住处。

  2019年4月,看巡视的“风声已过”,张某某、王某又将石雕再次送回给陈景飞,陈景飞均予以收受。

  “好景”不长。同年5月,丽水市某制革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丁某某被省监委留置,陈景飞顿时“警醒”。为逃避组织审查,陈景飞将有关财物从蒋某某住处取回后,再次转移至外甥和侄子的住处。

  之后,陈景飞还多次与妻子、胡某某等人串供、统一口径,并就如何应对组织审查多次进行模拟演练。

  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陈景飞一遍遍追忆自己的成长经历,一次次表达自己对不起党组织和各级领导的培养教育,辜负了父母等亲人的一片苦心。

  如今的陈景飞回想当初雄心壮志离开家乡追寻梦想的情景,是怎样的心情?笔者留意到他在忏悔书工笔写下一句话:“畏法度者,最幸福自由。”

标签: 丽水;受贿 责任编辑: 杨烁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顽石”的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