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关键词   范围 
杭州晴到少云 38~28℃ 全省
  首页 | 原创 | 浙江即时报 | 资讯通 | 高层 | 人事 | 浙江纵横 | 媒体广场 | 图片 | 专题 | 浙江概况 | 平安浙江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纵横 > 温州 正文
   | 打印
放大 原大 缩小 打印 
煤改收官首次接受专访 黄祥苗:最后的山西煤老板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zjol_F/22.91.1.14

  黄祥苗接受记者独家专访

  时刻牵挂采矿情况

  深入矿井督查安全

  浅色太阳镜,大开领羊毛衫,黄祥苗一身休闲地出现在记者眼前。

  山西煤改,大大小小的温州煤老板忍痛挥别三晋大地,然而,黄祥苗却逆势而上,在煤改大潮中成立了迄今为止山西唯一的民营煤业集团。黄祥苗何以能杀出重围?在最痛苦的日子里,他怎么由吃不下饭到坐拥1.8亿吨煤炭矿山?此前一直不愿抛头露面的他,日前又为何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

  没法不低调

  记者(以下简称“记”):听说黄总的煤业集团在山西昔阳县,能先介绍一下昔阳以及集团的基本情况吗?

  黄祥苗(以下简称“黄”):好。很多温州人可能没听说过昔阳,但昔阳有个地方大家肯定熟悉:大寨,这是当年响当当的“中华第一村”。昔阳是晋中一个县,人口27万,煤炭是支柱产业。我在山西煤改中成立的丰汇煤业集团是山西迄今为止唯一的民营煤业集团,员工约3500人,年产煤超315万吨,产值20亿元。去年全县近70%的GDP及税收,是由我们“丰汇”完成的。

  记:“丰汇”是山西煤改中的“唯一”,并成为一个县的经济支柱,这是很光彩的事,为何你本人此前反而不太愿意提起?

  黄:越是“唯一”,越需要谨慎。众所周知,山西煤改我们温州人损失很大,业内估计有上百亿元。我在昔阳打拼十年,拥有年产60万吨的铁炭窑沟煤矿。去年煤改期间,我和其他煤老板一样都吃不好、睡不香,每个人好像在等着最后的“宣判”。

  和老乡们无奈退走山西不同,我最后挺了过来了。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去年10月份,我收购了昔阳另外4家煤矿,产能一下达到315万吨,超过了组建煤业集团300万吨的硬杠杆。现在5个矿储量有1.8亿吨,按目前年产量,至少可以挖50年。

  一边是老乡的痛楚,一边是当地政府的厚爱,在煤改敏感期间,我没法不低调,讲什么都容易伤感情、得罪人。去年就有很多媒体找我采访,但我都谢绝了。现在煤改接近尾声了,大家心情也平复了一些,就讲一些吧,但我还是不想多抛头露面。

  煤改“闯三关”

  记:煤改是个利益大博弈,作为一个外来民营企业家,整个重组过程异常艰辛吧?

  黄(深吸一口气):的确如此。1999年,我初到昔阳时,当地有80多座大小煤矿、煤窑,经过历次整顿,到了去年,只剩下十座。其中包括我的铁炭窑沟煤矿。这些煤矿中,除两家划归另一家国有企业,余下的要重组成一个煤业集团。山西煤改国有化是大流,但我认真研究了有关文件,认为政府一定不会把民营蛋糕全部收回,所谓的“国进民退”应该是“大进小退’、“优进劣退”,于是尽最大努力争取。而与此同时,昔阳也在积极物色全县煤业重组的牵头人,这个人必须要过三关:良好的从业经历、充足的资金以及能打造煤业新队伍。

  从业经历我是能拍胸脯说的。1984年,19岁的我从老家苍南县腾垟乡出来闯荡,先河南,再山西,从小工到包工头再到自己当矿主,跟煤矿打了26年交

  道,其间没有发生过一次涉及人员伤亡的事故。山西煤改的重要原因就是遏制频繁发生的安全事故,而我良好的安全履历帮我过了第一关。我对“安全”的重视怎么说都不为过,弟弟、妹夫等至亲也跟我打拼,其他的问题我都有商量,就安全没得商量。印象最深的是2007年一次,一个矿里有渗水的迹象,亲友认为不严重,人在太原的我二话不说就命令矿工马上撤。就在50多名工人全部撤出没多久,渗水变成垮塌……当时如果没有当机立断,后果将不堪设想,现在我也根本不可能谈煤改,要谈也是谈劳改。到现在我还保留着一个习惯:每天不管多忙,每个矿的主管必须向我报告当日瓦斯监测、是否渗水以及当日经营。

  记:每天如此?不管多晚?

  黄:是的,一般他们会在夜里10点前汇报完,这样我就能安心入睡。可能睡得好,我看起来也胖。(挪动身躯,笑)

  一月筹十亿

  记:资金关怎么过呢?

  黄:去年9月,昔阳县领导告诉我:老黄啊,县里煤矿重组并购,你得在一个月里准备好10亿元,否则还是得另请他人。我一听这数,有点懵了。我问银行的朋友,一台印钞机日夜不停印百元大钞,一个月能印多少?朋友说一天能印2000万,一个月下来也就6亿元。一台印钞机一个月印不出的钱,我能筹齐吗?那阵子我动用所有关系,四出融资,同时让出部分股份给有意合作的伙伴。不到半个月,我心里渐渐有底了:10亿元不成问题。

  记:当时竞争对手的情况怎么样?其中有温州的同行吗?

  黄:主要的对手还是来自昔阳本地的矿主,也有一位平阳的老乡,他们中也有安全履历很好的,但最后都在10亿元面前主动“鸣金收兵”了。我心里挺感谢他们,收购时没让他们吃亏,到现在,这些矿主依然是我的好朋友,我们有空还会聚在一块喝酒、聊天。

  记:山西一些煤矿构成很复杂,作为外来的“强龙”,应该还有其他方面的努力吧?

  黄:当然有。煤矿全让一个“外人”包了,总有人不情愿,搞点小动作,但这一点政府非常支持,他们主动出面保驾护航。而我也尽量做好各方安抚工作,对离开的人,给他们补偿;对留在矿上的人,许诺今后待遇不减。当地人很愿意相信我,毕竟我在昔阳十年,对这块土地有感情,光扶贫济困就投入了近千万元。

  我坚持一个观点,做任何事,到最后都是做人。我能成功组建民营煤业集团需要感谢各方的支持,尤其是昔阳县委县政府和27万昔阳父老乡亲。另外,我也感谢出资相助的股东,他们中也有原来的煤老板,因此所谓“最后的山西煤老板”并不止我一人,而是以我为首的团队。

  鸟枪换大炮

  记:组建集团后有何不同?换句话说,现在“煤老板”和以前的“煤老板”有何不同?

  黄:以前是“小米步枪”,现在是“飞机大炮”。举个简单的例子,以前一个年产十几万吨的煤矿,你用的机械是简单的,请的主管初中文化也够用了,但现在年产百万吨的矿井,采煤的自动化程度提高了、各种安全措施智能化了,一个主管没有大学本科是干不了的,即使最普通的工人,参加国家特殊工种培训也得有文化底子。一句话,组建集团后,人才、技术、管理、经营肯定不能走老路,我这个煤老板必须与时俱进。这也是“打造新队伍”之所以成为闯关内容的原因。

  “丰汇”现有5座在产煤矿,为了适应新需求,我从国企、院校招了60多名高级人才,他们中年薪最高的超过100万元。说实在的,以前煤老板管理是“土洋”结合的,这些人才来了之后,集团从生产一线到销售终端,都逐渐建立了良好的模式,越来越像正规军。接下来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我们还要引进更多人才。我招人有个特点:只要你觉得自己有能力,开多少价,我都想留你。

  记:温州煤老板身后都有一个“亲友团”,你刚才也说弟弟、妹夫和你一起干,大规模引进人才后,你和他们又做什么?

  黄:发动他们去学习,学技术,学管理,让他们适应新角色,寻找新突破。我自己则更要学。不瞒你说,我原来是食品公司杀猪出身的,但我一直爱学习。1984年离开家乡到河南采煤,两年后嫌知识不够自费跑到河北张家口煤校充电,这对我此后搞好煤矿起了很大作用。此后我一直坚持,现在正在读李嘉诚先生创办的长江商学院的EMBA班。在EMBA班里,同学们不是上市集团的老总,就是身家数十亿的工商巨子,我在昔阳或是在家乡苍南做得还算可以,但和他们比,感觉他们是真正的“长江”,而我只是“长江”的一条支流。知识就是生产力,这绝不是口号,我准备自己毕业后,分批让集团高管们也去读MBA。

  未来想上市

  记:今后的打算是什么?现在很多山西煤老板转战贵州、内蒙等地,有什么想对他们说吗?

  黄:未来我们要上市。支流虽小,但梦想也是汇入江海。26年打拼下来,我在山西昔阳拥有煤矿,另外在河南灵宝拥有金矿,去年在河北承德投了3亿元开发铁矿。目前我们正稳打稳扎,朝着成立上市矿业集团这个目标迈进。

  我很愿意跟同行们分享这26年的心得。搞煤矿或是其他矿业,讲的就是“资源”二字,这包括矿业资源、人脉资源,但更重要的是要把自己也打造成一种“资源”。我一直觉得,如果我26年中有安全污点,我在煤改中就没有那么幸运,这种无形的东西化成“优势资源”,在最关键的时候帮助了我。

  最后,我还想说,很长一段时间来,社会上对煤老板整体的看法并不好,但事实上,煤老板群体具有草根与时代先锋的双重特性,经过这次山西煤改洗礼,这个群体正日益变得成熟。有媒体说,此次煤改温州煤老板损失那么大,却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而是该争取的争取,该调头的调头,整体应对及时得当,而这恰恰正是温商群体与时俱进的表现。

  他们说——

  陈瑞彬(苍南县矿山井巷协会会长):

  我和黄祥苗是“老战友”,他在山西成立首家民资煤业集团的消息令人振奋,这充分说明了温州企业家的胆识与魄力。

  朱成堡(苍南县矿山井巷促进办主任):

  黄祥苗一改“煤老板谢幕山西”的被动局面,难得的是,近年他虽然基本在外,但对家乡的公益事业一直非常热心。

  张一力(温州大学商学院常务副院长):

  认定政府不会收回全部民营蛋糕,继而全力争取,这说明黄祥苗具备战略眼光。另外,煤炭是个高风险行业,他26年安全不出问题以及成功之后的隐忍也值得称道。

  杨勤建(黄祥苗的助理):

  南方人的细致,北方人的豪爽;杀猪匠的勇气,企业家的胆识。

  》》》》相关链接

  山西煤改温商仍待补偿

  浙商资本投资促进会的一份调查显示,以温州人为主的浙商在山西投资煤矿企业超过450家,投资总额在500亿元以上,浙籍相关从业人员在1万人以上。

  今年1月上旬,山西省与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山西煤改收官。2月25日,山西方面宣布重组整合煤矿企业正式协议签订率超过99%,主体接管到位率达98%,但到了本月底,补偿的进度和到款比例尚不到半数,许多煤矿被收回的温州煤老板依然在地等待。温州晚报

[ 复制本文标题地址 ] [ 发表评论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国进民退难以破解“晋官难当”困局
·[今日早报]温州煤老板拿到首批补偿款
·温州煤老板拿到首批补偿款 宁可自亏空也先还小股东
·拥有10来家煤矿的“煤老板” 到淘宝网战略合作伙伴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zjol_F/22.91.1.14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zjol_F/22.91.1.14
Copyright © 1999-2015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