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关键词   范围 
杭州晴到少云 38~28℃ 全省
  首页 | 原创 | 浙江即时报 | 资讯通 | 高层 | 人事 | 浙江纵横 | 媒体广场 | 图片 | 专题 | 浙江概况 | 平安浙江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纵横 > 宁波 正文
   | 打印
放大 原大 缩小 打印 
中国电影史一次次选择宁波 一座城市的百年电影密码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zjol_B2/21.93.1.14

  浙江日报讯 1910年7月9日,现在已被公认为“宁波电影诞生日”。

  中国电影的诞生是在1905年,那么五年之后,一座城市就能看上电影了,那还真是一件时尚、时髦又了不起的事情。

  从1910到2010,这是宁波人的电影百年,仿佛也贯通了整个中国电影的时空流转。

  中国电影史为什么一次次选择了宁波人,这大概与宁波“书藏古今,港通天下”的历史积淀有关,但,这座城市的民间,百年来常常涌动的对电影的激情、慧眼和才情,以及对电影工业化天然的体悟,却似乎才是宁波电影绵延百年、勃勃发展的根源。

  7月9日,《劳工之爱情》在宁波影都上映。

  影片画面黑白略带雪花点, 22分钟的片子完全没有对白——但,别小看这部旧片,它是中国现存最早的无声电影,而它的导演就是宁波人。

  作为宁波电影“百年大寿”的贺礼,宁波籍电影人的老作品已经陆续展播了半个月,这成为最近宁波城里的一件盛事,几乎场场爆满。透过这一部部的“古董大片”,人们似乎可以触摸到宁波电影贯通百年的“经络”。

  宁波与电影相遇,从百年前开始。

  1910年7月9日,宁波商人王敬文在江北何家弄开设影戏馆放映“电光影戏”,此后宁波电影人的作品“纷至沓来”。《劳工之爱情》就是中国电影史上的一个鲜明坐标。它从纸面记录跳跃到银幕上可见的黑白影像,中国电影从此活生生地摆在了你我面前。

  如今,宁波电影走过百年,风华依旧。

  如果要问,一种文化品格的续延需要多少能量?解剖宁波百年电影在今朝民间的“投影”,或许能解开这座城市独特的百年电影“密码”。

  有农民电影节的城市

  是温暖的

  宁波的乡镇里集中了很多年轻的外来工,看电影自然也成了他们最喜爱的娱乐和融入当地人的良机。

  就在三五年前,宁波宁海县东岙村村民褚波还跟全国其他地方的农民一样,盼过年似地盼望电影下乡,回忆里残留的是20多年前乡村露天电影带来的欢乐和激情。而现在,他们却迎来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电影狂欢。

  今年,宁波农民电影节已进入第三个年头,这次带给农民们的是《父亲的梦想》、《暖春》等一千部新片。

  四十多岁的褚波,家里种了几十亩地,妻子平时接点小企业的活计来干,家里收入每月也有个一千五左右。以前农闲时,基本没有什么消遣,偶尔打打麻将,就混过了一晚上。现在,每月固定的几天里,他都会搬把小凳子早早等在村里的空地上,不曾迟到。

  虽然褚波和他的邻居们都不懂什么电影艺术,但看电影却让他们找到了打麻将之外的乐趣,何况,这乐趣是送上门来的再实惠没有了。“前几天放过《叶问》,城里影院都才下线呢。”他算了一下,去城里看来回车费不说,一张电影票六十元,实在舍不得。

  依托三届农民电影节,三年来,宁波累计放映电影近80000场,市、县及乡、镇(街道)财政投入资金近2400万元,观众近4000万人次。

  宁波的乡镇里集中了很多年轻的外来工,看电影自然也成了他们最喜爱的娱乐和融入当地人的良机。贵州小伙吴洪前是邱隘一家企业的冲床工,他来这里2年了,每当村里放电影,他就骑着电瓶车来到邱一村放映点,每次都不落下。

  本土的“放映队”

  活跃了很多年

  放映时,他还会认真观察观众的情绪变化,从中判断哪些是他们喜欢的影片,回头他们就定购这一类型的影片。

  支撑农民电影节的坚硬“基石”,其实是一支支农村电影放映队。宁波从2006年开始启动“农村电影放映工程”,政府每年投入800万元,培育了95支本土“放映队”,带着厚厚的排片表,把数字电影送到了各个乡间村落。

  褚孟海就是宁海县大众流动电影放映队里的一员,1975年被原东岙公社通过考试录用至今。

  放映当天的上午,褚孟海都会挂出银幕、张贴广告与宣传横幅,下午在放映场地用广播喇叭宣传,争取更多观众。放映时,他还会认真观察观众的情绪变化,从中判断哪些是他们喜欢的影片,回头他们就定购这一类型的影片。“《太行山上》、《平原枪声》这些经典片很受群众欢迎,《阴阳判官》、《江湖情未了》群众喜欢看,价格稍贵一点。”说起农民的喜好,他头头是道。

  农民电影节期间,是褚孟海们最忙碌的时候,平时一个村庄一个月播放一场,现在追加到了二三场。

  在他们看来,农村电影市场大,却只有宁波真正把这个市场运作起来了,一座城市专门为农民搞电影节,其实是为电影争取了最广大的受众,宁波每年30%的票房成长率,也就不足为怪了。

  一群自发的研究者

  深挖甬城影史

  在宁波,像竹潜民一样对电影文化“对答如流”的民间学者很多,民间力量对电影的研究和关注,标注了电影根植在这座城市的深度。

  “第一位职业导演、新中国第一任中央电影局局长、第一座人民电影制片厂、中国第一家自主制片的影片公司……”

  这些专业的问题难不倒宁波工程学院退休老师竹潜民。

  竹潜民可算不上电影专家,和电影结缘很偶然。2001年,金鸡百花奖在宁波颁奖,中国电影学者集聚一堂,一直研究鲁迅文学的他,“偶遇”了“张石川”、“袁牧之”这些响当当的名字。

  一翻阅资料,他吓一跳:1913年,宁波人张石川导演了中国第一部故事片《难夫难妻》;1916年,张石川在宁波江北岸成立了中国第一家自主的电影制片公司“幻仙影片公司”;1922年,张石川在上海创办了中国第一所电影学校“明星影戏学校”……

  竹潜民思索着,当时宁波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资源、人才都比不上北京、上海,为何能产出如此多的优秀电影人和电影作品呢?

  带着疑问,2003年,他和8位大学老师组建了宁波工程学院的地方文化研究所,专挖宁波电影的“老底子”。为拿到第一手资料,他们自费走遍了宁波各县市区,跟当地人坐在一起观看电影,跑到北京寻访名师。

  “最震撼的是,在北京看到的袁牧之拍的《八百壮士》、《生死同心》,这两部片子都不曾公开发行。”竹潜民回忆道,两部电影技巧已经非常成熟,比如一个演员演两个角色,还运用了特技等现代电影技术。

  几个月下来,资料堆了满满一箱,他们“挖”出120多个宁波电影名人。2004年,研究所的郭学勤老师编写的《袁牧之传》出版,这是第一本关于电影家袁牧之的传记,在全国电影学界引起强烈反响。

  现在的竹潜民,讲起电影来头头是道,透过民间视角,我们看到了一段别样的宁波电影史。

  红极一时的“宁波帮”,许多人都有记忆,却鲜有和电影文化扯上关系的。竹潜民认为,正是宁波人这种海纳百川的文化性格,使得他们对于十九世纪末产生的“舶来品”——电影,有着近乎直觉的接纳。再加上宁波人优于内陆人数百年的经商传统,让宁波人对于电影的工业化同样有着清醒的体悟。艺术和商业,这对看似天然的矛盾,在宁波电影人的慧眼和才情里,得到了完美的融合。

  玩DV剧的网友

  年年层出不穷

  他们要感谢宁波开放的电影文化为他们提供了最好的“试验区”,每次他们想拍自己的“电影”,总有那么多的宁波人来呼应。

  “唱戏的人没了,听戏的也就散了。”

  用在电影上,道理也一样。

  如果只是“接收”,并不足以支撑起宁波百年电影的积淀,在全国片源不足的情况下,宁波“唱戏人”似乎从没断过,有那么一群网友,认认真真连续不断地生产着草根DV剧。

  网友“音乐小虫”就是其中的一位。“音乐小虫”不过30多岁,在宁波某文化单位上班。2008年,他拍摄的DV剧《小城鸟事》让他成了红人。《小城鸟事》优酷网、互联天地等国内各大视频网站点击总数超过300万,还从来自世界各地的3万多部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成为网友心中“数字电影年度十强”之一。

  但《小城鸟事》并不是个案。

  网友“一笑风生”的《新西游记》也轰动一时。讲述的是唐僧师徒四人来到宁波这个现代都市后遭遇,教人如何防骗的。DV全长48分钟,从最初的构想到拍摄、剪辑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有100余名网友参与了拍摄,其中光小妖的演员就有30多名。“一笑风生”从事的是外贸行业,当起这个片子的导演纯属偶然,“在爬山途中和网友偶尔谈起现在形形色色的骗局,就有了拍短片的想法。”

  但随后,他们一发不可收拾,又拍了《导火烟》、《新文联播》等片,引来一片叫好,也让宁波山寨剧在网友中有了很高的声望。

  “我想让DV电影走进院线。”虽然,这对“音乐小虫”、“一笑风生”来说,仍是一个遥远的梦想。但他们要感谢宁波开放的电影文化为他们提供了最好的“试验区”,每次他们想拍自己的“电影”,总有那么多的宁波人来呼应。

[ 复制本文标题地址 ] [ 发表评论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宁波规模最大的全数字国际化电影城揭幕
·谁还记得露天电影 这个夏天也来怀旧一把
·以罗家岙边防派出所为原型 电影《心桥》在杭首映
·绍兴市区电影放映市场将上演群雄逐鹿
·宁波农民电影节26日开幕 宁波电影见证百年光影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zjol_B2/21.93.1.14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zjol_B2/21.93.1.14
Copyright © 1999-2015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