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聘用“虎哥”走家串户 余杭模式求解垃圾分类难题

2019-04-16 08:34:25 来源:浙江在线 浙江在线记者 叶临风

  浙江在线4月16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叶临风)居民在家中派单、“虎哥”上门、物流车回收、总仓分拣,最终完成资源再生……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杭州余杭区推进“虎哥”上门收干垃圾模式,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已使余杭24.5万户居民养成了垃圾分类的习惯。“虎哥”也为余杭垃圾减量、资源再生做出了贡献。通过垃圾分类回收后,许多垃圾变废为宝,去年,余杭区焚烧和填埋的生活垃圾总量92.39万吨,增量从过去三年的10%左右下降到了2.71%。首次达到了杭州的垃圾控量指标。

  由于“虎哥”之名深入余杭千家万户,3月底,“虎哥”所在的“浙江九仓环境有限公司”干脆更名为“浙江虎哥环境有限公司”。

  “虎哥”模式是如何运行的?居民的积极性如何调动?回收后的垃圾又去了哪里?企业怎样找到“环保”与“效益”的最大公约数?政府在其中又起到什么作用……

  近日,记者走进小区、服务站、总仓、下游企业以及相关部门,探访“虎哥”的垃圾回收链。

  “虎哥”上门

  打通垃圾分类“最后一米”

  3月31日,春日暖阳高照,多数人在家享受着周末,却是“虎哥”们准备开工的时候。

  “叮!叮!”上午8时整,“虎哥”接单系统一进入开放时间,下单提示音就不断回荡在余杭区白鹭郡南小区大门外、60平方米左右的虎哥回收服务站内。“虎哥”燕飞扫了一眼定位,接过同事递来的便携称重器,跨上三轮运输车就朝小区内出发了。

  “燕师傅,您动作可够快呵!”上午8时05分,家住小区2栋的住户陈女士一边笑着打招呼,一边费力地提起一只巨大的蓝色垃圾袋,拖到了家门口。身穿绿色外套、头戴黄色鸭舌帽的燕飞熟练地从腰间取下称重器,将垃圾袋挂起,屏幕上立刻跳出一行数字:“10.1公斤干垃圾,8.08元。您核对一下。”陈女士拿起手机一看,8.08元“环保金”已经到账。

  “干垃圾虎哥上门收,湿垃圾居民下楼投。”燕飞跟我们解释:“公司回收除厕所垃圾、厨余垃圾等湿垃圾之外的所有干垃圾。湿垃圾居民则投放到绿色垃圾筒里,巡检员会定期收集处理。为了鼓励居民做好垃圾分类,公司对每位业主的手机号进行登记,每次回收垃圾,会按每公斤0.8元返还‘环保金’到他们的账户里,这笔钱可以用于购买商品。”

  “环保金”在哪兑换商品?我们跟着燕飞到了小区门口的便利店。店里的商品琳琅满目,与一般便利店并无区别,但柜台前“虎哥便利店”“你环保、我请客”几个大字,显出了它的特殊身份。这时一位住户拿着两瓶矿泉水,在柜台前用“环保金”进行了支付。“只要报一下手机号,就可以抵扣‘环保金’进行消费,比扫码更方便。”店长戴先生说,他见过“环保金”最多的业主,账户里有400元。

  燕飞骑着运输车在小区来回穿梭,车上的物件也越来越多。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后车架上已装载了旧家电、玻璃瓶、废旧杂志等几十公斤的垃圾……驶回服务站后,燕飞将装满垃圾袋的干垃圾从车上拎下来,搬进服务站内,动作一气呵成。90后的他皮肤黝黑,有使不完的劲,无论瓶瓶罐罐的小件垃圾,还是废旧家具这样的大块头,都能轻松扛起。

  不管周末与否,无论天气阴晴,在余杭区的151个回收服务站内,每天都有500多名“虎哥”奔波于各小区,到居民家中回收干垃圾。无论是旧报纸、易拉罐、玻璃瓶等小件物品,还是沙发、家具等大件,只要是在40多种干垃圾范围内,住户都可以通过app或者电话下单,“虎哥”会在第一时间上门服务。

  燕飞告诉我们,公司以1000户至1500户为单位,将辖区378个居民小区划分成151个服务站,每站配备至少3名“虎哥”,负责进行干垃圾回收。燕飞所在的服务站,管辖着白鹭郡、柳映坊等四个小区约1400户住户。每一名“虎哥”负责的小区各有不同,也会根据订单量的多少,彼此互相帮助。“多劳多得呗,我觉得挺合理的。”燕飞笑笑说,3月初他刚被任命为这一服务站的站长。

  随着其他几名“虎哥”陆续返回服务站,站内的蓝色垃圾袋从几个慢慢累积到上百个。“服务站只是这些垃圾的‘临时存放点’。”“虎哥”罗大海一脑门汗珠,大口喝着水说,当总仓的大数据平台监测到服务站的垃圾重量累计超过700公斤时,会自动派出一辆物流车,将垃圾运回进行集中处理。

  果然不到1小时,就驶来一辆物流车,停在了小区门外。直到下午4时左右,物流车共来了4趟。“上午8时开始接单,下午5时停止接单。一般来说,每天能收回至少2000公斤垃圾吧。”罗大海说,这身工作服让自己成了小区里的“红人”。“许多住户隔三差五就下单,一来二回都成了老面孔。”

  “虎哥”分拣

  送往下游企业变废为宝

  位于莫干山路2062号、总面积3万多平方米的浙江虎哥环境有限公司总部,每天有200余辆黄色物流车频繁进出。在公司总仓入口处,有一个智能称重地磅,物流车缓缓行驶上去,2秒后屏幕显示出车辆所载垃圾重量。“这是为了核对实际重量与服务站‘虎哥’的上报重量是否一致。”一名工作人员说。

  驶下地磅后,物流车继续前行。每天,车上要卸下超过250吨左右的干垃圾,被送入1.4万平方米的仓储车间,这是它们运往下游企业前的最后栖息地。

  一进车间大门,扑面而来的是一幅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卸货后,衣柜、床垫等大件垃圾要先进行破碎;小件垃圾直接送去分拣。”虎哥环境再生资源中心总监汪文钦凑近我们的耳朵大声说。

  在大车间里,囊括了卸货、分拣、大件垃圾破碎、打包、仓储等多项职能。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分拣”:133名专业分拣“虎哥”在7条流水线上作业。他们先要将垃圾分为玻璃、金属、塑料、废纸等六个一级品类,再进一步细分为40多个二级品类,作为再生原料进行资源化利用。

  根据虎哥大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虎哥”已经解决了余杭区近70吨有害垃圾,占干垃圾总量的0.1%,像废荧光灯管、电池、过期药品、杀虫剂罐、硒鼓墨盒等7种有害垃圾,分拣后再委托给有资质的企业处理,将环境负担降到最低。

  我们试着挑战一下分拣“虎哥”的角色,不到一分钟就露了马脚。“这俩玻璃瓶可不一样啊!白色玻璃瓶的纯净度高,可以加工成透明玻璃;相比之下,乳白色玻璃瓶的价值就会低一些了。”“虎哥”王师傅从我们手里接过两个有着细微区别的瓶子说。

  王师傅所在的分拣团队共16人,负责不同类别的垃圾。“塑料垃圾可以做成再生粒子,金属是冶炼的重要原料,家电会被送去拆解企业;至于大件木制类家具,我们会对纯净的木质成分进行破碎,最后送去燃煤电厂做生物质燃料。”汪文钦说,不同的垃圾被送往不同方向的下游公司,最终形成一条完整的“投放、收集、运输、处置”垃圾回收服务链。

  无论是服务站“虎哥”、物流“虎哥”还是分拣“虎哥”,1100多名工作人员都是这条垃圾回收链条上必不可少的一环。下午6时左右,最后一辆物流车在余晖映射下缓缓开回。如今,这些黄色的虎哥物流车已成为了余杭一道固定风景。

  汪文钦告诉我们,去年,虎哥共回收干垃圾5.71万吨,分拣后发往燃煤电厂、冶炼厂、拆解企业等6类不同方向的下游企业,95%以上实现了市场资源化利用。

  “虎妈”上阵

  居民爱上虎哥回收模式

  虎哥公司是2015年成立的。“但前3年一直摸着石头过河。”虎哥环境有限公司董事长唐伟忠回忆说,初创时,他带着所有高层人员在小区蹲点,大半夜与保安、业主聊垃圾回收的现状。

  唐伟忠谈起35年前自己在街头踩着三轮车收废品的时光。自2003年起,他先后创立了大地海洋环保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盛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等一批以危废和再生资源收集、处置和利用的企业。在不断的探索中,逐渐将产业链延伸到了源头的居民家庭垃圾。

  但要让居民为“虎哥”打开门,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少人对我说,‘不放心让陌生人上门’。”

  如何叩开居民的家门?虎哥打响了一场“寻找虎妈”的战役——不是那个“严厉育儿”的虎妈,而是敲开住户家门、宣传垃圾回收的“虎妈”。广场舞领舞大妈、居委会成员,都成了争取对象。

  听闻我们在找“虎妈”,白鹭郡南小区赵美娟从艺术团赶了回来。“之前在排练啊,不好意思。”她摘下围在脖上的大红丝巾,笑吟吟地说。赵美娟的头衔很多:木兰英姿艺术团成员、腰鼓队队长、村民学堂讲师……退休一年多来,她一刻没闲着。去年9月起,这一连串的身份后面又多了一项:“虎妈”。

  “虎妈”干些啥?我们跟随赵美娟走访了几户业主。

  “赵姐,您来啦!”看到熟悉的红马甲与红袖章,业主王先生热情地招呼我们进门。赵美娟瞥见支在厨房的虎哥垃圾袋架子里,零星装了几个空塑料瓶。“您上个月积极参与了8次垃圾回收,这月怎么不参与了呢?有难处?”赵美娟将一个本子递给王先生,上面记录了小区每一户业主每月参与垃圾回收的次数。

  “哎,最近经常出差,把回收垃圾这事给忘了。”王先生翻了几页,发现自己成了“吊车尾”的,“委屈”地搓起手来。赵美娟笑着告诉他,东西虽少,用在别处也是宝。临走时,王先生说,明天一早就把这几件垃圾回收了。

  “垃圾回收的宣传工作,要定期做,经常做。”赵美娟说,她每个月都会对辖区所有住户进行回访,参与不积极的就回访得频繁些,了解他们的难处,跟他们普及“虎哥模式”以及垃圾回收的正面影响。当了大半年“虎妈”后,赵美娟已能够喊出小区每一户住户的名字,而小区住户的垃圾回收参与度也从不足50%上升到了近90%,户均垃圾回收量逐渐达到每天1公斤以上。

  虽然每个“虎妈”每个月在虎哥公司能领1200元的工资,但赵美娟说:“钱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能帮助更多人建立垃圾回收的意识,让社区变得更加整洁。”

  如今,余杭区所有服务站配置至少3名“虎妈”,目前,人数已达500余人,且还在持续增加。4月初,又有一批小区大妈接受完培训后,光荣上岗成为“虎妈”。

  “虎妈”上阵后,378个小区住户的垃圾回收参与度,从不足40%迅速上升到了近70%以上,个别小区甚至达到了90%;人均垃圾回收量也从不足0.5公斤达到每天1公斤左右。

  “虎哥”受礼

  多方获益创新垃圾治理

  又要投入“环保金”,又要聘用“虎哥”“虎妈”,虎哥公司的投入已经不是小打小闹。据透露,去年公司在“环保金”上投入的数字大概是4580万元。如今,不仅每一个服务站边上都配备一家“虎哥便利店”,虎哥公司还与联华等171家便利店进行合作,这些合作门店均可使用“环保金”进行商品兑换。

  面对巨额支出,“虎哥”如何维持运营,它的模式是否具有可复制性?

  2018年,余杭区以购买服务的形式,与“虎哥”签订合同。按照合同:2018年1月起,余杭区政府补贴给虎哥公司约9800万元,同时对“虎哥”进行指标考核,包括“每户每天日均回收0.9公斤干垃圾”“试点范围内的378个小区,住户参与率达到70%以上”等内容。合约为期一年。

  这一年运行的效果如何?“我们将回收的各类垃圾,按700-900元/吨的价格卖给下游企业。这部分收益,几乎都投入在环保金上了。”虎哥公司副总经理胡少平说,虽然补贴看上去不少,但巨大的支出,也让2018年公司基本没赚钱。

  政府又是如何来看待这笔购买服务的钱?余杭区城管局城乡环境中心主任沈科为我们算了一笔账:

  假设政府不补贴“虎哥”,市民自己处理掉一件大家具,算上搬运费、社区处置费,至少花好几百元。不仅如此,其中还有4%左右的垃圾会在处理过程中对环境造成污染,又将产生额外的环保费。由政府处理的话,算上打碎、焚烧、填埋等一系列费用,大约是2000元/吨。

  “去年,虎哥共回收干垃圾5.71万吨,这些垃圾,如果让政府自己买单,同样是数千万元的投入。” 沈科说,现在,看得到的正面效应不少:一是余杭城市居民垃圾分类的习惯养成了,为全面垃圾分类打牢了基础;二是垃圾明显减量,并且95%实现了市场资源化利用。

  对未来,无论是余杭政府还是虎哥公司都充满信心。“目前的试点规模只有24万户,我们相信在试点范围进一步扩大产生规模效应,当虎哥模式走出余杭、甚至走出浙江的时候,这个模式一定能够找到赢利点。”胡少平说。

  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首席专家徐林也认为,尽管各地的实际情况并不相同,但“虎哥模式”依旧是值得探索的方式,尤其适合在人口密度较大的城区推广。“要想建设‘无废城市’,关键在于提升末端资源化利用能力。为了实现变废为宝,更要形成‘政府主导、企业主体、居民共同参与’的协同治理机制。”

  这两天,余杭区政府对虎哥公司的年度审计已经完成。从2017年试点合作开始,区里每年都要对公司进行分类细致的审计,由此来确定补贴数的合理依据。同时,区里也正与虎哥公司商谈新的合作方案,要将试点范围推广到30万户城市居民,并建议在农村设点回收垃圾,按吨付费。

  2019年,余杭的目标是实现垃圾零增长,并借“虎哥模式”推动生活垃圾的全链条治理。

标签:垃圾;分类 编辑:周舸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19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