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鄞州回龙村文化礼堂看变革——

这座礼堂不一般

2019-04-18 10:09:36 来源:浙江在线 浙江在线记者 沈晶晶 肖淙文 区委报道组 杨磊

  鄞州邱隘镇回龙村,典型的城郊村。

  曾经,这里“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环境脏乱、房屋破旧、邻里矛盾多发,由于缺少凝聚力、治理方式传统、乡风文明建设不足,乡村可持续发展面临挑战。

  如今,这里“精神抖擞”:村口,现代化的菜市场、小吃街等陆续投入使用,环境整洁秩序井然;村内,本地村民与外地租客聚在一起,运动、跳舞、聊天,绘成一幅和美的现代乡村图。

  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回龙村人异口同声:“要从那座文化礼堂说起。”

  一座文化礼堂竟有这样大的能量?它是怎样凝聚人气,进而带来乡村治理方式以及乡风民风变革的?近日,我们来到回龙村,探访其中的奥妙。

  打造一座凝神聚气的文化礼堂

  回龙村的文化礼堂,很不一般。

  上午9时,我们来到文化礼堂。短短10分钟,三拨村民陆续到达:穿着运动衣的年轻人直奔健身房挥汗如雨;附近学校的小学生来到图书室,办起了读书会;书画室里,五六位村民一落座,就在老师的指导下,开始练习书法。

  “热闹”是我们对这座礼堂的直观感受。数据显示,2018年,这里月均举办活动15场,年均访问量达3万余人次。

  自2013年以来,文化礼堂在全省农村遍地开花。回龙村的文化礼堂要怎么建?答案是,一切围绕让村里人过好日子。开建之前,村里就考虑不同年龄段村民喜欢什么样的文化娱乐活动。2015年初,由旧祠堂改造而成的文化礼堂一期完成,大讲堂、大舞台、村情村史馆、图书室向村民开放。

  建设一直没有停止,村民想要什么服务,村里就增加什么功能,文化礼堂得以持续“生长”。第二年,两栋老屋中间建起了篮球场、羽毛球场。第三年,添了说事议事室、阳光谈心室、健身房、瑜伽馆、游泳池。今年,村里又“抠”出空间,把10多平方米的仓库改建成了书画室,健身房外200余平方米土地也进行了平整,即将建一个小型足球场。

  我们粗粗一数,这座礼堂竟有15个功能区块,刷新了宁波乃至全省的记录。每增设一个功能区块,村两委就到上级文化部门对接活动。如今,从非遗培训到舞蹈比赛,再到戏曲晚会,活动场场精彩,村民直呼“过瘾”。

  热热闹闹的情景,让回龙村党总支书记董海浩很是欣慰,“总算开了个好头”。

  他在外做了20多年生意,6年前回村竞选村支书时,家乡的模样并不尽如人意。因为靠近工业园区,回龙村变成了附近147家企业员工的“集散中心”。2.5平方公里村域内,本地村民1720余人,外地租客近1.5万。到处是破破烂烂的房、坑坑洼洼的路、结成蛛网的电线。但村民抱怨归抱怨,却也“懒得改变”,人人想着“靠出租赚够钱,就去市里买房”。

  “相比20年前,日子是好过了,可村子成了一盘散沙,连点精气神都没了。”董海浩说,建设文化礼堂是一个契机,让村民通过这个符号,看到乡村振兴的决心和努力,“只有不断满足村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才能把他们留在这片土地上,吸引到村庄发展的大事上”。

  从文化礼堂开始,党建广场、菜市场、小吃街、综合医院、休闲公园等陆续开建,相比城镇也不逊色。不少村民告诉我们:“在这里就能享受城市的生活,何必去市区买房?”村民不再是一副随时准备拔腿走人的态度,村庄活力也得到集聚。

  发展回龙,也遇到过尖锐的争论:“一个城郊村,花1000多万建文化礼堂,值吗?”

  鄞州区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却很坚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城郊村似乎成了被‘放弃’的存在,拆迁还未有定论,在这之前,村民的生活怎么办?村庄是有价值的,村民是有尊严的,乡村振兴不仅要算经济账,还要算一笔社会账、公平账”。

  普普通通的回龙村,想成为人人安居乐业的美好家园。

  探索一套新型现代的治理体系

  成了“网红”的文化礼堂,也遇到了新问题:抢球场、占地盘、破坏设施等问题露了苗头。有人建议:“文化礼堂只对本村村民开放。”这个意见,董海浩付之一笑,没有采纳:“禁止公共资源向外来人员开放,不现实也不公平。”

  回龙村有10倍于本村村民的外来人口。此前,治安形势复杂,村干部每个月都要处理五六起纠纷。“表面看是文化礼堂人气能否持续的问题,实质上是乡村治理方式转型的问题。”董海浩说。

  回龙村开始酝酿新“招数”。2017年初,所有村干部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一条“招募通知”:“回龙村选择健身房、游泳池两个功能区块,‘试水’文化礼堂市场化运营模式,欢迎有意向的企业与个人洽谈。”

  消息一出,激起不少波澜。有人质疑,“商业化的浪潮会冲击文化礼堂建设的初衷”。有人好奇,“外来和尚能否念好经”。回龙村却有条不紊与前来考察的3家企业洽谈,最终与一家连锁健身机构达成协议。

  合同自2018年初生效,健身机构聘请专人负责场地保洁、设施更新、秩序维护等事务,同时每年向村集体交纳16万元租金。回龙村同意该机构在村内发展健身会员,并为他们组织的文体比赛提供场地。为确保公益性,村委会和文化礼堂理事会实施项目控制和价格控制,除游泳池和健身房外,所有场地均免费开放。参与村级志愿活动的村民、外来人员,还能凭借服务积分兑换消费卡。

  效果看起来不错:一年多来,回龙村文化礼堂实现了每天8小时运营,健身机构的工作人员将秩序维护得井井有条。

  董海浩说,这是从城市企业管理中借鉴的智慧,“将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依靠完善的体系和组织让乡村有序运转,而不依赖于人力物力大量投入。”

  2017年3月,回龙村又成立了综合治理志愿队,下设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小组、外来人员管理领导小组、环境卫生维护小组等,并按照每年重点工作增补。队里58名成员,既有网格员、热心村民,也有外来人员。

  眼下,天气渐暖,志愿队也进入最忙碌的时间。村民徐庭玉介绍,他们每天都要派出20人左右,轮流在村域范围内巡逻,排查不安定因素,及时处置突发事件。

  更多复杂的纠纷,在文化礼堂“说事议事室”得到解决。在这里,每天都有一名村干部“坐班”,记录访客诉求。能处理的当场处理,无法处理的提交到“圆桌会议”讨论。每周六上午,村干部、党员、村民代表与外来人员代表,聚在一起,一事一议,直到达成矛盾双方满意的结果。

  采访中,许多外地租客不约而同称自己为“新村民”。在村里居住近5年,参与多次“圆桌会议”的陕西人刘娜深有感触:“在这里,生活需求能得到满足,个人权益也能得到充分尊重。”

  不难发现,这是一套严密的治理体系和运行机制。据介绍,2018年,村里矛盾纠纷处置率从不足50%提升到98%左右,基本实现了“矛盾不上交、纠纷不出村”。

  重建一个和谐幸福的共同家园

  人人和谐相处,成了回龙村的新图景。文化礼堂的热闹情景,也有了不一样的气息。

  我们翻阅文化礼堂活动记录,两年来,从妇女节到中秋节、从重阳节到春节,这里办了10来场晚会。一开始,区里、镇里送下来的节目多,后来,回龙村陆续成立了五花八门的文艺队伍,有舞蹈、戏曲、合唱等10多支。晚会成了村民自编自演、自娱自乐的欢乐舞台。

  村民张菊利是村民眼中的“潮人”。54岁的她迷上了舞蹈,每天都通过网络学习新的歌曲,练习新的步伐。如今,拉丁舞、爵士舞、华尔兹,她都会一些,成了回龙村舞蹈队的领队。“以前没事就打麻将、说闲话。现在,天天排舞、演戏、培训,生活精彩多了。”张菊利告诉我们。

  从她身上,我们看到了文化礼堂建设的更深意义——成风育人。乡村振兴,关键在人,没有村民的全面发展,撑不起村庄的全面进步。

  培养新一代农民,也是回龙村的头等大事。村民告诉我们,这两年,文化礼堂里的活动明显不一样了,多了智能手机运用、医疗健康、民俗礼仪、科技种植等课程,技能培训和文明教育从未间断;垃圾分类、污水治理、美丽庭院等内容也被编成了小品、话剧,引导村民形成全新风尚。

  每月月底,文化礼堂布告栏里贴出的榜单,更是所有人关注的大事。这是村里对村民的社会公德、家庭美德、职业道德等进行打分后,评选出来的先进个人、文明户。奖励不多,但这份荣誉却成了所有人的共同期待。

  因为邻里关系处得好、热心参与村庄事务,47岁的忻海容常常榜上有名,“评上的脸上有光,评不上的查找原因,评选就是引导村民向上向善的教育过程”。

  “通过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的渐进式推进,从唱歌跳舞、观看表演的文娱活动,到涵养生活规范的礼仪活动,再到构建乡村良善价值体系,文化礼堂正在一步步重建村民对家乡的热爱与责任。”宁波市文化礼堂建设指导专家陈万丰说。

  一件小事,可以印证他的观点。此前,回龙村里家家户户都用煤球炉,不仅火灾隐患巨大,也影响村庄形象。2010年时,村里开始整治。但有人直接给村干部吃了“闭门羹”,有人刚被收了炉子,转头又买一个。最后,只能不了了之。2015年底,煤球炉引发火灾,村里再下决心整治。这次,不用动员、不用上门,通知贴出不久,村民就纷纷把煤球炉拎到指定地点统一回收。“只要是对村庄发展有利的,我都支持。”71岁的曹珠秀说。

  梳理这4年回龙村的发展历程,几乎每年都能做成一两件大事:2015年的文化礼堂建设,2016年的环境整治,2017年的菜市场改造,2018年的村级医院建设,2019年的水果蔬菜采摘园区项目建设……每件事都是村民打心底里欢迎的事,每件事也都离不开村民的支持与参与。

  离开村庄时,我们与一批省外考察团不期而遇。他们想来学习回龙村文化礼堂建设模式,吸引乡村人气。

  董海浩的回答也很妙,“如果你们只想复制建筑和功能,不见得有用”。

  的确,表面上看,这里建的是礼堂,实际上重建的是信心,凝聚的是人心,修复的是村里的小社会,重塑的是一个充满魅力的乡村共同体。

  回龙村距离美好家园的目标,越来越近。

标签:文化礼堂;变革 编辑:周舸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19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