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后服务“花样”多 亲历“双减”后的开学首日

2021-09-02 08:06:29 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记者 纪驭亚 姜晓蓉 周琳子 薛文春 通讯员 任李桐

  浙江在线9月2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纪驭亚 姜晓蓉 周琳子 薛文春 通讯员 任李桐)9月1日,随着全省各地中小学迎来开学,安静的校园再次热闹起来。

  但今年的开学季,和往年大不一样——开学前夕,浙江省发布了《浙江省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实施方案》。“双减”政策会给小学初中校园带来怎样的新气象?培训机构如何谋求转型?孩子老师家长对“双减”又有怎样的感受?我们兵分多路,蹲点杭州、金华、温州的小学、初中及校外培训机构,见证变化——

  学校有了“兴趣班”

  一走进杭师大附小,我们最先听到的就是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3年前就是杭州最先开设学后托管服务的杭师大附小,全校老师在暑假里就为开学第一天启动学后托管而忙碌着。

  校园虽不大,但老师们想尽法子在“螺蛳壳里做道场”。操场的一侧,近20个孩子在学打曲棍球。而在操场另一侧的篮球场上,三四十个孩子正跟着老师的分解动作有模有样地跳街舞。全校唯一的舞蹈教室也被划分成三块区域:低段启蒙组、成长组和高阶组。四五名老师分管3块区域,孩子们多数时候认真练着自己的动作,有时也会集体观摩哥哥姐姐跳舞。

  杭师大附小的学后托管采用“1+X”模式,“1”是基本托管,“X”则是每天安排不同的兴趣班。光是开学第一天,学校就开出了10类兴趣班。“一、二年级时,我每天下午都能参加不同的兴趣班,可好玩了。开学我就上三年级了,妈妈让我多报些基本托管课。她说把作业在学校做完,回家才能母慈子孝。”男生小王的一番话,引得老师和我们都笑了。他的同桌小邵也告诉我们,自己已经完成当天所有书面作业。“我原本的培训班都安排在周末,现在就周四晚上还有个数学培训班。爸爸妈妈说,国家都‘双减’了,我的培训班也该减减负了。”

  虽然已经有了丰富的学后托管经验,但在杭师大附小校长俞富根看来,“双减”政策落地后的学后托管还是有很多不同之处。“因为我们学校没有食堂,所以我们以前的学后托管都是让学生自己带点心。个别没带的孩子,就会趁放学跑到学校附近买东西吃。所以这次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先为一年级的孩子试行提供点心。”俞富根说,考虑到不少父母下班时间晚,新学期该校的学后托管还增加了延时服务。

  而作为该校学后托管的负责人,教导主任俞水英则对“双减”政策落地后的学后托管有了更多美好畅想。“为了能为孩子们提供尽可能多的兴趣班,我们还从校外聘请了一些兼职教师,效果很好,但老师的资质审核非常繁琐,且难度很大。如果接下来教育职能部门可以公布非学科类培训机构‘白名单’,让学校可以从中适当引入,孩子们的学后托管会更精彩。”

  学习复习更高效

  课后2小时托管是瓯海区梧田第一中学在新学期面临的全新挑战。按照该校计划,学后托管被分为作业巩固和综合能力提升两个部分。

  下午4时,伴随着上课铃响,该校七年级科学老师潘欣带着一打长条形塑料袋走进701班教室,“上午的科学课我们讲了流速与压强的关系,现在我们就开始游戏时间。”

  潘欣话音刚落,班里的孩子就抢着上台,尝试在几秒钟内把2米长的塑料袋吹满气。一开始,同学们屡战屡败。潘欣提醒同学们复习教过的知识点,随后把袋口拿到了离嘴巴约20厘米处,猛吹了几口,长条形塑料袋迅速膨胀起来。

  一开始尝试失败的男生黄照程,再次上台尝试了新办法,果然获得了成功,这让他立刻漾起笑容。“我还以为初中的课后托管就是让我们写作业,可能还会有老师来教我们做些难题,没想到还能这么好玩。”

  一堂课下来,潘欣也对学后托管初体验比较满意。在他看来,知识点不只有做作业一个途径可以巩固,特别是科学类学科。“这学期,我就想通过各类体验提升孩子的理解和应用能力。”潘欣说,从同学们的课堂反映来看,他们对这样的尝试也很新奇,“我一直想实践的‘玩中学’,在学后托管实现了。”

  初中的学后托管“玩”得这么嗨,学生能按“双减”政策要求,在校内完成大部分书面作业吗?听到我们的疑惑,该校副校长林旭亮笑着说:“从新学期开始,我们会根据学生能力开展作业分层布置,提高布置作业的质量,从而压缩学生完成作业的时间。此外,对各门学科也进行了作业时间分配,以保证合理平衡的巩固时间。”

  接下来,该校还可能会在部分年级开设晚自习。“对于学生、家长来说,‘双减’政策应该是好消息。但对学校来说,怎样为教师排班,还需要好好想想最合理的办法。”林旭亮说。

  老师“上岗”家长“减负”

  “师傅,快拯救一下我的包子!”“我包的包子为啥像烧麦啊?”……

  下午5时,我们前往金华市婺城区仙源湖实验学校小学部探访课后托管。没想到,人气最旺的班竟然开在学校食堂。51岁的厨师丰建文被七八个同学团团围住。边上的案板,已摆满同学们的“作品”,有的像小灯笼,有的像饺子,还有的干脆就是一个球。

  原来早在2019年,仙源湖实验学校就已经开始学后托管——为同学们在放学后安排1个小时的体育、艺术类拓展项目。从新学期开始,学校按照“双减”政策要求,采用“1+X”模式。在1个小时的做作业时间后,同学们可以在“X”部分的6大类共30个项目中自由选择。劳动实践类中的“八婺小吃”面点项目在众多项目中脱颖而出,成为人气最高的课程。“等下我要把亲手包的包子,带回家给爷爷奶奶吃。”五(1)班女生小傅的一句话立刻引得周围同学连连点头。

  在采访中,三(3)班数学老师蒋宏敏还跟我们一起做了一个小调查:全班36个参加学后托管的孩子中,有30名用了半小时就完成了当天的数学作业。“老师说,1个小时里把作业做完,剩下1个小时就可以安心在兴趣班玩了。”男生肖于航说,自己因为提前完成作业,还抽空看了会儿书。

  我们注意到,虽然学后托管服务17时30分才正式结束。但从17时10分开始,校门口就开始陆续有家长来接孩子。“之前给女儿辅导作业,经常碰上我自己也不会的题目,还得在网上找答案。自从有了托管服务,老师能够辅导作业,连母女关系都更好了。”三(2)班女生小蒋的妈妈吕女士趁着等待女儿放学间隙,跟我们聊了起来。

  17时50分,最后一名同学也被匆匆赶来的父母接走。我们跟着四(3)班班主任金凌萍从校门口折回,走进学校食堂。“我们学校目前95%以上的教师都自愿报名参与学后托管。当然也会觉得累,但这也是老师肩上的责任。”金凌萍说,学校也比较照顾老师,每天晚上都会提供免费工作餐,味道不错。

  夕阳斜斜照在金凌萍的餐盘上,她慢条斯理地吃着晚餐。对这位小学老师来说,忙忙碌碌的一天终于在这一刻能歇口气了。

  培训机构探新路

  晚上7时,小学五年级学生小戴在完成学校的作业后,来到离家不远的温州吉的堡少儿英语培训中心。每周三晚上来这里上一堂英语课已经成为他的习惯。

  “白天在学校上课,晚上还要补习,压力大吗?”面对我们的提问,小戴反而比较“放松”,他邀请我们和他一起去上英语课。

  教室里色彩明亮,15个学生围拢老师坐着,不少学生还穿着校服。课程中,配合着各种各样的道具,师生几乎全程做着全英文的口语互动交流。“这里能巩固学校的知识点,还能和老师做游戏聊天,气氛挺轻松的。”小戴言语间并不把今天的补习作为任务,因为这里上课没有带回家的书面作业,也不会超纲教学。

  我们在吉的堡期间,看到有个别教室是空着的。一个晚上有5个教室开班,按照一个班级满额16个学生的规模计算,来培训的学生数量并不多。随着晚上8时30分,最后一个教室的学生下课,吉的堡也结束了一天的课外培训工作。

  机构负责人方小和告诉我们,从国家“双减”政策下发开始,吉的堡就开始了调整。“我们严格按照国家的政策要求,停掉了义务教育阶段所有周末的英语培训,上课时间也做了相应调整,每节课腾出10至20分钟,在课堂内完成知识点巩固。”

  然而,做这样的改变,方小和压力不小。最近一个月时间,她都忙于将5家中心整合为2家,经过测算,政策允许经营时长大大缩短,这让部分分中心难以维持。中心先后对愿意转校的学生办理转课,对其他学生办理了退款。

  面对未来发展,方小和已经做了一些转型计划,她想趁这段时间给留下来的老师们多做做培训,“‘双减’让教育回归初心,我们也是老师,只有不断提升教育素养,才能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发挥更多的能量。”

  老师上班弹性制

  晚上8时,丁兰实验中学九年级的教室灯火通明。透过窗户,我们看到绝大多数同学都在埋头写作业。每班都各有一名负责老师和家长志愿者。家长主要帮助老师维持纪律,而老师则边批改作业边观察学生的学习情况。“利用晚自习时间把作业批改好,主要是批改过程中如发现学生有问题,还可以单独讲解。”901班班主任曹丽丹说。

  在教室的角落,家长志愿者谢女士正在看书。偶尔发现有学生讲话或开小差,她会轻轻地走过去提醒,“手机是肯定不能玩的,要给孩子们做榜样嘛。”看着孩子们一起埋头学习的场景,谢女士也很感慨。“之前在家多少会为孩子的学习问题担心,现在作业不带回家,希望可以有更多时间跟孩子交流,让亲子关系更好一些。”

  距离晚自习下课还有45分钟,男生小杜已经把家庭作业都完成了。“我觉得在学校做作业效率比在家高很多,可能是因为学习气氛比较好,还会跟同学比一比谁做得快。”小杜笑着说,等下放学回家,他还能有时间弹会儿吉他,并在22时前睡觉。而在我们对五六名同学的随机采访中,类似的观点占到了绝大多数。

  陪着我们一起采访的校长赵骎在心里算的是“另一本账”。“初中老师一般早上7点到学校。晚自习则让所有老师轮班,每个老师一周轮到一到两次。如果轮到管晚自习,老师们得晚上8点多才能下班,陪伴家人的时间、研究教学的时间都减少了。”赵骎说,所以从这个学期开始在“三假”(恋爱假、亲子假、幸福假)的基础上开设“零星假”,当日无学校工作安排,教师需外出可请零星假,次数不限,时间一般为1至2小时,希望可以用这样的方式让老师的工作时间稍微弹性一些,从而提高幸福指数。

  晚上8时30分,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收拾书包,准备回家。校门口,家长们在人群中寻找孩子的身影,有些接过孩子的书包,有些拍一拍孩子的肩膀……新的学期,正在希望中扬帆起航。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图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