砥砺奋进浙江新开局-2016浙江两会
共享荣光-浙江在线新闻中心2015年终盘点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纵横 > 丽水 正文
月子保姆“吃香”蕴含着“民生经济学”
2016年04月20日 17:10:41 来源: 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记者 戴晓俊

   浙江在线04月20日讯 “二孩”政策的放开,让月嫂市场也迅速升温,从记者的调查来看,大部分“生二孩”的父母都愿意请月嫂,而且中档价位的月嫂最为抢手。(本报4月6日4版曾作详细报道)

  在衢州本地,金牌月嫂的月薪基本在9000元—10000元之间,上海、杭州、金华、义乌等地的金牌月嫂收入都在1万元以上。而这个职业也因拥有高出常人一倍、数倍的收入,使得不少从事其他行业的人纷纷转行,甚至一些80后、90后也做起了月嫂。

  有业内人士分析,月嫂的职业前景看好,无外乎两点:一方面是岗位让渡。现在的年轻父母越来越注重科学孕产,但由于缺乏相应的科学育婴知识,再加上家务事大多被越俎代庖,对孩子抚养往往手足无措,只好请人“代劳”。另一方面是认知错误。一段时间以来,社会上有一种倾向,认为带小孩“低人一等”,而对育婴知识少人问津,再加上市场刚性需求日益增加,出现供不应求则是必然。

  这么看来,月嫂行业异军突起,蕴含着深刻的“民生经济学”,记者通过对3位月嫂的跟踪采访,证实了这一点。

  月薪从2500元到近万元

  她看到了自己的价值

  人物:方雪琴,54岁,从事月嫂工作10年

  工作地点:衢州

  月薪:9千元—1万元

  从2006年步入月嫂行业至今,衢州高级月嫂方雪琴深切感受到了月嫂工作的不易与自豪,不易是因为月嫂是个技术活,自豪是因为看着刚出生的宝贝们一天天健康成长,心里乐开了花。同时,月嫂工资一直在涨,从刚开始的2500元到如今的月薪近万元,她逐渐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方雪琴今年54岁,刚入月嫂这行,工作地点在宁波。2009年,衢州中专举办第一期月嫂培训班,她便主动报名参加了月嫂培训。取得月嫂证后,因大女儿要高考,她便从宁波回到了衢州继续做月嫂工作。

  就这样,经过多年经验的积累,方雪琴一直从初级、中级一直做到了高级月嫂。“我刚入行时工资只有2500元,但随着月嫂这行越来越吃香,工资可以说是蹭蹭地涨,而且还包吃包住。”方雪琴说,干月嫂虽然辛苦,但名气越来越大,身价也越来越高了。

  高工资相对的是高付出。作为一项技术活,月嫂可不是任何一位普通家政人员都能胜任。方雪琴告诉记者,月嫂除了要照顾产妇和婴儿的健康营养饮食外,还要护理产妇伤口、帮助产后恢复、对婴儿常见病进行预判,按摩、配餐、婴儿早教等技能一项都不能少。

  如今的方雪琴已是这个行业里一位特别有口碑的月嫂,“她人特别勤快,平时特别好学,为人谦虚,并能与产科医生和护士们建立友好关系,孩子遇到的问题总是在第一时间帮忙解决。平时,遇到问题能及时与我们交流和沟通,还特会疏导产妇,真的很不错。”雇主小如一家谈到方雪琴时,总是连连称赞。

  在月嫂行业兢兢业业工作了10年,见证了50多个婴儿的成长,对雇主及每一个小天使的执着付出,让方雪琴有了一个好人缘。如今,她的客户们就是她的“活广告”,“有时候想休息,想回家照顾二女儿,但一想到都是老顾客推荐的,只能又去下一家……”一家接着一家,方雪琴也在学习着每一户人家的丰富经验,用在下一户的服务当中。“记得大女儿考上大学时,我就休息了一天,陪她买了装行李的皮箱,她第二天就去山东上大学了,去年考上交大研究生,我也在上班,因为我喜爱这个行业,我从每个家庭的感谢中,看到了自己的价值,所以工作再累,也很有成就感。”方雪琴说。

  80后挑战月嫂

  她的就业选择更显务实

  人物:张小雅,31岁,从事月嫂工作5年

  工作地点:衢州

  月薪:9千元—1万元

  清晨5时左右,随着宝宝一声啼哭,张小雅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先给醒了的宝宝换尿布、喂奶,接着准备好大人的早饭,之后开始打扫卫生、洗衣服。一天下来,她要给产妇炖汤、烧饭,协助产妇按需给宝宝喂奶,还要给宝宝洗澡、按摩。夜里是小雅最辛苦的时候,平均要起来3到5次。遇到爱哭的宝宝,一晚上起来七八次是常有的事。

  “衢州像我这个年纪的月嫂真的不多。当初入这行,是觉得月嫂薪水高,也犹豫过,自己是不是吃得起这个苦,但5年下来了,我觉得我成功了。”1986年出生的张小雅高中毕业后曾做过宾馆服务员、工人,也帮人看过店。如今,她已经是家政公司首推的最年轻月嫂。

  “客户初见我也都很惊讶,觉得我这么年轻,自己还是孩子,能带得好孩子吗?别人越是怀疑,我就越要做好,现在我已经是高级月嫂。”小雅说,月嫂是24小时工作制,非常累,不仅要照顾好新生宝宝,还要照顾好产妇,只能等宝宝睡着时,才会空一点点,有时候一天睡不了四五个小时,而且做每一件事情都要小心翼翼,有时候还会受委屈。

  “都说80后、90后娇气,但我至今仍然感激当初自己迈出的这一步。”小雅说,对于她而言,累倒没什么,年轻人睡一觉就又精力充沛了,但每次打败她的往往是女儿的一个电话。

  “每次上幼儿园的女儿给我打电话,她会说‘妈妈,我想吃你烧的饭了’,‘你带的宝宝可爱吗’。”小雅说,做月嫂,通常是合同结束才能回家,有时一连两个月回不了家,这个时候,她的心里充满了歉疚。“但一想到,有钱了,女儿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我就有了坚强起来的理由。”

  小雅说,月嫂这个职业,对于80后、90后确实是一个挑战性非常大的职业,但挑战并不等于不行。“业务上有不懂就要多学习,细心做事,把宝宝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就一定能做好的。”小雅说。

  从一个月到两年

  她感受到了人们对专业的尊重

  人物:郑姚仙,48岁,从事月嫂工作7年

  工作地点:杭州

  月薪:1.2万元—1.5万元

  郑姚仙今年48岁,开化县马金镇的村民。提起踏入月嫂这行,她坦言只是为了挣钱。2006年为了陪伴考上衢州一中的儿子上学,她从开化农村来到了衢州市区。

  2009年儿子高考结束后,她便参加了衢州中专的月嫂培训。拿到证书后,通过衢州中专培训处老师的介绍,去了杭州从事月嫂工作。郑姚仙到杭州后,先是在医院照顾刚出生的婴儿,后来被雇主请到家里。7年来,前前后后带过50多个刚出生的婴儿。工资从每月3000元到现在的1.3万元,郑姚仙见证了月嫂行业的蓬勃发展。

  “当时,刚到衢州时,我就想找个活干,挣钱贴补家用。因自己没有技能,我便在自己租房子的小区做起了钟点工,做的过程中,经常有雇主说我做事细心,又能吃苦,就建议我做月嫂。我了解到月嫂挣钱比较多,便入了行。现在,薪水还真不错,一个月的工资就够儿子大学一个学期的生活费了,而且老家还盖起了新楼房。”郑姚仙说。

  “每次去到一个新家庭,都是一段新旅程的开始。”郑阿姨说,每个家庭的生活习惯,交流方式,都需要慢慢磨合。她说大部分的家庭都非常好相处,但也会遇到一些难相处的。曾经有一位老太太因为觉得女儿太维护她,而处处刁难,气得她想一走了之。后来,在雇主的苦劝之下留了下来,而老太太也通过逐渐相处而理解了月嫂的辛苦,了解了月嫂专业,对她也刮目相看。

  虽然薪水高,但郑姚仙已经有3年没回家过年了,因为上岗时间得看产妇的生产情况,因此,过年不能回家的情况会经常遇到。郑姚仙告诉记者,今年春节,她就是在客户家过的,而且一直工作到现在,雇主每月给1.3万元的工资,过年红包2000元。 “这个客户是个大老板,想让我长期帮她带孩子,少则一年,多则三到五年。”郑姚仙说,获得客户的认可后,很多客户都会主动延长工期,所以,她在客户家一呆常常就是半年、一两年。

  郑姚仙非常看好月嫂这个行业,在她看来再辛苦也值得。想当初每个月只挣3000元,她还干得不亦乐乎,如今这么高的工资,更要好好珍惜。“我准备赚更多的钱,让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城里买房子呢!”郑姚仙笑着说。

标签: 保姆 坐月子 责任编辑: 冯一伦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