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纵横 > 杭州 正文
她想用她的故事照亮他的未来
2020年10月19日 04:55:08 来源: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记者 章然

showJPG.jpg

  她想用她的故事

  照亮他的未来

  17岁,正是梦想绽放的年纪。

  最近,钱江晚报·小时新闻接到一个特别的求助,来自于一个17岁的盲童少年——坚坚。

  坚坚是浙江省盲人学校初三一名学生。他生下来就是盲童,父母带他四处寻医无果。

  坚坚母亲发来的照片里,那个手指修长、在钢琴琴键上奏出优美的乐章就是他——14岁的坚坚,就已考过钢琴业余十级。

  看不到乐谱,只凭借脑子去记,坚坚一路走来很不容易。他说:“我真的很喜欢弹钢琴,我有更长远的目标。”

  而现在,17岁的坚坚也走到了即将要规划以后人生路途的时候。受制于生理限制,盲人的就业面窄,大家熟知的盲人职业就是盲人按摩。但坚坚希望,自己以后能靠音乐养活自己,“我会弹钢琴,以后总能做点什么吧。”

  带着疑惑、带着迷茫,他希望知道,有没有一些适合盲人的,和音乐相关的工作。

  钱报记者帮忙找了找,还真有发现:有盲人将音乐爱好和职业结合起来——盲人调音师。这位富阳盲人女孩的故事,告诉大家,盲人不仅仅可以做盲人按摩。她的经历,也许能提供一种新的就业思路。

  不甘命运安排

  从小学习乐器

  她叫蔡琼卉,一个1993年出生的女孩,声音甜甜的细细的。

  从小生活在富阳区鹿山街道江滨村,8岁那年,蔡琼卉出了次事故——由于家人不在身边,她一双明亮的眼睛被石灰重度灼伤,进入了黑暗的世界。

  “那时候,我有一段时间,比较崩溃、自暴自弃。”极端的时候,她也会觉得活着是父母的负担。

  2003年,蔡琼卉进入了浙江省盲人学校学习,接触到很多和她一样的盲人同学,“他们虽然看不见,但是都生活得很开心,会做很多我没有信心的事情。”

  慢慢地,蔡琼卉增添了很多勇气。

  当时,盲人学校开设了乐器兴趣班作为日常课程的调剂。蔡琼卉最初选择了钢琴,“但钢琴报的人特别多,大家练习进程很不一样。”

  一年后,蔡琼卉又选择了冷门一点的琵琶作为日常兴趣课程。

  学习乐器,看不见琴弦、看不见琴键,到底要怎么学?这是蔡琼卉开始的困惑。

  后面,她发现,原来,秘诀是不断地重复练习,直到你的身体代替你的眼睛,形成身体记忆,连琴键、琴弦之间的距离感都能精准掌握。

  事实上,蔡琼卉感觉钢琴的距离感比较好掌握,有统一的规定尺寸。在练习琵琶时,左手按弦,右手挑拨,“有时摸弦摸不准,弦会卡在指甲套和手指中,有时一个月同样的位置,重复割破好几次。”

  比普通人付出几十倍的时间,有时一练琴,在琴房练习10几个小时,才只能到熟悉琴弦的部分。这让她也有过迷茫的时候,“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学琴呢,大部分盲人最后不都是做盲人按摩了吗?”

  蔡琼卉对自己说,但冷静下来,觉得还是要学,因为真的不甘心,生活被一眼望到底的按摩室所禁锢。

  所幸,幸运眷顾那些勤恳的孩子们。

  有一位好心的老师免费教学了蔡琼卉10年,父母夏天雨天接送陪伴,会在艳阳中等待1-2个小时……在音乐中,蔡琼卉慢慢得到了很多的安慰,对心灵的疗愈,“特别是学会一首曲子时,体会到以前很难有的成就感。”

  确立下个目标

  打造盲人调音师品牌

  2013年,蔡琼卉考进了北京联合大学艺术学院音乐本科专业,成为当年面向全国招生的12位盲生之一。

  大学里的同学,大多数是普通人,进出少了很多以前盲人学校提供的便利——不止去宿舍、食堂,还有出门兼职、一个人出门购物、一个人逛街等等更多挑战。

  专业上,蔡琼卉选择了钢琴调率和乐器演奏双专业,不止是会弹奏钢琴,“得掌握所有零件的位置、功能,立式钢琴有8800个零件,三角钢琴有1.1万—1.2万个零件,每一个零件差0.1毫米,弹奏手感也会有很大不同。”

  甚至,为了让90分钟内调试钢琴的完美标准,手速也被成倍加快。

  现在,在蔡琼卉的手里,88个螺丝,基本上要在5分钟内被全部扭紧。

  大学四年,除了就业上技术的培养,自己独立出门是蔡琼卉感觉最大的收获了,“我可以一个人出门兼职、一个人出门坐高铁!”

  这种一个人独立出行的感觉实在太带劲太有成就感了,让蔡琼卉感觉以后所有的困难都不值得畏惧了。

  2018年1月份,蔡琼卉在富阳开设了一家盲人钢琴调音室,专门为钢琴调音。

  她修过最贵的是一台斯坦威三角钢琴,价值百万。钢琴的主人是住在别墅的一个小姐姐,特意打电话给找了蔡琼卉。“我去的时候,别墅里只有阿姨在,后来小姐姐还微信发来了感谢,说是很满意。”

  从一个月3台到一个月30台左右,客户从不信任,慢慢转换成了对她技术的赞许——现在一个月多的时候,蔡琼卉能有八九千元的收入。

  去年年底,蔡琼卉在凤起路又开了一家盲人调音室。

  来回杭州富阳,蔡琼卉也一个人坐公交或者坐地铁,“现在,我的生活就是普通27岁女孩的样子,我很满意。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可以在淘宝上买衣服,能够自己买东西,自己出门和朋友玩。”

  蔡琼卉打算再好好干几年,能够把盲人调音师的品牌打出去,“不论是对我个人还是盲人群体,让大家至少知道有更多的职业选择的机会。”

  蔡琼卉听说了17岁坚坚的情况,她也表示想见见这位小朋友,“事实上,我一直有收徒弟的想法,打算等工作室更稳定点,教一些小孩子们盲人调音的技术,让更多的盲人小朋友能够喜欢工作而不仅仅是谋生,接触到更有涵养的更有希望的未来。”

标签: 责任编辑: 卢文红

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

相关阅读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她想用她的故事照亮他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