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纵横 > 温州 正文
林金龙烈士:头可断,血可流,祖国寸土不能丢
2019年09月12日 08:26:19 来源: 温州网 张琳 孙余丹

  亲爱的哥哥,我在这次战斗胜利地完成了任务,这是规模最大的一次。我准备牺牲……哥哥你应该为我战斗在祖国南方而自豪,应该为我胜利而干杯。

  另在信中放10元钱,那10元钱你给妈妈买一点吃的东西,表示我的一份孝心。

   ——摘自林金龙的家书

  林金龙(1962-1985),瑞安市芳庄乡人。1981年1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8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0月赴云南参加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任83020部队七班班长。 1985年3月10日,在向老山一六六前沿阵地送弹药时,被炮火击中身负重伤。他一路爬行推着弹药前进,几次晕厥,仍顺利将弹药送至前线。牺牲前的最后一刻,他倒在战友怀中,用胸前口袋中仅有的一元钱交了最后一次党费。

  家书、牌匾、奖状、军功章,是大哥林金满关于弟弟最珍贵的回忆。

  林金龙烈士的军功章。

  温州网讯“亲爱的妈妈,当您收到此信,千万不要过分难过,虽然这是孩儿最后给您的信。但是为了祖国,为了人民献身值得,孩儿没有给瑞安人民丢脸……”

  这是一位年轻的温州兵临上战场前留下的遗书。

  1985年的春天,中越边境,炮火声震天响。八三〇二〇部队七班班长林金龙向前线阵地运送弹药时,被敌军炮弹击中,多处负伤,血流如注。他艰难地推着弹药箱往前爬,推一步,爬一步,足足爬了一个多小时。弹药送到阵地时,他全身的血也几乎流尽了。

  倒在战友怀里的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艰难地从口袋里掏出仅有的一元钱,留下遗言:帮我交上最后一次党费。说完,他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他的身后,那条被鲜血浸染的运输线,蜿蜒而炽热。

  这一年,林金龙23岁,被追记一等功。

  主动请战

  “能为国家而战,机会难得”

  2018年的“八一”节,云南省砚山县回龙村里,男女老少身着苗族盛装,在插着彩旗的村道上列队欢庆。

  34年前,这里是赴滇轮战的南京军区某军临战训练的地方。这一天,80多名战士重回老山,和村民们吃起了热热闹闹的团圆饭。老山的主峰上,当年的堑壕外,“雷区危险请莫入”的标牌依然醒目。

  1984年初,边境冲突加剧,老山地区硝烟四起。2000多公里外的杭州,高中毕业后在解放军部队幼儿园工作的林金龙,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同年7月,伴随着南京军区赴滇轮战的预先号令下达,赴老山地区作战的轮战陆一军大部正式集结。得知消息的林金龙主动请缨,请求政治处将他从后勤岗位调往步兵连,上场杀敌。“能为国家而战,机会难得。”寥寥数语,是他说服家人的决心。

  全副武装、10公里越野负重、山地攻防……高强度的临战训练在云南砚山拉开,八三〇二〇部队三排长洪永水至今还记得,个子小小的林金龙,话不多,但训练中那股刻苦劲,超过常人。

  战事越发吃紧,林金龙所在的部队很快就上了战场,经历了“12·12”敌军团级规模进攻后,1985年除夕前,一场艰苦卓绝的恶战再次打响。

  1月15日凌晨1时,敌军以近乎疯狂的进攻,企图进行“大决战”。仅这一天,敌军向高地共发射了8000发炮弹,约300平方米的山头上,平均每平方米落弹26.7发。时值中方部队换防,新兵对地理位置不熟悉,但战士们还是死死守住了“钢铁阵地”。

  “弹药,弹药告急!”阵地急呼支援,林金龙带领班级战士,冒着雨点般的炮弹,将弹药一趟趟送往前线,再从战场上将受伤的战友背下来。

  不眠不休的浴血奋战,终于换来“1·15”大捷。林金龙曾在家书里这样写道:“亲爱的哥哥,我在这一次战斗中胜利完成了任务,这是规模最大的一次,我准备牺牲,但我在战火中打了六天六夜并没有受伤,我很自豪……”

  短短数月,4次大战轮番打响。下了战场,他们住在自己挖的“猫耳洞”中,用芭蕉叶盖着作掩护。老山地区天气炎热,疟疾、虫蛇毒咬频发,极度恶劣的条件常令人有窒息之感。

  “前线的战争越来越紧张,不管怎样我能克服种种困难,战争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战斗的锤炼,让林金龙对心中的信仰更加坚定。

  血染遗书

  “头可断,血可流,祖国寸土不能丢”

  今年暑假,在温州革命烈士纪念馆江心屿馆区里,讲解员邵娜站在烈士林金龙的事迹墙边,又一次含泪诵读这封遗书:“亲爱的妈妈,我已经参加过三次大规模的战斗……我如果在战场上牺牲了您莫悲伤,保重自己的身体,还要为儿再办三件事:第一,不要找政府麻烦,家庭有困难自己克服;第二,在烈士抚恤金中,拿出四十六元六角替我交党费到六十岁;第三,教育弟弟去完成我未完成的任务。”

  1985年3月8日凌晨3点,敌军突然发动猛烈进攻,枪战、炮击、反扑……战斗异常激烈。10日凌晨2时,接到任务的林金龙急忙跑来叫洪永水:“排长,166高地弹药告急!我们立刻准备上去!”

  一声令下,全班战士每人背着弹药箱,肩上还扛着一箱,火速驰援166高地。

  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穿过陡峭的山壁,越过密布的雷区,就在林金龙和战友们弯着腰加速挺进时,敌人密集的炮火封锁了他们前进的路。

  在枪林弹雨中,大家开始根据炮弹声音、爆炸范围来判断型号和距离,抓准炮火落地空隙,跑步前进。

  林金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由远而近的炮弹声。“全体卧倒!”他大喊一声,一颗炮弹瞬间在他身边炸开了。下一秒,战士们就看到,他的头部、颈部、腿部多处受伤,血流如注,倒在了血泊中。

  大家迅速围拢来替他包扎。林金龙苏醒过来时,却推开了战友,开口第一句就说:“别管我!快把弹药送上去!”

  看着战友们前进的身影,林金龙拼尽全身力气,咬紧牙关,硬是扛起弹药箱走了一步,却又一次倒下。当他再次醒来,意识到自己左腿重伤,就用双手推着弹药箱往前爬。

  忍着剧痛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将弹药送到阵地,心中的劲一松,他马上昏了过去。洪排长抱着他哭喊:“金龙!金龙!”林金龙苏醒后,还安慰大家:“没事了,弹药送到了。”洪永水永远无法忘记,当时的林金龙,脸色惨白,头盔里全是血,裤腿都被血浸透了,每说一个字都非常吃力。

  林金龙艰难地从衣兜里掏出一元钱,交到洪永水的手中说:“帮我交到连队当党费……”他的声音越来越弱,然后紧紧闭上了双眼。

  洪永水在林金龙口袋里发现了那封被鲜血染红的遗书。战友们读着信,一边忍不住痛哭出声。

  “头可断,血可流,祖国寸土不能丢,宁肯站着死,决不跪着生……”林金龙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为战斗赢得了胜利,敌军狼狈逃窜。

  临终党费

  “妈妈,请帮我交党费到六十岁”

  2019年8月,温州市首届漂流体育旅游文化节在瑞安湖岭镇芳庄乡热闹开场。

  林金龙的老家就在芳庄乡叶山村,当年外出时仅有的一条羊肠小道,如今早已修建了双向通车的水泥路。当地政府和战友们一同为林金龙母亲王绍清修建的新屋,宽敞明亮。

  2015年冬至夜,王绍清老人离世,至死老人也不愿搬下山去生活,她说:“如果我搬走了,金龙回来见不到我会难过的。”

  带着儿子牺牲前的嘱托,当年,王绍清拿到2000元抚恤金时,强忍心中悲痛,一次性为儿子交足了党费,完成了他的遗愿。

  在林家的老宅前,林金满拿出弟弟林金龙的勋章、烈士证明书、奖状,还有一本他手抄的弟弟寄来的家书集——

  哥哥,信中放的10元钱给妈妈买点吃的,表示我的一份孝心;

  我到部队四年,此时此刻多么想再看看家乡的绿水青山和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深刻变化啊!

  ……

  林金龙的父亲早年过世,在他牺牲后,母亲操持着家中大小事务,一家人努力把日子过红火,以告慰他在天之灵。哥哥林金满和妻子就住在老宅翻新的落地房里,弟弟林金权在瑞安上班,下一代的三个孩子也都毕业工作了。林金龙的未婚妻,在他牺牲10年后,在王绍清老人和亲友们的劝说下终于同意婚嫁……

  英魂归故里,长眠于故土。林金龙的骨灰,埋葬在瑞安烈士陵园里。

  向记者重新忆起林金龙和老山前线的往事,洪永水一连数日在梦中辗转反侧,他忍不住提笔给林金龙写了一封信:“你放心吧!我们的祖国日益强大,老百姓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兴旺。金龙,请你代我和我们瑞安战友会的老兵,问候所有牺牲在老山的英雄!你们与青山同在,永垂不朽!”

  烈士纪念馆里还收藏着林金龙在战场上写的日记。翻开日记,人们仿佛看到了35年前,一名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从小山村的泥泞地里走过,朝着心中的梦想阔步前行。

标签: 战斗;牺牲;家书 责任编辑: 王艺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林金龙烈士:头可断,血可流,祖国寸土不能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