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纵横 > 金华 正文
浦江,一个信访大县的嬗变
零距离,答好群众的大考题
2017年08月14日 06:05:16 来源: 浙江在线 浙江在线记者 周咏南 陈文文 徐晓恩

  浙江在线8月14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周咏南 陈文文 徐晓恩 县委报道组 洪建坚)源出天灵岩南麓的浦阳江,是39万浦江人的母亲河。一江清水,由南向北逶迤而去,浅吟低唱,将浦江的故事娓娓道来。

  由她孕育的金狮湖,10年前污水横流、黑如墨汁,垃圾遍地、臭气熏天。沿湖居民和学校10多年不敢开窗,苦不堪言,为此从县里、市里一直上访到省里甚至北京……而今,治理后的金狮湖,碧波荡漾,草长莺飞,被浦江人称为“小西湖”……

  这一切变化的根源,要追溯到2003年。

  那一年,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时大力推广领导下访接待群众制度,他下访的第一站,就放在了时称“浙江信访第一大县”的浦江。

  继2003年下访浦江之后,习近平同志每年坚持到问题集中、上访多的地方下访接待群众,先后下访临安、德清和衢州。

  每到一地,习近平同志都要求当地提前3天发布正式公告,让下访的消息迅速传遍十里八乡。

  变群众上访为领导干部下访,自此从浦江走向浙江,从浙江走向全国……

  “真正做到变群众上访为领导主动下访,努力在切实解决问题上下功夫,在真正化解矛盾上做文章”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

  浦江是一个人口小县,却曾是信访大县。县信访局接访登记的案件堆积如山,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便越级上访,去金华、到杭州、上北京……

  “2002年,全县受理信访10307件人次,是全省信访管理重点县。”浦江县信访局局长倪伟虹十分感慨地回忆。浦江一位县领导说,他当时的办公室在3楼,一个星期至少有两三天,信访群众会从2楼一直排到3楼,要进出办公室,都要经过层层“包围”。当时,不要说县政府每层楼都坐满上访的人,就连偏远山区的乡镇政府也一样,几乎三天两头陷入被上访人围困而无法正常办公的局面。

  转机出现在2003年9月18日,习近平同志来到了浦江。

  “说实话,当时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习书记反映问题。”虽然已经过去了14年,但回忆起来,蒋星剑仍历历在目:那天上午8时许,他是第一批走进信访接访室的代表,嗓门很大,语速也快,一口气把早已准备好的问题——20省道浦江段拓宽改造的事,向眼前的省委书记诉说。在此之前,蒋星剑作为县政协委员,每年都在政协会议上提这个问题,提了整整13年。

  让蒋星剑没想到的是,习近平同志仔细听完,并征求省有关部门负责人的意见后,当场拍板:这是一条山区群众的“小康之路”,不仅要建,而且要建好。

  消息传回乡里后,浦江西部山区沸腾了。经过700多天的奋战,全长19.8公里的20省道浦江马岭至城区段改造工程全线竣工。当地广大村民为此给习近平同志寄去了一封盖有97个村民委员会鲜红印章、代表20多万村民的感谢信。

  直到现在,浦江老百姓还在津津乐道当年习近平同志下访浦江的情景。在枫苑小区,饭店老板赵仲富带着记者在小区里边走边“忆当年”:“我们当时向习书记反映,旧城改造划地迁建,农民能不能参与到户型设计中来。没想到习书记当场就说,要有几种设计户型,让农户自己选择。”赵仲富说,后来县政府提供了3种户型,我们各自挑了喜欢的,“另一个细节是小区道路,习书记与一旁的有关部门负责人商量后,定下7米宽。这样不仅房子的间距大了,更重要的是汽车可以双向通行。”

  不管是蒋星剑还是赵仲富,以及当年走进那间接访室的许多群众,无一例外地感受到了习近平同志的爱民情怀。“想不到省委书记为民排忧解难这么雷厉风行!”那天,省市领导分成14个组分头接访,接待了436批群众,解决了91件信访难题。

  “这次下访给我们深刻的教育:面对信访,最忌讳的是将其视为‘洪水猛兽’,既解决不了问题,更无法让群众满意。”倪伟虹说。从那年开始,浦江建立起了领导下访制度:县领导每周一到信访局坐班接访,每月15日,分头到各自联系的乡镇、街道接访约访群众。

  “真正做到变群众上访为领导主动下访,努力在切实解决问题上下功夫,在真正化解矛盾上做文章。”习近平同志下访时说的这句话,掀开了信访史新的一页。

  “下访接待群众是考验领导干部能力和水平的大考场,来访群众是考官,信访案件是考题,群众满意是答案。”

  为国不可以生事,亦不可以畏事。

  浦江大约55%的污染、45%的信访都和违建有关。换言之,违建是当地百姓最大的民怨,能不能依法拆违是考验浦江干部执政水平的大考场。

  污染和违建,都同浦江“低小散”的经济形态有关。曾有两万多家水晶小作坊散布在浦江的田间地头,违建遍地,牛奶河、黑臭河横流,民怨沸腾。但一拆迁,往往又带来信访,甚至出现“拆了房子瘫了班子、改了一村闹了一村”的现象。

  政府为民办好事为啥没“好报”?浦江县委、县政府开始反思:工作思路要转变。

  “什么问题最突出,就竭尽全力去解决什么问题;什么问题是隐患,就主动超前去化解什么问题;什么问题是瓶颈,就全力以赴去突破什么问题。”浦江县委书记施振强斩钉截铁地表示。

  浦江的信访突破口,就从治水拆违开始。“政府要是敢把那幢最牛别墅拆了,再来叫我们拆!”每每浦江开展新一轮拆违之前,浦江论坛上就会顶上来一个帖子:金坑岭水库旁,有一幢“最牛别墅”直接建于饮用水源区,五六年来一直拆不掉。

  施振强闻之拍案而起:就从这幢别墅拆起!施振强站在“最牛别墅”前,通过媒体向百姓立下了“彻查,如是违建,一周之内拆除”的军令状。

  5天后,这幢“最牛别墅”被拆除。全县轰动,百姓奔走相告,想不到政府真的把这块“硬骨头”啃下了!这一拆,拆出了公信力,拆出了号召力,拆违行动势如破竹。

  习近平同志在下访时曾说:“下访接待群众是考验领导干部能力和水平的大考场,来访群众是考官,信访案件是考题,群众满意是答案。”

  在拆违这道“考题”前,浦江干部得了高分。

  从2012年开始,浦江历经1.22万次拆违攻坚,拆下了2.4万户违法建筑,“绝不为一个违建户说情”。在拆除630余万方违建过程中,没有引发一起复议,更没有出现一起集体上访。

  2014年以后,浦江再没出现过群访事件;2015年,浦江首次实现“初信初访全部办结归零”;2016年,浦江信访量从2002年的10307件下降至640件。

  “以深化领导干部下访之举,以化解群体性矛盾之举,以协调各方利益之举,求构建和谐社会之果。”

  政之所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

  2011年2月13日,习近平同志批示肯定浦江信访工作:“多年来,浙江浦江等地建立健全信访工作责任制,深化和完善领导干部下访接待群众制度,推动矛盾排查化解常态管理,取得了明显成效,其经验和做法可供借鉴。”

  浦江信访工作还在不断深化,又推出“简单信访马上办、一般信访快速办、疑难信访监督办”的“提速增效”办理机制。前不久,全国信访工作会议要挑一个信访变化最大的县接受央视等媒体采访,结果选中了浦江。

  只有群众的诉求一个一个有效解决,社会和谐的因子才能一点一滴不断增加。习近平同志在下访时曾说:“以深化领导干部下访之举,以化解群体性矛盾之举,以协调各方利益之举,求构建和谐社会之果。”

  遵从民心民意所向,拆违的同时,浦江治水的脚步也没有停歇。5年来,浦江的城乡面貌发生了根本性的蜕变。水清了,景美了,人乐了, 生态环境质量公众满意度从连续6年全省倒数第1跃升至第4位,并成为全省首批“美丽乡村示范县”。

  与此同时,“干部作风、干群关系变铁了!”浦江通过为群众攻坚克难不但锻造了干部“能打赢、不服输”的铁军作风,也让很多领导干部从以前上街都怕被群众拦住上访到如今喜欢主动找群众聊天谈心。

  选择浦江的一个世界领先的5G手机3D全屏玻璃盖板项目负责人说,他就是冲着浦江良好的发展环境才将项目落地浦江的。

  党风政风的好转带动了民心民风的改变,风清气正的社会环境正在浦江形成。

  这些年来,全县主要侵财警情数连续多年大幅下降,从2012年前的每年9000余起下降到2016年的3000余起,2016年降幅达32.4%,远超全省平均水平。

  浦江县招商局局长张平对记者说,他曾带着客商在浦江前吴村考察,客商忘锁了车窗,等转了一圈回来,发现一位村民就守在车边,帮着照看车内的皮包。客商非常感动,说从百姓的素质就能折射出一个地方的政治和社会生态,当场决定到浦江来投资。

  漫步在山清水秀的浦江,民间合乐,城乡和静。记者结束采访时又传来消息:这个曾经的信访大县刚刚被省政府评为全省首批“无违建县(市、区)”。


标签: 浦江;信访;领导干部;群众;接访;变化 责任编辑: 汪江军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7081428375151065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