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科学论断十年特别策划——绿水青山富浙江
浙江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原创新闻 > 最新突发  正文
重磅 | 惊心动魄12小时!浙商南极邮轮历险记
2015年12月08日 16:47:58 来源: 浙商杂志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牛金霞
  阿根廷当地时间11月18日,一艘南极邮轮庞洛“北冕号”在南大西洋上起火,船体侧倾,347名船员和游客弃船逃生,其中有近百名中国游客,包括10几位浙商旅行家俱乐部的成员。船方初步调查后声明,起火位置在轮船引擎室,因技术故障引起。劫后余生,浙江易邦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金伟和金田阳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金位海向记者亲述了那惊心动魄的10几个小时。

  当地时间11月18日,英国皇家空军海王直升机正在从起火的法国南极游邮轮“北冕号”上救助乘客。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牛金霞

  (一)启航

  阿根廷当地时间11月15日傍晚时分,在距离南极最近的陆地——阿根廷火地岛的首府乌斯怀亚,来自世界各地的347人相继登上了法国庞洛邮轮旗下的北冕号。

浙江易邦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金伟出发前与北冕号合影

  这是风和日丽的一天,白色的邮轮在碧海蓝天中缓缓启程,北冕号被称为“全球极地探索最佳邮轮”,奢华、优雅是用来形容它最频繁的两个词。

  在邮轮3层的一个房间,陈金伟开始用手机录起了短视频,床、衣柜、卫生间等都逐一隆重出场,室友嘲弄的表情打乱了他兴致勃勃的介绍,他咯咯笑了起来,用一句“美丽的南极,我们来了”结束了拍摄,他的声音很平常,却蕴藏着一股发自内心的激情和喜悦,让人似乎能马上看到他嘴角飞扬的微笑。

  陈金伟是一名走过70多个国家的旅行者,2014年从北极回来后,就一直渴望站上地球最南端。如今,南极的冰雪气息已经从海风里飘了过来,空气是从所未有的纯净和清新,蓝成一片的天空和大海也都和梦幻中一样完美。

  在陈金伟忙着拍摄的同时,离他不远的另一个房间里,金田阳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金位海和妻子正有条不紊的将衣服、洗漱用品等一一放置好,然后早早休息了,毕竟,他们将要在船上度过16天。

参加本次冒险的浙商旅行家俱乐部成员,右一为金田阳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金位海

  旅行总是从为什么旅行开始的,陈金伟的理由是,他不愿意有一天回首人生,记忆里除了员工、客户外什么都没有,那太无趣。在陈金伟位于诸暨的户外旅行俱乐部,墙上贴了很多他和驴友们在各地的照片,接受采访的前一天,他还刚跟《背包十年》的作者小鹏聊过旅行的意义。

  金位海没有陈金伟那种“文艺范儿”,他西装革履的坐在杭州的办公室里回忆这次旅行时,俨然就在进行一次商业会谈。南极属于他的一个特殊情结,一经触发就不可收拾,是他眼里挑战者和征服者的圣地,他已经为此行前后准备了3年多时间,前两年均因各种原因未能成行。这一次,他下足了决心。

  金位海、陈金伟以及其他8名浙商报名的是“2015浙商旅行家俱乐部南极实践营升级之旅”,这是一次计划环行福克兰群岛、南乔治亚岛和南极半岛的“震撼三岛”之旅,在陈金伟的想象中,凝固的冰川和死亡的火山脚下,一片神奇的绿地上,百万王企鹅与海豹家族相依相生,造就着不可思议的奇幻天堂,神圣的静默,极地香槟,冲锋艇巡游……这些“彩蛋”就要一一打开了。

  (二)火灾

  船已经严重侧倾了。

  11月18日凌晨4点左右,福克兰群岛附近,夏季的海上天已亮了,陈金伟和金位海几乎同一时间察觉到了这个可怕的事实。此时,距离北冕号华丽启航才过去了三天。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凌晨00:30分,睡梦中,尖锐、急促的警报声突然在沉寂的大海中响起,整艘船都颤栗了。

  在金位海的回忆里,他是被电话声吵醒的,电话那头的带队导游只有短短一句话,“出事了,快出来!”,他第一反应是去按电灯开关,没反应,急忙打开房门,借着楼道里的应急照明装置,他看到了从一楼升起的黑烟。

  陈金伟自始至终都是清醒的,他失眠了,加入逃命大军之前,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房间内是室友如雷般的鼾声,房间外是海浪和风的交响乐,他有点烦躁。接下来,房间的灯突然熄灭,让人紧张的广播声骤然响起,他马上叫醒室友,穿好衣服,夺门而去,门外同样已是浓烟扑面。

  跑,快跑!轮船着火了!电梯已经不能用了,300多人从船里一涌而出,一起朝广播里通知的六楼逃去,楼梯里挤满了人,英语、法语、中文等多个语言的交谈声和嘈杂的脚步声、广播声混合在一起,很多人还穿着睡衣,拖鞋,甚至还有人光着脚,恐慌的情绪比烟雾蔓延的更快,一时间,《泰坦尼克号》里的大逃亡场景再次出现,“你能想象有多混乱,就有多混乱”,陈金伟说。

  从陈金伟保留一段2分钟左右的录音里知道,人群很快造成了拥堵,工作人员正在耐心的疏散,比如“部分客人可以这边一直走到餐厅去,就不用那么挤了”,“现在站着的人可以慢慢往前挪”,以及“六楼应该没有烟了”。

  所有人集中到六楼甲板上后,人群自发的分成了两组,约100人的中国人组和剩下的外国人组,熟悉的人们焦灼的问候着、讨论着,旁边的大海用风浪声嘶鸣着,除了等待,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

焦急等待的人们

  陈金伟自然没有心情拍摄了,他的短视频直播停留在了11月17日傍晚。

  不过,17日堪称完美。当天早晨,北冕号首次在一个叫做新岛的地方停了下来,迎接金色的朝阳,陈金伟和他的“鹅友们”走在软绵绵的黑土地上,近距离接触了岛上遍布的跳岩企鹅和信天翁,跳岩企鹅又叫长眉企鹅,长长的黄色眉毛看起来就像戴了一副时尚眼镜,陈金伟拍到了很多它们嬉闹玩耍的身影。

  17日下午三点,北冕号又登陆了附近一个叫做“死亡湾”的小岛,陈金伟再次登岛游玩,岛上是绝对的企鹅部落,聚集着几万只金图企鹅,岛上风光甚至比新岛还要美丽妖娆,绿草更绿,蓝天也更加纯净,呈现一片迷人的生机勃勃。

  死亡湾小岛是绝对的企鹅部落

  从死亡湾返回后,海上天气突然变了,大片的乌云密布在船舱外,开始下雨了。在陈金伟录的小视频上,画面散发着一股阴沉森冷的气息,让人想到动物发起攻击前喉咙里的低吼声。

  在金位海的记忆里,这天傍晚的暴风雨吹断了他房间露台上的桅杆,大块的篷布啪的一声掉了下来。

  (三)弃船

  人群集中到六楼2个小时后,船长在六楼甲板上现身了,这是一位优雅的法国男人,两鬓的白发显示着丰富的航海经验。

  他温和而冷静的宣布:火势已得到控制,六楼烟雾已排空,其他楼层正在排烟,大家不久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欢呼声、掌声响了起来,人们绷紧的神经开始舒缓,高度紧张和恐慌的情绪逐渐消失,金位海和很多人一样,流出了欣慰的泪水。300多人按照工作人员的要求,有序的分成两组在甲板两侧休息。

  陈金伟也找到一个角落开始睡觉了,“反正船修好了会叫我们的”,他迷迷糊糊的想。

  船员送来了水果和毛毯等物质,人们开始耐心的等待,2个多小时很快过去了,夏季的天空晨曦微露,天眼看就亮了。

  陈金伟和金位海忽然发现,不知何时,一架直升飞机已经盘旋在头顶了,越来越多的人感到了船身倾斜的事实。

  广播声再度响了起来,没有任何解释和说明,只有一个简短的指示,“现在弃船逃命”。

  人群瞬间崩溃了。

  “弃船?这是什么概念?就像高速公路上突然要把车子扔了?不对,我们可是在茫茫大海上啊!”陈金伟脑袋里根本没有装进过这个词,即便在回忆的时候,他的声音也不自觉变得激动起来,当时这个从天而降的“炸弹”给他带来的震惊可想而知。

  跑!朝直升飞机跑!一小撮人喘着气飞奔到救援飞机下面,“No! No! ”,飞机上的英国军人大喊着拒绝营救。英国人坚持在灾难面前让女人和孩子先走的原则,何况这架飞机只能容下十几个人。

  人群开始有秩序的按照指引撤离,前往一楼乘坐救生艇,把为数不多的直升机位留给了高龄老人和衣衫单薄的妇女,直升机吊走了他们的父亲、妻子,吊走了可能是最后一次的相逢,一幕幕含泪的拥别让人不忍直视。

  陈金伟和金位海分别从船的左右侧往下跑,一幕生死离别的场景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脑海里,那是一对年迈的外国夫妻,两人都穿着睡衣,妻子被允许坐直升飞机,两人似乎用尽全力的抱在一起亲吻着,涕泪交加,周围的工作人员根本无法将他们分开。

  尖叫声、哭声四下响起,冲下去的陈金伟和金位海发现,整个一楼已经灌满了海水。

  金位海乘坐的小救生艇先从船上放了下来,这其实是一个长约10米、宽约4米的密封艇,100多人的乘客量明显超载了,5米多高的风浪里,人群很快东倒西歪,救生艇就像一个装满沙丁鱼的罐头。

  金位海最害怕的时候就是将救生艇放到海里时,大浪溅起的水花比救生艇还高,救生艇在风中跟北冕号连续碰撞了4-5次,每一次都引来满船惊恐的尖叫。

  终于放到海里后,金位海心里更慌了,小小的救生艇就像一个摇篮一样在狂风巨浪中摇摆,他们的女驾驶员看起来根本无法掌控方向,也难以向前开动。

  陈金伟乘坐的救生艇在另一侧也紧接着被放到了海里,没过多久,呻吟声伴随着接踵而至的哗哗呕吐声响了起来,不少人是直接从嘴巴里喷出去,很多人胃里的东西吐光后,就开始吐黄水,似乎要把五脏六肺都给吐出来。

小小的救生艇就像摇篮一样在狂风巨浪中摇摆

  在海上漂行2个多小时后,开始有人直接在救生艇上小便,海风吹过来,整个救生艇上混杂的各种怪味、臭味加速扩散,至此,陈金伟关于美丽南极的种种幻想彻底碎了个稀巴烂。

  (四)营救

  巨大的离心力不断摧残着救生艇里人们的身体和意志,巨浪盖过救生艇从透气口滴滴答答的落着水珠。

  在海上漂行约3个小时后,一艘军舰出现了。

  陈金伟推测,北冕号船长在凌晨发现险情时就发出了求救信号,为了稳定人心,一直等到救援飞机到来时才宣布弃船。

从弃船逃生到获救,两艘救生艇在海上整整漂了8个多小时

  金位海所在的救生艇先向军舰慢慢靠过去,军舰上也开始向救生艇一条一条的扔绳索,一共扔了5条,风浪中只有一条被接住了,依然引来一片掌声。然而,即便有绳索牵引,救生艇仍然很难在越来越大的浪中靠近军舰。

  几番努力后,终于越来越近了,就在艇上的人以为可以松一口气,准备爬上军舰时,“啪”的一声巨响,救生艇随着一个猛浪迅速撞击上了军舰,巨大的冲击力将救生艇上的玻璃一下子全部震碎了,安全门也被撞裂了。

  金位海的心随着满船的尖叫开始往下沉,前后折腾了近2个小时,近在咫尺的军舰竟然就是无法施救。

  另一艘救生艇上,眼巴巴等着的陈金伟更沮丧,“怎么办,军舰都救不了我们”。

  风浪太大,继续靠近军舰危险太大,另一个救援方案正在紧锣密鼓的实施。

  邮轮有登陆平台更容易施救,又是2个小时的漫长煎熬和等待开始了。

  终于,一艘外观酷似北冕号的邮轮出现在人们视野中,它其实是同为法国庞洛旗下的南冠号,与北冕号是“姐妹船”,在北冕号之前驶向南极,收到求救信号后马不停蹄的返程营救。

  然而,南冠号上传来的广播消息是:一场恶劣的暴风雨很快就要来到这片海域了,所有船只要赶快逃离。

  这一次的海上逃亡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难熬,毕竟,前有军舰,后有“姐妹船”,两艘救生艇要做的,就是拼尽全力开到一个风平浪静的海域。

  终于,金位海和陈金伟看到了不远处的小山,大海也不再像一头野兽一样咆哮。

沦为“难民”的人们

  南冠号开始从容地施救,从救生艇上爬出的人们忍不住泪流满面。此时,是当地时间18号上午12:30。

  从弃船逃生到获救,两艘救生艇在海上整整漂了8个多小时,大多数人都已身心疲惫到了极点,甚至还有人是担架抬出来的,据说是过度紧张和害怕导致的昏迷。所幸的是,所有人都安全救出,无人受伤。

  沦为“难民”的人们被船方暂时安排到了英国马岛的一个军方营地,金位海说,“就像一个噩梦终于醒了”。

  此后,好消息陆续传来,北冕号上的行李被分批送回营地,300多名游客在三天休整后陆续返回家乡。

  (五)后记

  “每个人都不可避免的会回到终极问题的思考,我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陈金伟觉得,旅行就是在寻求这样的生命坐标,寻求一个“活的明白”,即便是这样惊险的旅行。

  敢于挑战北极、南极的浙商,大概都跟陈金伟一样,渴望生命是足够浓烈和鲜艳的色彩,也渴望那色彩下沉淀着智者的觉知和感悟。陈金伟说,南极,他还会再去。

  “虽然很害怕,但也很坚强,觉得自己不可能就这样死去”,金位海说,他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在冷静的思考、分析和判断,一直在鼓励妻子,鼓励旁边另一位70多岁的外国老人,在风浪中他握住了这位异国陌生老人的手,大声对他喊“加油”。

  10位由浙商旅行家俱乐部组织的浙商们在这次事故中非常团结,还因此成了“生死之交”,所有的中国人也都非常团结。金位海介绍,很多中国人和他一样,勇敢的照顾着身边的人,“南冠号”施救后,船上的中国游客纷纷把房间腾出来,还给同胞们准备了热饮、衣服和毛毯等,中国游客的素质和爱心让不少外国人点赞。

  关于这次轮船起火的原因,金位海认为,船上所有人的行李在从机场搬到轮船上时没有经过安全检查,11月13日法国巴黎刚刚发生了恐怖袭击,北冕号也属于法国公司的邮轮,不排除有恐怖分子恶意破坏。

  此次南极之行的主要组织方,德迈国际旅行者与庞洛邮轮船方在11月19日发布的声明里表示,北冕号位于客房分隔区的引擎室内发生了起火技术故障,经过安全疏散和营救,船上没有任何乘客和船员受伤。

  截至目前,此次火灾发生的原因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浙江新闻+】

  杭州至尊假期国际旅游有限公司联合中国建设银行浙江省分行,推出为高端旅游产品量身定做的全新金融支持方案《3.0轻松走南极》,通过分期付款的形式,帮助旅游者实现南极之旅。

  对于游客而言,只要通过建设银行的审核、授信并付款,就能在12个月内享受以上的零首付、零利息、零手续费的南极旅游金融支持。

  《3.0轻松走南极》,是一款旅游产品运营商与金融企业充分合作研发的新型金融产品,也是国内首创的一项业务模式。

  按照不同的服务级别,南极之旅的费用在8.6—14.6万元之间。

  南极游属于小众旅游市场,换成分期付款以后,会成热门游线吗?

  和旅行社合作此项业务的浙江省建设银行杭州分行宝石支行副行长吴勇刚告诉记者,“目前已经有十余位游客通过杭州至尊假期国际旅游有限公司向我们咨询办理南极游专项信用卡的相关事宜,说明豪华旅游产品还存在有一定的关注度。”

标签: 南极邮轮|浙商 责任编辑: 施菲菲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