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跟党走,在叶家代代相传

记者徐永辉一辈子跟踪拍摄的叶家人苦尽甘来,将一份真切的感恩融入血脉

2021-06-30 10:59:27 浙江在线 徐永辉 口述 叶恒珊 整理
 

  “徐老,我又向党组织靠拢了一步!”电话里,叶伟平开心地告诉我,今年5月,他成了入党积极分子。叶伟平是我的跟踪摄影对象——高阿二的孙子。

  放下电话,过去70多年的岁月,又在眼前一幕幕回放。第一次见到这家人的场景,好像就在昨天。

  高阿二是我跟踪摄影了一辈子的女主人公,也是大我5岁的“老姐姐”。这辈子我去了叶家200多次,用手中的镜头,记录下这一家四代人的生活。高阿二从旧中国走来,见证了新中国的成立,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巨变,从贫病交加愁眉苦脸到四世同堂共享天伦,尝尽人间冷暖。

  “是共产党救了我,救了我们一家,这辈子一定要跟党走,听党的话。”这是高阿二生前经常跟我念叨的。她这份真切的感恩,不仅融入每一个笑容洋溢的镜头,也融入这个大家庭的血脉——祖孙四代都有共产党员,他们在平凡中书写着对党的热爱,坚定跟着共产党艰苦奋斗、创业创新。

十年变迁“换了人间”

  1950年春天,刚成为浙江日报记者的我,带着去记录农村解放后新变化的任务,第一次单独下乡采访。在当时的嘉兴县七星乡,两个衣衫褴褛但依然欢快地哼唱着《解放区的天》的孩子,深深吸引了我。我追随着他们回到屋里,第一次见到了这家的男主人叶根土和他的妻子高阿二。

  我至今仍记得见到阿二的那一瞬间:她头上裹着一块白头巾,愁眉苦脸,苍老而憔悴,完全无法想象这是一位25岁的女子。叶根土难过地告诉我,妻子病了很久,恐怕时日无多。

  我给他们拍了这辈子第一张全家福。借着快门“咔嚓”一声,他们打开了话匣子——1941年,绍兴城笼罩在日本兵烧杀抢掠的阴影之下,16岁的阿二在逃难时和家人离散。1942年,她成了叶根土的妻子。

  阿二是幸运的,因为根土是好人,两口子一起当佃农、做帮工,彼此扶持,相继有了大女儿叶桂凤、大儿子叶兴富。但她依旧是不幸的,因为贫病和饥饿始终如影随形。

  1948年,二儿子叶兴友出生,阿二却病倒了。终日操劳和长期营养不良,让她年纪轻轻就落下了一身毛病。看着在病床上呻吟的妻子和嗷嗷待哺的孩子,根土坐在家门口失声痛哭。1949年,嘉兴解放。在人民政府的关怀下,阿二一家人活了下来。

  告别这家人时,我暗暗为阿二祈祷,希望这个可怜的女人,能够真正迎来改变自己命运的曙光。而这张简单的全家福,也成了我跟踪摄影的起点。

  1954年秋天,我专程赶到七星乡回访,可根土已举家搬走。经多番打听,一直到1959年9月,在黄岩的凉棚岭村,我终于找到了他们。

  时隔10来年,阿二却仿佛年轻了10岁,如果不是村干部说这就是“根土嫂”,我还不敢相认。原来,解放后生活有了新盼头,阿二的身体渐渐好转。根土攒了点钱,带着全家回到原籍黄岩。曾经一无所有的他们,不仅有了自留地,养了猪,1956年还新添了小儿子叶兴法。趁此机会,我又给他们拍了一张全家福。照片中的阿二,笑意盈盈、眼神温柔。同一个女人,随着时代的变迁,竟如同脱胎换骨。

  “我现在是队里的积极分子,最近还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根土意气风发地告诉我,现在不用受苦日子折磨了,就一心一意想着怎样积极投入社会主义建设。

同心向党薪火相传

  1960年,根土实现了夙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根土规定叶家孩子们要看方志敏的《清贫》,以及《红岩》《雷锋日记》,还要求他们每天看报纸,把大事记下来,每3天向他汇报一次。

  1962年,叶桂凤出嫁,我将1959年9月发表在《浙江日报》上的长篇报道《一户人家十年间》做成照片放大、配上镜框,作为贺礼送给根土。根土将其作为陪嫁品交到叶桂凤手中,并嘱咐她翻身不忘共产党,要牢记家史、艰苦奋斗。

  1964年底,叶兴富参军了。在部队里,他是学雷锋积极分子,不仅守纪律、抢着干脏活重活,还获得了“特等炮手”称号。“徐同志,我想入党,你说成吗?”入伍第二年,叶兴富悄悄问我。“当然能成!只要你努力。”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他。1966年,叶兴富凭着自己的努力,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叶家的第二位党员。

  1974年,根土病重,我收到电报后连夜赶到黄岩。根土临终前还反复对阿二说:“我们一家是靠共产党翻了身,要教育好子孙后代,永远跟共产党走。”根土走后,阿二常对后辈说起过去流落他乡的生活,并鼓励儿孙们“要听党的话,跟党走,不要忘记现在的好日子是怎么来的”。

  1992年,叶兴富的儿子叶胜忠成为嘉兴民丰造纸厂的一名工人。1996年,叶胜忠给了我一个大惊喜,表现优异的他递交了入党申请书。1998年12月,叶胜忠加入中国共产党。听闻喜讯的阿二喜笑颜开。此后,叶胜忠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了,常在每个月的生产考核中名列前茅。

接力奋进再谱新篇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吗?当然没有。

  杨辉军,叶桂凤的大儿子,是西瓜专业种植乡——黄岩茅畲乡新一代走出去的技能型农民,他也是根土后代中走出浙江创业的第一人。杨辉军不但掌握了种西瓜的技术,还善于捕捉市场信息,常为外地农民传经送宝。

  2009年6月,我特地前往茅畲乡杨辉军家道喜。杨辉军靠自己的艰苦奋斗,建起了一幢新楼房,还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杨辉军的女儿杨希晨也因在黄岩中学表现出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可谓双喜临门。

  身为叶家的第四代,也是全家第一位研究生,杨希晨从华东理工大学研究生毕业后,成了一名检测工程师,在上海从事环境保护工作。

  “作为90后党员,我深知自己离榜样的差距还很远,我将常怀感恩之心、敬畏之心,尽力把本职工作做实做细做精。”杨希晨说。

  叶兴法的儿子叶伟平,在村民眼中为人正直、有想法有干劲。2012年,叶伟平和朋友合办了一家模具厂,自主创业。2019年,叶伟平被推选为黄岩区政协委员。此后不久,他又向凉棚岭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阿二的晚年过得自在又滋润,小儿媳王丽英用心照顾、陪伴着她,几个儿子也都住进了新房。健谈的阿二每次见了我,都有说不完的话。

  2017年,92岁的阿二去世了。临走前,她还在感叹:多亏了共产党,这恩情怎么也说不完。坚定跟党走,早已成为叶家代代相传的信念。

  我和叶家结缘70多年,阿二生前总说,认识我是他们一家人的福分。其实,认识他们一家,又何尝不是我的福分?

  勤勉、谦虚、努力的叶家人,始终跟党走,听党的话,一步一个脚印,开创属于自己的明天。

  他们,是我最好的拍摄对象,也是我的亲人。



  高阿二90岁寿辰,和小儿子叶兴法(前排右)一家祖孙四代合影(2015年摄)。



  高阿二的孙子叶胜忠(右)是嘉兴民丰造纸厂的工人,1998年入党(2001年摄)。



  6月23日,高阿二的孙子叶伟平(中)参与“点亮微心愿”志愿服务,与凉棚岭村党总支书记叶式强(左)一起为低保户送去电风扇。 拍友 张良 摄



  高阿二的外孙杨辉军和他18岁的女儿杨希晨于2009年先后入党,徐永辉(左)前往祝贺。 浙江共产党员杂志记者 黄国中 摄



  2013年,杨希晨(左)成功保研,成为叶家第一位研究生。
  (除署名外,本版图片均由本报记者徐永辉摄)


责任编辑:江小来
相关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21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1999-2021 Zjol.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浙江党史学习教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