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原创新闻 > 最新突发  正文
瘦身权力清单走在全国前列 有权不任性浙江在行动
2015年03月31日 19:04:57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浙江在线记者 刘子瑜 杨俊霞
【摘要】 “有权不可任性”,成为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最热的话语之一。事实上,浙江早已经在实践中践行“有权不可任性”的思想。去年6月25日,浙江省公布全国首份省级政府部门权力清单,42家列入公布范围的省级部门共保留行政权力4236项。排头兵的举措瞬间引起全国关注。

  浙江在线记者/刘子瑜 杨俊霞 编辑/胡芸 3月31日发自杭州

  “有权不可任性”,成为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最热的话语之一,李克强总理对于政府有了新的要求。日前,中办、国办也印发了《关于推行地方各级政府工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的指导意见》(简称《意见》)的通知。

  事实上,浙江早已经在实践中践行“有权不可任性”的思想。去年6月25日,浙江省公布全国首份省级政府部门权力清单,42家列入公布范围的省级部门共保留行政权力4236项。其中,省级部门直接行使的权力1973项,全部委托下放和实行市县属地管理的权力2255项,省级有关部门共性权力8项,排头兵的举措瞬间引起全国关注。

  今年年初,浙江省省长李强说:“2015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浙江要继续瘦身权力清单,强身责任清单,政务服务网功能提升,着力提高行政效能,推动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排头兵

  “权力清单要继续瘦身,2014年行政权力清理暂时保留了一批行政权力,严格来讲这些权力已不符合全面深化改革和我省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下一步,省市县三级都要突出问题导向,继续在简政放权上下功夫,对已经公布的清单进行再梳理,该取消的要坚决取消,该下放的要坚决下放。”3月4日,浙江省常务副省长袁家军在浙江省编办权力清单梳理工作会上这样说。

  浙江省编办副主任郑才法告诉浙江在线记者:“这意味着在去年的基础上,我们今年要继续瘦身权力清单。”

  2014年6月25日,浙江在全国率先公布了省级行政部门“权力清单”,省级部门权力从1.23万项减到4236项,减权超过了六成;当年10月,县市两级权力清单全部公布。

  事实上,浙江省对于“权力清单”的瘦身工作一直引发全国的高度关注。“作为国内第一个敢吃螃蟹的省份,在2014年的工作中,晒权力清单,将权力关进笼子里的举措极具参考学习意义。”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宗庆后这样告诉浙江在线记者。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王满传在接受浙江在线记者专访时说:“权力清单究竟是什么?简单来说,就是明确政府有哪些权力,是怎么操作的,哪些权力该政府管,哪些不该政府管,说白了就是将权力关进笼子里,这对社会发展,企业生存以及百姓生活都有积极作用。”

  按照“清单之外无职权”的要求,实施“三报三审三回”工作流程,最初列入清理范围的57个省级部门12333项行政权力最终削减为4236项,其中,省级部门直接行使权力1973项,委托下放和实行市县属地管理为主2255项,共性行政权力8项。

  对于这样的成绩,王满传说:“去年国务院组成第三方评估组,我作为成员之一,浙江给我们评估组的感觉是,绝对是走在全国的排头兵。”

  “制定实施政府权力清单制度,目的是为了实现源头上管好政府这只有形之手。”浙江省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鞠建林介绍,政府部门行使的权力很多,按照职权法定原则,在清单之外,不得再实施对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产生直接影响的行政行为;着力解决行政乱作为问题,切实防范权钱交易。

  权力清单与责任清单的组合拳

  如果说权力清单是政府在激活市场、提升服务中的重力一拳,那么,责任清单的到来则是一套组合拳,有力的推进了政府的简政放权、激活市场、提升服务的步伐。

  “权力清单出来后,有些部门权力少了,会不会消极怠工?”有媒体曾经发出这样的疑问,不过,这些疑虑在浙江省政府深化改革步伐中早已考虑进入。

  2014年7月,省级部门责任清单开始制定,由浙江省编办行政机构编制处牵头。该处处长陈建红说,制定责任清单主要以部门“三定”方案为基础,对一些职责进行细化。比较复杂的是对涉及多部门的职责划分,如食品安全、化学品生产安全等,都涉及多个部门,一般由这些部门先商定谁管哪一段,有分歧时才找编办协调。

  如果具体谈及制定责任清单的背后故事,浙江省编办工作人员举例说:“权力清单对政府部门必须承担哪些责任,也不能完全涵盖,比如环保部门发布PM2.5指数,质监部门制定一些行业标准,这些都不是具体行政行为,不能列入权力清单,但又是这些部门必须要做的事。于是,制定责任清单提上了日程。”

  3个月后,2014年10月,浙江省级部门责任清单全部公布,涉及43个部门,主要职责543项,细化具体工作事项3941项。当年年底,浙江所有市县政府都公布了政府部门的责任清单。

  在2015年浙江省“两会”期间,浙江省人大、省政协在分办代表、委员的建议、提案时,也邀请了省编办协助,原因是现在知道什么事该由什么部门管了,而过去会出现建议、提案不知道转交哪个部门的情况。

  如果谈及效果,浙江省环保厅法规处副处长陈云娟则感受颇深,“现在处长做决定,会时不时的看看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就怕搞错了。”

  浙江省质监局法规处调研员徐易北在接受采访时说,这种积极影响正在不断扩大,“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出台后,甚至局长都会经常问问我们某项决策是否符合清单规定。”

  阳光政务下的“便民服务网”

  2014年,浙江除了完成制定“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还将企业投资项目负面清单、财政专项资金管理清单纷纷制定出来。

  但无论是哪种清单,都需要“上网”,2014年6月25日,浙江在全国率先公布省级行政部门“权力清单”的同时,开通了浙江政务服务网。

  至此,浙江的“四张清单一张网”的政府自身改革步伐规划初步形成。

浙江政务服务网首页截图

  打开浙江政务服务网,背景一片纯净的天空下,城市干净、整洁,“背景就给人一种政府在阳光下运行,权力瘦身干净透彻的感觉。”浙江大学教授徐鑫这样说。

  这是一个集行政审批、便民服务、政务公开、效能监察和互动交流等功能于一体,是省市县统一架构、多级联动的网上政务服务平台。

  “政府服务网通过权力事项集中进驻、网上服务集中提供、信息资源集中共享,着力打造建设集约、服务集聚、数据集中、管理集成的在线智慧政府,促进了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浙江省政府副秘书长陈广胜这样介绍“浙江政务服务网”。

  手工艺人李明华想要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项目,“放在以往可能要到处打听,不知道到底去哪个部门,现在上网一看就行。”

  在政务服务网上,浙江省文化厅早已将《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及传承人、传承基地的认定》的办法晒了出来,政务服务网不仅仅有权力事项类型、所属处室、科室,甚至还有咨询电话、监督电话,需要的各种材料,“你看,要几份表格,多大尺寸打印,什么时候办好都一清二楚。”李明华指着电脑跟记者说。

  浙江在线记者了解到,政务服务网开通以来,累计访问量突破5800万,注册个人用户数35万多户,法人用户数近7万户,受理“一站式”办件12万多件,日均访问用户数6.2万人。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王满传说:“总理之前说的三网一清单,浙江做了四网一清单,应该来说是反应速度快,落实快,这给中小企业和老百姓会带来极大的福利。”

  2015年再创破冰改革之举

  3月27日,浙江省编制办召开了“权力清单梳理工作培训会”,浙江省常务副省长袁家军在会上说:“‘四张清单一张网’不是一项阶段性工作,而是关系政府治理现代化的一项制度设计和深刻变革”

  在他看来,虽然2014年浙江在简政放权方面有成效,但仍需“动手术大瘦身”,“今年继续在简政放权上下功夫,对已经公布的清单进行再梳理,该取消的要坚决取消,该下放的要坚决下放。”

  在外界看来,袁家军提及的“两个坚决”足以表明浙江省政府的态度。

  除此之外,袁家军在这次会议上还透露出一个信号——“强身责任清单”,他说:“各级各部门要健全事中事后监管制度,特别是要规范监督检查方式,包括全面检查、定期检查、随机抽查、专项检查和举报投诉查处等都要有相应制度程序规定,杜绝随意执法、选择性执法,堵住‘偏门’和‘漏洞’。”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王满传对浙江的这种“瘦身”权力清单和“强身”责任清单的看法是:“总理说的‘有权不可任性’我理解为两个层面,第一个是政府不能随意设定自己的权利,第二是不能随意使用自己的权利,浙江做的这些,应该来说是有效践行,对遏制‘随意现象’会有明显作用,相信浙江的这种模式,很多省份都会学习。”

  如果说2014年浙江已经有了“破冰”之旅,今年,浙江注定又要大举“破冰”一次。

  袁家军在当天的权力清单梳理培训会上,还与驻浙中央垂直部门交流权力清单梳理工作。

  他说:“浙江作为‘四张清单一张网’出经验的地方,要继续走在前列,2015年要探索开展中央垂直部门在浙单位的权力清单工作。”

  事实上,对于探索开展中央垂直部门在浙单位的权利清单工作也并非“一时之想”,浙江省编制办主任鞠建林说:“去年6月,省政府常务会议在审议省级部门权力清单时就提出,要把推行权力清单制度的范围扩大到中央垂直部门在浙单位(主要是行政机构),为企业和群众办事提供方便。”

  他介绍,今年,根据浙江省政府要求,要抓紧把中央垂直部门在浙单位的“两单”工作的开展,这项工作安排在上半年进行,6月底前要上网公布。

  作为国务院“落实公开权力清单”第三方评估考察组成员的王满传说:“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推行地方各级政府工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的指导意见》里今年有了对在地方的中央垂直部门权力清单要公开的事宜,但去年浙江就已经考虑到了,所以我们说,浙江具有前瞻性,落实速度非常快,值得肯定。”

责任编辑: 胡芸

标签: 权力清单|简政放权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即时报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