砥砺奋进浙江新开局-2016浙江两会
共享荣光-浙江在线新闻中心2015年终盘点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纵横 > 湖州 正文
谨记总书记的嘱托 安吉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纪事
2015年04月02日 07:12:28 来源: 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徐峻 刘刚 陈文文 霍建虹 陈毛应

  “安且吉兮”,出自《诗经·唐风》。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先后两次到安吉考察,都曾引用这一诗句称赞安吉。

  2005年盛夏的一天,习近平第二次来到安吉,深入农村调研。在天荒坪镇余村的一间简陋会议室里,他第一次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

  十年来,安吉县委、县政府坚定不移贯彻实践科学论断,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

  十年来,安吉摘下首个“国家生态县”桂冠,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做出了一个县域典型;在全国首创“美丽乡村”建设,为“美丽中国”贡献了最早的实践样本;成为浙江率先发展“农家乐”的地区之一,为全省、全国制定“农家乐”标准体系提供了样板,开启乡村旅游先河。

  十年来,安吉让人们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实践样本: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看到了一种经济新常态:绿水青山源源不断带来金山银山;看到了一种全新的发展未来:绿色经济。

  科学论断与山村巨变

  “今后余村的发展要靠生态旅游和农家乐。我们关了矿山和污染企业,就是关掉金山银山,来恢复绿水青山。”

  十年过去了,坐在当年的村两委会议室,回忆起与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的对话,原村党支部书记鲍新民依然感觉清晰如昨。

  2005年8月15日下午,习近平第二次考察安吉,在余村召开座谈会。鲍新民汇报到关停矿山时,还显得有些不舍。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习近平斩钉截铁地回应。这也是听取汇报过程中他唯一的一次插话。

  三面环山,一条小溪从村中央穿过。在安吉,靠山吃山的余村,凭借自然资源,先后开起矿山、水泥厂,上世纪90年代村集体经济收入每年达300多万元,居全县之首。全村280户村民,一半以上家庭有人在矿区务工。矿山成了全村人的“命根子”。

  因为开矿,余村常年烟尘漫天,树叶被厚厚粉尘覆盖,平时村民连窗户都不敢开,笋也连年减产。牺牲绿水青山换取金山银山的结果是:全村生态系统被严重破坏。

  2003年,安吉县提出创建全国首个生态县的目标。从这一年开始,余村用三年时间,相继关停矿山、水泥厂,村集体经济年收入从300多万元直降到20多万元。这种“断崖式”下降,让鲍新民和当时村两委成员们感到有些不舍。

  时任安吉县县长的唐中祥向记者回忆,当时安吉经济相对欠发达,全县上下加快经济发展的热情很高,但对“发展经济是否一定要以牺牲环境为代价”也感到比较困惑。“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论断,一下拨开了大家心头的迷雾,发展思路一下子打开了。

  那天的座谈会上,在听完汇报后,习近平在接下来的讲话中,又用主要篇幅比较完整系统阐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他说,我们过去讲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其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本身,它有含金量……要坚定不移地走这条路,有所得有所失,熊掌和鱼不可兼得的时候,要知道放弃,要知道选择。

  对余村当时刚刚起步的生态旅游和农家乐,习近平亲切支招鼓劲,浙江在建设生态省,推行“八八战略”,建设节约型社会,推行循环经济,对湖州来讲是个必由之路,也是一条康庄大道。一定不要再去想走老路,还是迷恋过去那种发展模式。

  这一席话,让余村人的命运从此掀开新的一页。

  曾在矿山开拖拉机的潘春林,创业就始于2005年。举债几十万元,潘春林成为余村最早开农家乐的农民之一。“当时村里人都说我疯了,卖风景真的比卖石头赚钱?”而今,潘春林不仅发展了日接待游客最多达百名、年经营额达100多万元的春林山庄,还带动村里几户人家一起发展农家乐……记者碰到潘春林时,他又在准备大干一场,“村里有4户人家跟着我干,我准备打造出一个农家乐品牌,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旅行社,客源也不愁,是时候再上一个台阶了。”

  “十年来,照着这条路走,余村交出了一张山更青、水更绿、民更富的成绩单。”越说越激动的现任村委会主任潘文革,如数家珍报起“家底”:生态旅游成为绝对主导产业,到2014年底拥有旅游景区3个、农家乐14家、床位410张;村集体经济总收入达到1.88亿元,村民人均纯收入从7576元增加到27677元,三分之一的村民创业有成,280户人家有200余辆私家车。

  追梦十年,梦圆今朝。

  一条新路与两条曲线

  十年来,安吉县委、县政府谨记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嘱托,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

  坚定背后,曾有切肤之痛。上世纪90年代,安吉一度大干快上发展工业,什么来钱干什么,青山绿水变成白山灰水,清清溪流变得浑浊不堪。

  痛定思痛,2003年开始,安吉县大刀阔斧启动生态县建设,开始近乎悲壮的壮士断腕式自我救赎:启动对112家污染企业的综合治理,强制关闭22家严重污染企业,烟尘污染企业集中整治,200余处矿山复绿。

  2005年,习近平同志在余村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后,安吉县委、县政府多次学习讨论,新的发展观日渐清晰、坚定。

  “美丽乡村”成为此后安吉发展的一条主脉络,在抓好工业布局集中、产业集聚、资源集约的同时,安吉人大力推进“美丽乡村”建设。2008年,安吉被列为全国首批生态文明建设试点县后,又进一步提出以建设“美丽乡村”为载体,整体推进生态文明试点建设。

  2014年,安吉又进一步实施“山青水净”三年行动计划,大力推进洁河、净水、绿坡、青山、清洁生产、城乡治污、城市畅通的连线成片工程,确保山青水净、气洁、土沃、景美。

  现在的安吉,不同区域有着不同的功能定位,哪里可以发展工业,哪里严格限制,哪里适度发展,泾渭分明。与此相适应,乡镇考核制度差异化。全县有6个乡镇,财政收入、招商引资等经济发展方面指标,一个都不考核。

  即使是工业镇,安吉也有一条铁律:对生态不利的项目不上,对环境有害的企业效益再好也不要。2005年底,一个计划投资80亿元的特大外资纸业项目看上了安吉。项目投产后一年可缴纳上亿元税收,但水资源消耗量很大。安吉在进行环境、资源评估后,坚决拒绝。

  十年磨一剑。照着这条路走下去的安吉,交出了一张怎样的成绩单?且看安吉人绘出来的两条曲线图——

  一条是绿水青山曲线图:

  上世纪90年代,安吉西苕溪水质严重污染,水质变成了V类甚至劣V类。1998年,安吉因水环境破坏严重遭到国务院发出的黄牌警告。在太湖治污“零点行动”中,安吉首当其冲。

  2006年6月5日,安吉被命名为全国首个“国家生态县”。现在安吉境内水质常年保持在二类以上。从2005年到2014年,安吉的万元GDP能耗从0.68(吨标准煤/万元)降到0.42,低于全省和全市的0.5和0.66。

  一条是金山银山曲线图:

  2014年,安吉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85.06亿元,实现财政总收入50.05亿元,分别是2005年的3.22倍和6.41倍,增长速度快于全省以及湖州市平均水平;2005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7000元出头,2014年达到21562元,比全省的19373元高了2189元。

  两条曲线,同向而行,同步而进。

  美丽乡村与财富新传

  绿水青山主要在农村,金山银山重在让农民富起来。如果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比作一道发展方程式,那么,求解之要首在农村。

  田园水果,丘陵茶叶,山坡毛竹,山上杜鹃。每年4月,整个安吉美得就像一幅五彩斑斓的工笔画卷,引来全国各地游人,品白茶,尝农家菜,留下赞美,带走满足。

  这也是章和英一年中的开心时刻。从工厂女工成为安吉山川乡“老树林度假村”的厨娘,章和英每天从家里走路5分钟到度假村上班,山里摘一把野樱装点客房,用自家菜园里“掐得出水”的蔬菜给客人炒几道特色菜。除了领一份厨娘工资,章和英自家的农产品还能卖给游客。细细算来,章和英一年收入有5万多元,远超在城里打工的收入。今年,章和英还准备自己开一家农家乐。“有那么多人争着从大城市跑到我们这来,真是坐在金山上呐!”

  美丽与富足,靠的是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照着这条路走下去”的安吉主政者们,在实践中不断体悟“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精神内涵,将习近平同志重大科学论断在安吉具体化、本地化,安吉的农民群众更是深深认可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道理。

  2008年起,安吉全面开展“美丽乡村”建设,也由此成为“美丽中国”的最早一批实践样本。

  美丽乡村,雅意何属?安吉县委书记单锦炎一语道破:“美丽乡村”建设,就是让农村美、农民富的具体抓手。

  意旨高远,气象万千。从“美丽乡村”建设一开始,安吉就把整个县域的187个村作为一盘棋来统一规划,按照国家5A级景区的标准,把全县范围纳入景区规划。2008年,县里请来浙江大学一群师生,花了整整两个月时间,跑遍了安吉所有的村,拿出了一份“一村一品,一村一业,一村一韵,一村一景”的设计方案。

  现在,安吉已建成“美丽乡村”精品村164个,12个乡镇实现全覆盖,创建总覆盖率达95.7%。走进安吉农村,村村都是个性鲜明的“独一份”。当地人自豪地说:“在安吉,每天看不一样的村庄,一个月都看不过来。”

  2010年,安吉被授予“中国美丽乡村国家标准化示范县”。2014年,以安吉为主起草的浙江省地方标准《美丽乡村建设规范》发布,成为全国首个“美丽乡村”地方标准。“美丽乡村”成为安吉继“中国第一竹乡”、首个“国家生态县”之后的第三个全国性金字招牌。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美丽乡村”建设也着实让安吉人收获了富足。

  有着两万亩白茶的溪龙乡,山势舒缓,放眼望去,一片片茶园、茶山,如同流动的音符,令人沉浸其中,乐不思归。这道美丽风景线,不仅给当地农民带来2亿元种茶收入,更开启了乡村旅游这座更大的“金山银山”。由上海企业投资的“帐篷客”精品民宿,一晚上的床位收费3000元以上,还得提前两个月预约。

  曾经偏僻的山川乡,现在全乡都打造成为国家4A级景区,引来12个中高档民宿项目。

  更多的,则是以农家乐和中低档消费为主的民宿。整个安吉现已拥有2.3万个床位。在安吉,仅36.7%的农村人口从事农业,但其中93%的人同时经营以“农家乐”为主的乡村旅游等。

  2014年,安吉农民户均家庭经营收入为7744元,占收入比远高于全省、湖州市的平均水平。其中,来自竹产业、白茶、旅游业三大产业的收入占45.5%。

  美丽山水与美丽经济相融,美丽生态与美丽财富共生,美丽环境与美丽生活相谐。美丽乡村产生的美丽结果,还带来了一个人们不曾预料的效应:近年来,除了大量外地人来到安吉创业工作外,曾经外出工作或在外求学的安吉人也纷纷返乡,其中不乏“国千”、“省千”高端人才。

  “一山三吃”与生态经济

  杭长高速公路安吉出口处,一只“猫”引来四面八方的粉丝。

  这只猫名叫“凯蒂猫”,它始于英国,发扬光大于日本。因为安吉符合“凯蒂猫”心中的童话世界,它第一次“出国”就选择了安吉。今年1月1日,总投资预计70亿元的凯蒂猫家园正式开业迎客。

  “凯蒂猫”只是一个缩影。这几年,“照着这条路走下去”,安吉人逐渐领略到一种全新的经济发展境界,呈现出一、二、三产融合、边界模糊的生态经济新形态。对此,采访中我们做了一个形象比喻:“一山三吃”。

  第一吃——生态农业:108万亩竹海,每年直接给农民带来11亿元收入。17万亩白茶园,串起15800余户种植户、350家茶叶加工企业、31家茶叶专业合作社,整个白茶产业链从业人员达到20多万人次,每年平均为每位农民创收5800元。

  第二吃——生态工业:在安吉,每一根竹子都要“吃干榨净”,竹制品从单一的竹凉席发展到了竹地板、竹家具、竹饮料等七大系列3000多个品种。深度加工,让一根竹子的价值从15元提高到了60元。仅竹制品加工一年产值就达150亿元,占工业总产值的三分之一,从业人员近5万,全县农民平均增收7800元。全县现有竹产品配套企业2400余家,竹地板产量已占世界产量的60%以上,竹工机械制造业占据了80%的国内市场。

  第三吃——生态旅游:茶园竹海,美丽山水。2014年一年安吉就吸引1200多万人次游客,仅门票收入一项达2.16亿元,旅游总收入127.5亿元。近年来,安吉“农家乐”旅游人次、门票收入和旅游收入年均增幅在40%以上。每逢周末、节假日,上海、杭州等地客人蜂拥而至,道路常为之堵塞。每年盛夏,安吉农家乐住宿经常火爆到一铺难求。

  这样看下来,你还能分清安吉一、二、三产业的明确界限吗?其实,这种三产融合的新经济,在经济学界亦有研究,一些学者称其为“第六产业”。在安吉,这种融合让绿水青山源源不断带来金山银山。

  融合仍在继续、升级。

  在安吉,筑基于绿水青山的新产业——文化创意产业,迎来了大发展大繁荣的井喷期。在天荒坪镇,以竹文化为特色的影视基地每年接待影迷超过百万人次;在孝源街道,投资百亿元的上影集团安吉影视基地项目也已启动。

  2014年,安吉有18个文化创意产业项目投建,总投资达179亿元,当年完成投资60亿元,占全县投资总额的四成多。

  当绿水青山源源不断带来金山银山时,生态文明也就随之从他觉他律慢慢变成自觉自律。

  这些年,安吉从没放弃工业发展,但是在项目准入上,安吉标准普遍高于周边地区,经常是其他地方不禁止的项目,来到安吉也会被禁止。在加速竹产业、椅业创新驱动、生态发展的同时,安吉确定的高端装备等5个新兴产业均为生态环保型。

  春风浩荡凭借力,绿水青山正当行。照着这条路走下去,安吉既保护了绿水青山也赢得了金山银山;照着这条路走下去,安吉还将打开更具想象力的新未来。

  安吉,安吉,安且吉兮!

标签: 安吉 责任编辑: 王艺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