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注
·浙江物流业如何转型升级?"信息化"成为共识
·浙江经济上半年保持健康较快增长 GDP同比增长13%
·科技官员与经济专家同台网聊:块状经济如何转型?
·吴晓波勾画块状经济转型蓝图
·146家龙头企业带动整体发展 品牌培育还需较长过程
综合消息
·中心镇集聚辐射渐成气候 温岭,转型有了新支点
·浙江产业要“借力”央企 切实改变“低小散”状况
·产业转型持续创新 恒逸:持续创新引领高端发展
·“十二五”宁波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专家解读百姓热议城乡体制改革助力杭州新型城镇建设
典型报道
·学习之城创新之城生态之城——杭州三城合璧新愿景
·用创意改造传统产业 湖州纺企进军网游业
·舟山:利润率不足3% 出口企业"云集"水产业
·220千伏舟山大陆联网工程度"满月" 金德水到贺
·浙江民资涌入光伏产业渐成规模 朝阳待喷薄
图片新闻
5年发展胜过以往40年
科技创新造起电动汽车
宁波架起通向世博大桥
杭州湾新区要做新浦东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专题聚焦 > 转型升级不动摇 四大建设再登攀 > 综合消息 正文
10亿浙商资本从拉萨到杭州 北上炒虫草

  浙商资本总是不安分守己,如今已经马不停蹄地来到喜马拉雅山脚下。

  这几天,在西藏拉萨、青海西宁出现了一批浙江人的身影。他们身穿便服,头顶毡帽,混迹于当地的虫草市场,游走在农牧民们的村庄和药品保健品公司之间,每天向当地人打探着关于虫草的消息。

  这些其貌不扬的人的背后,可能都隐藏着一条手握上亿资金虎视眈眈的浙商大鳄。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浙商保守有10亿资金北上收虫草。

  数十名线人先期到达拉萨

  这两天,杭州一家规模药企的负责人潘平(化名)一直守候在办公室,等待着蹲点西藏拉萨“线人”发来的情报。

  可以说每一家上规模的药材公司,都会有这么一个“线人队伍”,少则10余人,多则数十人。这些人分布在全国各地药材市场,收集当地药材的实时价格、环境变化、政策动向等信息,为企业投资决策提供情报。

  今年4月,潘平将一支“线人队伍”调配到了四川,随后队伍顺着虫草采新季节的到来北上拉萨,准备迎接6月虫草新草上市,他们的情报将影响到今年公司手中上亿资金的投资去向。

  “由于去年积雪量较大,虫的生长环境很好,产量很可能要比以往大。”谈话中,潘平对于2700多公里以外的市场似乎了如指掌。

  如不出意外,潘平将于今年6月在西藏拉萨虫草市场收购一吨以上的虫草。若以统货10万—20万元/公斤的价格计算,动用的资金将达到1亿—2亿元。

  每年西藏、青海虫草交易市场聚居着成千上万的收购商、采草客,高峰期时可以达2万人。在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会长拉加才旦印象当中,青海省最大的虫草交易市场——“勤奋巷”出没的外来客中基本上以广东人、香港人和浙江人最为活跃。

  “去年浙江人消耗掉的数量达5—10吨,市场上流通量可达10—15吨。”这意味着今年收购15吨左右的虫草,保守估计今年将有10多亿资金流入虫草市场,这个数字将可能随着虫草产量的增加进一步扩大。

  潘平可以大致描绘出浙江虫草大军的势力。除了他所掌控的公司之外,如英特药业、华东医药、胡庆余堂、方回春堂、张同泰等知名药企和金华磐安、温州苍南等几个中药材市场将是此番进军虫草市场的主力军,约占浙江市场份额75%以上,而杭州吴山花鸟市场、青年路参茸批发市场以及其余省内的上千家药材、保健品零售店占据着剩下的份额。

  6月4日,商报记者在走访吴山花鸟市场、青年路参茸批发市场时发现,经营虫草的男人们都已动身去了西藏和青海收草,留下女人们打理着店面。

  事实上,杭州已经有人大肆出手了。“这几天价格回落了点,抓紧收了。”6月4日,方回春堂汪立源馆长表示,这几天他们已经在西藏收购了100多公斤新草。

  如果不能整编小贩就包草山

  杭州往西2700公里、往北1700公里,在拉萨、西宁等地一种古老而神秘的虫草交易方式仍然延续至今。谈价钱时,两个人将手塞进对方的袖口,比划了几下,一笔买卖就做成了,其间没有任何对话,旁人也无从知晓。

  这样类似于古玩交易的方式令外来人一时间难以适从,另一方面,想要从农牧民手中收到一手的虫草,必须用现金交易,大批量采购的医药企业,不可能带着巨额的现金到市场。

  潘平现在能采取的方式是,在小贩们到农牧民手中收到草后、尚未到达虫草交易市场时截住他们,小贩们愿意采取汇款的方式交易,通常每公斤要加价2000-3000元。

  “虫草一旦进了市场,不仅价格更高,而且容易买到假货。”目前,潘平已经和当地一批小贩建立起了稳定的关系,取得了相互信任,并在质量上给予保证。

  如果说大型药企是中规中矩地踏入虫草市场,那么一些民间资本似乎更喜欢剑走偏锋。

  在虫草还没长出来的时候,在青海玉树、果洛等地,人们就开始以近乎“期货”的方式开始交易了。一些不愿意或者没人手上山采虫草的农牧民喜欢在采新季节到来之前把自己草山外包出去,从此轻松。

  “包一个草山,不管采出来多少量来都归你。”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理事张志鸿这样描述着。“草山的主人会根据以往的产量结合当前市场价给你一个报价,你觉得合适,就拿下,这样的交易成本通常比到市场上去收货要低很多。但是谁也无法准确地告诉你这个草山今年真正的产量是多少、产出来的草品质又如何?”

  根据以往的产量,包草山的价格通常数十万至数百万不等。有几个人合伙出钱一起包的,也有胆子大的独自一人揽下。

  张志鸿是托了不少朋友的关系才在玉树以30万的价格包下了一个往年产量在10公斤左右的草山。

  如果和预期的产量一样,算上人工、交通费,相当于收到了成本在4.5万元/公斤的虫草,这比市场上近10万元虫草(统货价)要低很多。

  然而,包草山并非稳赚不赔,看走眼,听错话,包来的草山长不出多少草也是有可能的。他现在雇佣了30个工人挖草,结果发现挖草的人数不够,还需要8个人手,如果不能在6月底之前把虫草挖完,苗就会枯死,那将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张志鸿说,通常包草山会在采新草的前一年10月份就会敲定。那时的虫草还只是埋在地下的虫子,即便是道行再深的人,也无法看透这个草山能长多少草,只能根据以往的经验来判断。这种独特的方式,拨动某一些人群赌博的神经,让资本趋之若鹜。

  明防暗夺的采集权

  财富带来的效应,让全国各地的收购商、采草客在每年的5、6月纷纷涌向西藏那曲、青海玉树等地,这给当地的治安和生态环境带来巨大的压力。

  2000年,国务院发出了《关于禁止采集和销售发菜制止滥挖甘草和麻黄草有关问题的通知》,当中对冬虫夏草的采集权进行了明确的规定,须经采集地的县级人民政府农牧主管部门签署意见后,向省级人民政府农牧主管部门申请办理采集证。要根据年度采挖计划量颁发采集证,不得超量颁发。采集证必须载明持证人年度采挖量,有效期为一年。禁止无证采挖和违规采挖。出售虫草也须凭采集证。

  这一规定在2001年农业部出台《甘草和麻黄草采集管理办法》中得到了重申。此后西藏那曲、青海玉树、果洛等当地政府几乎每年都下发“禁采令”,即使相邻两个县的人也不能跨境采挖。

  今年3月22日,青海曲麻莱县发布的禁采令中就有这么一段文字:禁止一切县外人员到我县境内采挖虫草、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签订虫草采挖协议,对于不听劝阻,擅自进入我县境内采挖虫草者,所造成的一切损失和后果自负。凡在市场上招揽虫草采挖人员的行为均属违法行为。

  “有些草山很多草,有的草山可能一根草也没有。”青海省草原监理站主任科员肖青宁说,由于虫草的分布不均,就连当地两个相邻村庄的农牧民们也时常为此发生斗殴。为了解决这一矛盾,他们一直在从中协调,并让两个村之间达成协议,合理分配利益。

  “禁采令”未能阻止淘金者的脚步。几年来,抢劫虫草、严防“黑车”载运“虫草大军”、疯狂暴利“虫草经济”威胁高原生态、青海十大典型维权案例——“竹签虫草”被退货等相关报道频频见诸当地媒体的报端。

  今年4月,在通往青海玉树、果洛的要道就已经开始设卡,防止非法外来采挖者入境,这一情况将持续到6月底。

  “有的偷偷绕上去,有的花点钱通过。”杭州一位多年在西藏、青海等地采购虫草的老板说,一些采挖者为了入境,不惜合伙花2-3万元从当地人手中买上一本采集证,采完虫草后只要把虫草汇集到一个人手中,就可以顺利通过关卡去销售。

  也有人为了躲避禁采令,在今年2月就开始“潜入”青海,在玉树、果洛等地租下房子,办理一张体户营业执照,可以用作虫草采新季节各卡口的通行证。

  据青海省草原监理站不完全统计,从禁令实施开始,每年光从青海省虫草产地被劝返的非法入境采挖者人数在6000人以上,近两年有所减少。

  据每日商报 记者崔丘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 复制本文标题地址 ] [ 发表评论 ]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5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