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注
·浙江物流业如何转型升级?"信息化"成为共识
·浙江经济上半年保持健康较快增长 GDP同比增长13%
·科技官员与经济专家同台网聊:块状经济如何转型?
·吴晓波勾画块状经济转型蓝图
·146家龙头企业带动整体发展 品牌培育还需较长过程
综合消息
·中心镇集聚辐射渐成气候 温岭,转型有了新支点
·浙江产业要“借力”央企 切实改变“低小散”状况
·产业转型持续创新 恒逸:持续创新引领高端发展
·“十二五”宁波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专家解读百姓热议城乡体制改革助力杭州新型城镇建设
典型报道
·学习之城创新之城生态之城——杭州三城合璧新愿景
·用创意改造传统产业 湖州纺企进军网游业
·舟山:利润率不足3% 出口企业"云集"水产业
·220千伏舟山大陆联网工程度"满月" 金德水到贺
·浙江民资涌入光伏产业渐成规模 朝阳待喷薄
图片新闻
5年发展胜过以往40年
科技创新造起电动汽车
宁波架起通向世博大桥
杭州湾新区要做新浦东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专题聚焦 > 转型升级不动摇 四大建设再登攀 > 典型报道 正文
浙江民资涌入光伏产业渐成规模 朝阳待喷薄

   浙江在线08月02日讯 手掌大小的太阳能电池片,就可将阳光源源不断转换成电能。这就是光伏发电的神奇之处。整个过程不会污染空气,也不排放温室气体,在能源紧缺、气候变暖的当下,更显难能可贵。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国和出口国。随着全球太阳能应用的日益广泛,展现在中国光伏产业面前的是一片艳阳天。

  发展光伏产业,时不我待。以光伏为主要内容的新能源产业,为什么会被浙江列入重点培育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浙江将在新一轮“光伏潮”中抢占什么样的竞争地位?记者近期走访调查省内多家光伏企业,聆听专家和学者建言,以期对这一产业的脉络有进一步了解。

  光伏产业前景光明

  朝阳产业——这是记者在调查中听到对光伏产业最多的评价。

  浙江能源研究所资深研究员陈哲艮开门见山地告诉记者:“太阳能是能源领域被重新认识的资源,从简单的太阳能热水器到如今的太阳能发电,从光热到光电,是人类利用太阳能的一个跨越。”

  “光伏产业不只是一块太阳能电池,它是一条环节众多、内容丰富的产业链。”研究太阳能利用20多年的陈哲艮说,以眼下技术最成熟、应用最普遍的晶体硅光伏为例,往上游看,有硅料提纯、单晶硅多晶硅片生产;往下游看,还有光伏电池组件封装、光伏电站集成发电,等等。每道环节都孕育着一项产业机遇。

  尽管中国还不是太阳能利用大国,但已经成为全球光伏产品最大的提供者。一组数据表明:全球光伏产品生产,目前由中国企业主导,产量占据全球供给量的45%,2009年中国光伏产品出口达90.5亿美元。这一产业市场空间还在迅猛增长,仅今年全球光伏产品需求就将增长25%。

  “浙江不是中国阳光最充足的地方,但可以成为光伏产品的制造大省。”省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的专家告诉记者,正是看到全球太阳能利用的热潮,看到了光伏产业国际国内两大市场的巨大空间,浙江省及时把以光伏为主的新能源产业,列入了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中之重。

  国际光伏产品市场的空间越来越大。据国际能源机构预计,传统能源消耗今年将达30亿吨标煤,且每年递增7%,10年后就要翻一番。能源紧缺的忧虑,低碳经济的盛行,让生态理念先行的欧美日等国家和地区加快了太阳能源的应用步伐。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召开后,各国都在制定减排目标,技术成熟的光伏产品越来越成为更多国家的选择。

  记者拿到的一份欧洲光子工业协会(EPIC)的光伏统计报告显示:去年全球光伏组件销售总额达到了370亿美元以上。就地区需求来看,占当前市场需求八成的欧洲市场,在2013年前依然需求旺盛。美国的光伏产品需求在奥巴马总统的绿色能源政策刺激下急剧攀升,两年后将成为日本的3倍。

  从国内看,尽管民间光伏发电应用不多,但光伏电站的建设开始启动,光伏产品的需求量在快速增长。中国每年需装设的发电设备规模庞大,新增发电设备中有一小部分采用太阳能发电,其规模就不容小觑。

  记者从国家发改委近日发布“光伏并网发电特许权项目招标”公告中看到,国家计划在陕西、青海、甘肃、内蒙古、宁夏和新疆进行13个项目共计280兆瓦的光伏并网发电特许权项目招标。这个数据,已接近我国目前300兆瓦的光伏项目总装机容量。

  浙江光伏渐成规模

  机会面前,就看谁处的位置有利,谁出招更快。

  调查表明,目前中国光伏企业主要集中在江苏、浙江等地,其中江苏约占全国总产量的一半,浙江约占四分之一,江西、安徽等省份瓜分了剩余的市场份额。

  省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提供的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浙江光伏企业数量已近百家,主要以民营企业为主,与江苏光伏企业多为“大个子”不同,浙江企业数量众多但“个子不大”。

  “企业接到的国外订单至少排到了明年”。记者在省内光伏企业调查时,看到的基本上是热火朝天的生产场面,许多企业都说“来不及接单”。按光伏产品的产能分,嘉善的“昱辉阳光”处于浙江光伏企业的第一方阵,今年太阳能组件可达400兆瓦,硅晶片生产能力达1200兆瓦。这几天,董事长李仙寿一直为日益紧张的电力供应而头疼,就怕误了公司接下来的产品订单。

  尽管与无锡尚德、常州天合这样的“大个子”相比,浙企眼下还少有进入“千兆瓦”级别的行列,但像宁波太阳能、正泰太阳能、东方日盛、向日葵、横店东磁等,省内光伏企业的太阳能组件生产能力,一般都已经在几百兆瓦水平。(下转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按省太阳能光电协会会长、“宁波太阳能”董事长周建宏的说法,浙江光伏企业眼下正处于投入期,明后年就会冒出几家千兆瓦级产能的大企业。他乐观地估计:“两年后浙江光伏产业的销售额将超过3000亿元,三年后生产能力将与江苏比肩。”

  有实力的浙江民营企业加速布局光伏行业。像横店东磁,今年一口气上了十几条生产线。一些企业开始上市寻求更大的资本支撑。绍兴向日葵光能科技,马上将在国内创业板上市,宁波的“东方日盛”不久也将上市融资。“昱辉阳光”几年前就在伦敦上市,股市融资加自筹资金,几年间投入了近70亿元。

  不少浙江企业在光伏产业链上下游全面布局,占据更有利的竞争位置。略略了解“宁波太阳能”的产业布局,记者感受到了公司在光伏产业的“野心”——图谋“吃干榨尽”整个产业链利润:上游硅材料提纯生产线在衢州即将投产,太阳能组件生产基地在宁波高新区如火如荼,下游的太阳能电站安装与集成服务都有专业的公司,已经在意大利、西班牙等地与外方合作建了好几座太阳能电站。“昱辉阳光”则依托四川丰富的硅资源和廉价的水电资源,在当地投资几十亿元涉足硅材料提取,成为国内包括无锡尚德在内的众多光伏企业的供应商。

  光伏产品的制造水平,浙江人已经让国内同行瞩目。晶体硅片是光伏产品中最占成本的一项,眼下每公斤市场价格约为50多美元,最贵时达到300多美元。而据调查,短短几年间,浙江企业已经有能力把太阳能电池板的硅片“削薄”一半,但转换功能不减,“一片顶现在两片用”,成本省了,竞争力自然上去了。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就核心技术而言,眼下的光伏产品制造已无太多的“独门暗器”,浙江与江苏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上。竞争的焦点在于:谁更高效——提高太阳能量转换率,谁更省成本——降低电池板中晶体硅片的消耗,谁就能在竞争中取胜。

  浙江制造新空间

  “谁能想到,这里面竟然有这么大的机会?”

  临安的“福斯特”前几年还默默无闻,是一家专业生产太阳能电池组件粘合剂——乙烯醋酸乙烯酯的企业,太阳能晶片要做成电池板,必然要靠这种粘合剂。这两年光伏产业的兴起,使这家在国内少有竞争对手的企业,眼下日子过得很美,每月销售额最高时接近一亿元。为了就近配套太阳能电池板生产企业,该企业最近在江苏创办了规模更大的生产基地。

  一业兴则百业旺,光伏产业的兴起带动相关配套产业的繁荣。因为太阳能电池组件是一项集成了多个产品的复合体,不仅要有晶体硅片等核心部件,还需要专业的粘合剂,如乙烯醋酸乙烯酯、塑料面板、聚氨酯、电源接线盒等。别看这些东西不起眼,却占到整个太阳能电池板成本的20%至50%。

  “光伏产业为浙江制造打开了新的空间。”省经信委胡震涛处长告诉记者,作为制造大省,浙江发展光伏产业与其他省份相比,有一个独特的优势——既可在光伏主业上高歌猛进,还可围绕光伏产业大搞配套,带动传统制造业“腾笼换鸟”。

  上虞的晶盛机电,就是这样找到了自己的舞台。太阳能电池的单晶硅片,需要用专业的单晶炉把硅料拉成单晶硅。这种炉子以前只有从国外进口,一台要30多万美元,一个配件的维护要上千美元,让动辄就需要几十台炉子的国内光伏企业苦不堪言。晶盛机电迅速填补了这项国产空白,用价廉物美的晶体炉与国外同行竞争。竞争的结果是,原本需要30多万美元一台的炉子价格下降到了20多万美元,原来“选择不多”的国内光伏企业现在可以货比三家了。而晶盛机电短短几年间跃升成为国内最大的单晶硅多晶硅炉的专业生产企业,年销售额高达3亿多元。

  慈溪企业做接线盒,台州企业做绝缘板,温岭企业进军专用塑料制品……瞄准了光伏产业,浙江人在配套领域做得风生水起,一些单项产品做出了好几项“全国冠军”。

  “浙江选择光伏,不是凭空产生的空中楼阁,是有其一定的产业基础的。新兴产业与传统制造业相得益彰,这才是光伏产业今后跨越发展的希望所在。”省经信委负责人这样说。

  前面更有艳阳天

  光伏产业前景诱人,浙江意欲更有作为,要走的路还很长,需要突破的瓶颈仍不少。

  培育“产业航母”是当务之急。浙江光伏企业数量多但“个子小”,且集中在进入门槛较低的电池板封装领域,利润空间不大。业内人士坦言,靠赚加工费过日子,眼前看,过得去;往前看,过不好。随着国内新一轮洗牌,光伏企业整合势在必行。因此,浙江亟需在产业引导、政策扶持等方面多做文章,尽快培育能与江苏“尚德”、“天合”、江西“赛维LDK”等国内知名企业相抗衡的“产业航母”。

  不囿一地,放眼全国,浙江光伏产业参与竞争还需要突破行政区域限制。光伏产业竞争最后也是最大的“蛋糕”还是发电。浙江是太阳能资源小省,可利用的太阳能资源有限。一旦国内光伏发电大规模启动,浙江必须把竞争的目光扩大到国内乃至全球,“哪儿有阳光就往哪儿去”。因此,应鼓励浙江光伏企业尽早到阳光充沛的西部地区布局,引导企业着眼原料基地、加工基地建设尽早西进。

  抢高点,早准备,是浙江光伏业前行的另一命题。一块太阳能电池板可应用25年左右,如果建成电站,运行前几年就可收回成本,余下的二十来年就可坐收发电收益。眼下,国内光伏发电尚未大量利用,最大障碍还是居高不下的成本。根据测算,眼下光伏发电成本在1.3元/度左右,而传统电力的最高工业用电价格每度才1元。一旦国内也像国外那样出台有力的补贴政策,抑或太阳能发电成本与传统电力成本接近,太阳能发电将迅速成为产业热点。谁动手早,谁就能在竞争中抢占制高点。

  整合资源,抱团出击。建一座太阳能电站投入动辄几十亿元,投资门槛很高。可预期的是,今后国内光伏发电的竞争势必引来国内电力巨头。而浙江光伏企业多为民营企业,仅靠单打独斗,分享光伏发电这块蛋糕实力显然单薄。因此,浙江众多光伏企业亟需引入金融创新工具,尽快组建像“浙商产业投资基金”这样的资本联合体,引导民间资本抱团整体出击,才能在光伏发电这一新领域抢占先机。

  ……

  朝阳产业待喷薄。可以预期,浙江光伏产业将迎来新的发展契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 复制本文标题地址 ] [ 发表评论 ]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5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