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注
·浙江物流业如何转型升级?"信息化"成为共识
·浙江经济上半年保持健康较快增长 GDP同比增长13%
·科技官员与经济专家同台网聊:块状经济如何转型?
·吴晓波勾画块状经济转型蓝图
·146家龙头企业带动整体发展 品牌培育还需较长过程
综合消息
·中心镇集聚辐射渐成气候 温岭,转型有了新支点
·浙江产业要“借力”央企 切实改变“低小散”状况
·产业转型持续创新 恒逸:持续创新引领高端发展
·“十二五”宁波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专家解读百姓热议城乡体制改革助力杭州新型城镇建设
典型报道
·学习之城创新之城生态之城——杭州三城合璧新愿景
·用创意改造传统产业 湖州纺企进军网游业
·舟山:利润率不足3% 出口企业"云集"水产业
·220千伏舟山大陆联网工程度"满月" 金德水到贺
·浙江民资涌入光伏产业渐成规模 朝阳待喷薄
图片新闻
5年发展胜过以往40年
科技创新造起电动汽车
宁波架起通向世博大桥
杭州湾新区要做新浦东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专题聚焦 > 转型升级不动摇 四大建设再登攀 > 省外媒体关注 正文
人民日报通讯:浙江两翼齐振助腾飞

  今年以来,浙江,一再成为国内外媒体关注的焦点:

  3月28日,吉利与福特达成收购协议,吉利跨国并购沃尔沃,“穷小子娶了洋公主”;

  两个月之后,浙江另一家民营企业娃哈哈宣布,委托荷兰与瑞士的公司为娃哈哈贴牌加工产品——从替别人加工,到让别人为自己加工,娃哈哈开创了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全新模式;

  又过了3天,位于杭州的阿里巴巴也有惊人之举:正式推出海外直购频道——“淘日本”,中国第一个跨境直购的商品交易平台诞生了……

  人们不会忘记,这些企业,都是从“草根”长成了“参天大树”;

  人们不会忘记,浙江刚刚经历了百年不遇的国际金融危机冲击;

  人们更不会忘记,转型升级正在让浙江完成凤凰涅槃!今后的浙江,体更健,步更稳。

  先发优势弱化,竞争日趋激烈;前有“标兵”,后有“追兵”。转型升级浙江别无选择

  站在浙江省档案馆的历史照片前,会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这是举世闻名的小商品批发城——义乌吗?犬牙交错的低丘上稀疏地长着几棵小树,低丘的褶皱里横陈着一排排陈旧破败的瓦屋。那两条呈十字状交错的街道,逼仄得容不下两台并排行驶的卡车。

  江边茫茫的滩涂上,几名头戴草帽的农民正在弯腰耕作,农民脸上的汗珠和那身补丁衣服,诉说着稼穑的艰辛。而田头同样疲惫不堪的老牛和那架古老的水车,似在提醒人们,当时的生产力是多么的低下。杭州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过去就是这模样。

  确实,30多年前的浙江,陌生得让人不可想象。

  论经济发展的先天条件,浙江严重不足:“七山一水两分田”;缺油少煤,资源95%以上靠外来输入;海防前线这一区位,又让国家投资长期以来远远绕开浙江……

  穷则思变,靠着“走遍千山万水、吃遍千辛万苦、想尽千方百计、说尽千言万语”的“四千精神”,浙江人勇立改革开放时代潮头,创造出了“浙江速度”、“浙江奇迹”:经济从1978年开始年均增长13.1%,高出全国3.5个百分点;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84年开始年年保持全国省区第一;60个县(市),30个进入全国百强县,又是全国第一……

  2008年,就在经济高歌猛进的时候,潜在的危机,也在悄悄逼近浙江。

  “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浙江面临着国际国内宏观发展环境的深刻变化,面临着资源环境约束和要素价格波动的双重压力,面临着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和自身竞争优势弱化的双重压力。”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这样分析面临的形势。

  曾在浙江率先“起跑”的台州,近几年开始失去锋芒,显出了“疲态”:GDP增速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每年超过20%,到2000年后放缓到10%以上,在2008年发展最困难的几个月,工业投入一度同比下降近50%;经济活跃的绍兴,2008年,几家大型企业先后停产。

  杭州,宁波,温州……这些响当当的经济强市,经济指标也纷纷疲软。

  浙江,一下子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

  务实的浙江人开始自我反思——

  “产业层次低、企业实力不够强,过分追求规模效应而忽视质量,自主研发能力差,产品结构重复,管理粗放……”浙江省省长吕祖善揭起自家的短来,毫不留情。

  “以台州工业为例,发展之初,靠的是做别人不愿做的产品,快速模仿,产品档次低。这形成了‘低水平增长陷阱’:附加值低、成本低、价格低。由于当时还有利润空间,导致很多企业忽视了长远发展。”台州市委书记陈铁雄一针见血地说。

  “浙江的不少企业,还固守着宁为鸡头、不为凤尾的传统观念。这样,势必造成资本结构保守,家族‘一股独大’。囿于‘家天下’,股权不开放,人才便无以集聚,现代经营理念难以渗透,政策活力也难以释放,企业就只能在庭院窠臼里打转转。”从基层干起来的长兴县委书记刘国富对浙江民营经济这一痼疾痛心疾首。

  确实,10年前的浙江企业,没有“老虎”,只有“群狼”。但10年过去了,浙江还是只有“狼群”,鲜有“老虎”。

  滞后,就难免要付出代价。2008年春,曾为浙江民企标杆的明星企业飞跃集团一夜之间濒临倒闭;曾有“浙江第一镇”之称的绍兴杨汛桥镇,多家企业面临资金链断裂窘境;连民营经济最活跃的温州,工业增速也陡落10多个百分点……

  转型升级,已成为浙江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不独如此,随着国家区域发展总体战略深入实施,东部地区率先发展,西部大开发深入推进,中部地区快速崛起,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可以说,浙江前有‘标兵’,后有‘追兵’。如果浙江不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争创发展新优势,就会在新一轮发展中扩大与‘标兵’的差距,就有被‘追兵’赶超的可能。”赵洪祝保持着惯有的清醒。

  转型升级既要做好存量文章,加大存量调整力度;更要做好增量文章,以增量带动存量的调整和优化

  其实,对于浙江经济存在的结构性矛盾,浙江早已开始采取对策。

  世纪之交,浙江省委明确提出,要推动经济发展从量的扩张向质的提高转变。2003年7月,省委推出“八八战略”——发挥浙江的体制机制优势、区位优势、块状特色产业优势、城乡协调发展优势、生态优势、山海资源优势、环境优势、人文优势等“八个优势”,推出进一步发挥、培育和转化的八方面举措,以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再上新台阶。

  根据“八八战略”的总体部署,浙江开始实施“腾笼换鸟”工程:抓住宏观调控的机会,以“倒逼机制”促使企业苦练内功,加快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同时,力抓节能减排,关停了大量高污染企业,逼迫低小散企业自我提升。

  在2007年6月召开的浙江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上,浙江在坚持“八八战略”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两创”战略——创业富民、创新强省。强调全面推进个人、企业和其他各类组织创业与再创业,全面推进制度、科技等方面的创新,建设全民创业型社会和全面创新型省份。

  2008年9月,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会作出推进经济转型升级的决定。特别是通过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全省上下进一步形成坚持科学发展,推进转型升级的共识,行动更加自觉,更加急迫,更加有为。

  为推动企业创业创新,省里出台了多项新的扶持政策:由省发改委牵头,对企业投资建设的高新技术项目,在资金等要素方面给予倾斜;由省科技厅牵头,对企业设立各类国家级或省级技术中心、工程研究中心、工程技术中心、研发中心,以及面向行业和区域的技术中心,加大财政扶持力度;由省财政厅牵头,对企业研发新产品实行评定奖励制度,重点支持研究开发、生产高新技术产品和节能环保产品。

  扶持政策还涵盖了金融保障、品牌战略、税费减免等方面。

  就在转型升级稳步推进之时,一场百年不遇的国际金融危机不期而至。2009年第一季度,全国GDP同比增长6.1%,而浙江却只有3.4%……

  浙江经济何去何从?是为了保住GDP增长而暂时放缓转型升级步伐,还是立足长远咬定转型升级?

  “复原传统增长方式,即使暂时保住了经济指标,今后仍然躲不过发展难关。困境中更要咬定转型升级,坚持标本兼治,保稳促调。”发展的十字路口,省委书记赵洪祝、省长吕祖善的意见完全一致。

  “既要做好存量文章,加大存量调整力度,不断巩固和发展原有优势,更要做好增量文章,积极挖掘潜力,变劣势为优势,以增量带动存量的调整和优化。”省委、省政府的这一决定使浙江转型升级的步伐迈得更加坚实。

  提升存量,浙江把眼光瞄准传统产业,推动企业由“低小散”向“高新尖”发展,推动块状经济向产业集群转化。

  于是,传统的纺织业“变脸”了。我国最大的纺织基地绍兴,长期存在着“一流设备、二流技术、三流价格”的短腿。2008年,入住绍兴轻纺城的多家民营企业在政府组织下,联合成立了纺织研究院,聘请专家实施科研攻关。2009年开始,绍兴很多规模纺织企业开始大量聘请海外雇员,意大利、美国、英国等全球时尚中心也都有了绍兴人自己的设计中心。向设计、营销这条国际产业分工的“微笑曲线”的两端升级,绍兴纺织业完成了“量变”到“质变”的凤凰涅槃。“七色彩虹”是对美出口最大的中国针织面料供应商,以往生产的普通面料,售价仅为每米10元左右。升级后,每米面料可卖到60多元。

  产业集群之路加速启动。“领带之乡”嵊州市,不再着眼于“一根领带打天下”,相关产品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家纺、丝巾、服装……许多企业还一改在嵊州埋头生产、坐等经销商上门取货的经营理念,主动出击到全国各地进商场、设专柜、开品牌店,扩大营销网络。嵊州市政府也因势利导建起中国领带城物流中心,构筑集交易、仓储、展示、科研等为一体的现代化专业市场群,推动简单集聚的块状经济向产业集群转化。

  拆解业是台州的支柱产业之一。这些企业在为台州制造业提供源源不断原料的同时,拆解过程中也产生大量的油污、废水、废气……转型升级是不是把“孩子和洗澡水”一齐倒掉?台州人倒掉了“脏水”留下了“孩子”。“齐合天地”是台州最大的拆解企业,如果你现在再到该厂,会看到花草遍地,绿树成荫,俨然一座花园。是技术创新让该企业完成了蜕变:原先拆解电线时靠燃烧分离出铜丝,现在用机器分离,100%解决了废气问题。

  由“低小散”向“高新尖”转化,企业实力必然大增。近日,温家宝总理来浙考察的浙江富沃德电机有限公司生产的“永磁同步无齿轮曳引机”,采用目前国际电梯曳引技术最先进的驱动方式,不仅提高了效率,而且具有能耗低、绿色环保的特点。浙江杭叉工程机械集团公司通过技术创新,有效提高了产品的附加值和市场占有率。目前这个企业的国内市场占有率达30%,机动叉车出口量居全国第一。

  推动广大中小企业做强做大带来什么结果?浙江人久久期盼的“老虎”终于出现了!不独是吉利、娃哈哈、阿里巴巴,名不见经传的杭州海兴电器公司在国际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一口气签订了4家海外工厂投资协议;以生产汽车配件万向节闻名的万向集团,在“严寒”中逆势而上,已在电动汽车产业牢牢占据了一席之地。

  当然,浙江在做好“增量文章”上,更是下足了功夫——以发展支撑力强的大项目为依托,努力把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海洋经济和欠发达地区发展培育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光伏产业是未来能源产业发展的方向。在政府强力推动下,浙江已经成为我国光伏产业大省。浙江正泰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首推薄膜电池生产线,标志着我国太阳能电池生产迈入“薄膜时代”;国内首个屋顶大型光伏电站系统也在浙江投入运营。

  新昌是个山区小县,依托高新技术支撑,三花集团开发的“新型微通道换热器”一年半时间申报了52项专利,能效提高30%以上,体积减小30%以上,材料重量减少约50%。一个高科技产品,让这个企业在同行业一举领先。

  尽管陆域面积小,但浙江却是个名副其实的海洋资源大省。在转型升级中,浙江当然没有忘记发挥海洋资源优势。做“强”海洋天更阔。

  有一件事让宁波人一直心绪难平:长期以来,货到货运,货运货到,一船船一车车货物仅仅是从宁波港过一下手而已。宁波港得到的只是“一颗汗珠子摔八瓣”的装卸费。尽管近些年港口吞吐量节节攀升,但效益始终没有突飞猛进。宁波北仑区区长华伟把症结归结为:“酒肉穿肠过”。

  现在,宁波人开始把港口变成市场平台:发展港口物流业,建设物流园区,培育物流中介组织。这一变化,带来的效益是惊人的:拿正在建设的钢材交易市场和煤炭交易市场来说,以前,每年顶多只能收到10多亿元装卸费,而通过市场平台交易后,每年的销售收入将超过200亿元。

  过去,渔民捕上鲜鱼后,经过简单冷冻就销往市场,个头小的、粗加工剩下的都当废料丢掉。现在,经过延伸产业链条,许多东西变废为宝。记者在象山县石浦南方水产公司看到,原本被当作废料丢弃的鱼骨,加工成松脆美味的休闲小食,售价高达每公斤91元。

  国际金融危机的倒逼机制,也使浙江的服务业加快推进转型升级——2009年,浙江省服务业增加值增长12.5%,对全省生产总值增长贡献率达57.6%。三产对浙江经济的贡献首次超过工业。

  大家对刚刚结束的“杭州国际动漫节”可能还记忆犹新。你知道吗?“杭州制造”的国产动画片,不但占领了国内荧屏,还冲出国门打入国际市场。2009年杭州共生产原创动画片35部、1477集、27409分钟,产量居全国第一;获得国家广电总局推荐的优秀动画片共8部,同样居全国第一。

  转型升级不能只局限于经济结构内部。社会环境优化是经济转型升级的基础,执政能力提高是经济转型升级的保证;只有社会环境、执政能力一起升级,可持续发展才能落到实处

  转型升级是个系统工程,不能只局限于经济结构内部。如果社会环境没有得到优化,执政能力没有根本提高,那么经济转型升级就很难取得成果。这是浙江各级党委、政府的共识。

  基于这种认识,浙江把社会环境优化、执政能力提高,当做转型升级的两翼,促两翼齐振,让整个系统一起升级。

  青山郁郁,碧水潺潺,绿荫间田舍掩映,江南六月风光宜人。

  浙江是全国生态环境最好的省份之一,除了江南鱼米之乡的自然禀赋,还得益于历届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倾力打造。特别是进入发展新阶段后,浙江加大力度推进环境整治、循环经济和生态省建设,以此作为经济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方面和优化社会环境的一项重要内容。

  “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这是浙江率先发出的强音。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地处浙江西部天目山区的安吉曾是浙江20个贫困县之一。这个县的“污染名号”同样闻名: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造纸、化工、建材、印染等企业遍布全县。导致青山被毁,污水横流,严重的水污染危及下游的太湖。1998年,国家有关部门发出黄牌警告,安吉被列为太湖水污染治理重点区域。

  痛定思痛。安吉人果断关停了污染企业,并把“生态立县”作为发展战略。近3年,170多个5000万元以上的投资项目因环保评估不达标被否决,其中超亿元的项目有10多个。全县大力发展以竹产业为龙头的生态高效农业,获得“国家生态县”称号。“山峦青翠、河流清澈、空气清新,经济结构合理、社会和谐稳定、人居环境优美。”这是国家环保部门对今日安吉的评价。

  绿水青山真正变成了金山银山。上海、南京、杭州的居民,纷纷把安吉作为休闲度假的后花园。每逢周末,安吉的山山水水间到处可以看到嬉戏、漫步的外地游客的身影。安吉农民依靠生态发家致富:2009年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达11326元,高出浙江平均数1319元;县财政增幅连续3年走在浙江前列,2009年增幅荣登浙江县(市)榜首。

  在安吉带动下,浙江生态县建设如火如荼……最近,浙江省委根据党的十七大提出的建设生态文明的要求,决定召开省委全会,对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作出全面部署。

  赵发春在当年“枫桥经验”的发源地——诸暨枫桥镇摆水果摊已经多年。来自湖北的他笑呵呵地告诉记者:“山好水好人好治安好,住在这里,特别有安全感!”

  “善良的心是最好的法律”,“营造和谐环境是我们执政的宗旨”,枫桥镇上的这些标语是对“安全感”的最好诠释。

  “多一个球场,少一个赌场”,“多写一个字,少打一张牌”,“多看名角,少些口角”,行走在浙江农村,这样的宣传标语随处可见。

  “没有平安的富裕,是缺少保障的富裕;没有富裕的平安,是缺少依托的平安。只有社会环境优化,转型升级才有基础。”浙江省委副书记夏宝龙这么认为。

  在抓经济转型升级的同时,浙江千方百计优化社会环境: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推进“网格化管理、组团式服务”,打造“平安浙江”,便是工作的抓手。

  省委、省政府一方面加强相关制度建设——以乡镇综治工作中心为平台,推进平安工作网络向基层延伸,让综治进村居、进社区、进民企。目前,全省乡镇(街道)综治工作中心建成率达到96%,有综治信息员5万多人,建立各类调解组织5万多个。

  另一方面,强化宣传教育——通过提高群众素质,让群众自觉遵守社会规范,自己化解矛盾,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

  为及时有效化解各种社会矛盾,浙江省2003年推出“领导干部下访接待”制度,连续8年,从省委书记、省长到基层乡镇长,定期约访接待群众。

  为保证这一制度落到实处,省里坚持常年抓“三头”不松懈。何为“三头”?抓基层源头,抓问题苗头,抓落实领导责任制的“头头”。

  “三头”齐抓,尤其是头头带头,“下访制度”出成效便是必然的了。群众这样评价“领导干部下访接待制度”:“干部来下访,群众少上访”;“下访抓‘三头’,矛盾无出头”。

  “要根本消除矛盾,还要‘以文化人’,让文化渗透进村,使人有书卷气、村有文化味。良好的文化环境能提升人的品质。”诸暨市委宣传部长姚汉松向记者讲述了他的“化人”心得。

  保障和改善民生是建设“平安浙江”的基础。连续多年浙江都将新增财力的2/3以上用于民生改善;养老、医保、教育等社会保障指标都名列全国前茅。

  一枝一叶总关情。作为我国主要的农民工输入大省,浙江暂住人口约有1800多万。省里明确提出,让“平安”惠及生活在浙江这块土地上的每一个人。在嘉兴平湖打工10年的河南籍农民工周国平,喜滋滋地领到了居住证,一家三口都成了这里的新居民。他说,“别看居住证与暂住证只有一字之差,身份的改变,让我们更安心。”如今,居住证制度已通过人大立法在浙江省全面推开。

  浙江各地、各行业都在为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尽力。绍兴县率先提出“失土农民有保障”,给农村老百姓发上了“退休工资”;嘉兴拿出3.5亿元补贴,在全国率先实现养老城乡一体化;舟山的海岛渔民,面对蓝天大海,住着别墅式的新居,让游客艳羡……

  在浙江经济快速发展的进程中,解决好劳资双方的关系问题,不仅关乎着经济能否持续发展,也关乎着社会的稳定。浙江省各级工会找准定位,不做“花瓶”、“摆设”,而是把自己当做劳资和谐的“红娘”和社会安定的“稳压器”。

  全省县以上地方工会和部分乡镇工会都建立了职工维权帮扶中心,为困难职工群体提供包括法律维权、职业介绍、困难帮扶、心理咨询、就业培训等多种服务,使包括农民工在内的困难职工在工会找到回家的感觉。义乌市总工会维权帮扶中心首创的社会化维权机制,受到中央领导的肯定,获得中国公共管理创新奖;宁波北仑区建立的党政主导、工会牵头、各方协作的社会化劳动争议调解机制,有效地降低了劳动者维权成本,缓解了社会矛盾,为权益受到侵害的劳动者近距离得到救济提供了帮助,成为新时期社会管理的成功样本。

  这些年,不少地方劳资矛盾凸显已成为一个不容回避的话题。企业效益年年翻番,但一些企业职工工资却不见涨。

  尽管有关部门一再要求建立企业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让劳资双方协商解决工资问题。但收效甚微。

  现在,这一难题在浙江得到破解。政府、工会、企业一起努力,“工资共决”覆盖面占到全省企业的70%以上。在羊毛衫生产基地温岭新河镇,由羊毛衫行业工会与业主委员会分别代表职工方和企业方,对整个行业的职工工资进行协商谈判。协商制定统一的工时、工价标准。“工资共决”后,工人的工资年均增幅达5%以上。

  由于注重社会环境优化,浙江成为我国社会治安最好的省份之一。不久前国家统计局的抽样调查表明,浙江省群众安全感满意率居全国前列。去年初的“裁员潮”和今年初的“用工荒”,在浙江也都没有明显显现。这一切,保证了浙江经济的平稳运行。

  如果说社会环境优化,被浙江当做保证经济转型升级的左翼,那么执政能力提高,则被当做保证经济转型升级的右翼。赵洪祝经常强调:“执政能力能否提高,决定我们转型升级的成败。”

  执政能力主要通过各级领导干部的综合素质和工作水平表现出来。为此,省委下大力狠抓各级党组织的学习型党组织创建,狠抓各级领导干部的教育培训,狠抓各类干部的交流轮岗,力求通过学习、实践两条根本途径,全面提高各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创造力、决策力、执行力。

  提高干部素质,教育先行。“人文大讲堂”是浙江一道亮丽的风景。从省里开始,基本每个市、县都有自己的“人文大讲堂”。周末到人文大讲堂听讲座,成为各级干部的必修课。

  “人文大讲堂”的课程设置不拘一格。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经济学家……都可以在这里挥洒自己的智慧。从省委书记到科员,都是忠实的听众。

  人文大讲堂,有的已经举办上千场,这是何等的文化盛况!

  执政能力提高,还必须将影响“政令畅通”的坛坛罐罐全部打破。浙江首创“强县扩权”。这两年又全面推进“扩权强县”、“强镇扩权”改革,扩大县以及中心镇部分经济社会管理权限。5次扩权后,浙江省将能下放的权限“不留尾巴”地下放到县。几乎所有县都得到了原属地级市的经济社会管理权限。省市两级政府自我削权,行政审批事项已经由改革初期的3251项减少到目前的630项。

  今年以来,在打破“坛坛罐罐”方面,浙江继续发力:围绕转变发展方式,浙江又进一步深化综合配套改革,制定了加快增长方式的评价体系,启动了推动城乡一体化改革……此外,要素配置市场化改革、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义乌国际贸易综合配套改革等六大改革,也同时启动。

  一面是放权,一面是服务。以温州推行“效能革命”为起始,浙江年年紧抓机关作风和效能建设。今年浙江提出“治庸治懒”,对“庸、懒、散、乱、吃、拿、卡、要”严惩不贷。

  重典,保证了政府的执政效能。“眼下,想混日子不可能了。”宁波北仑区一名手握实权的科长如此感慨。当地在440多个机关科室中梳理出100名有实权的重点职能科室负责人,通过媒体公布,接受群众监督和评议,让中介机构调查考评。连续两年评优可以优先选拔任用,连续两年考核“基本称职”将直接定格为不称职,原则上予以免职处理。

  为提高干部执政水平,浙江大刀阔斧改革干部考核评价标准。

  大凡基层干部,都会有这样的经历:一听说调到工业基础好、资源丰富的乡镇,无不欢呼雀跃;而若要调到工业基础差、资源匮乏的乡镇,则会叫苦不迭……

  这与时下通行的干部考核评价机制大有关系:GDP是否增长,是衡量干部政绩的一个硬杠杠。在任期内,如果GDP没有大的增长,想评优?想升迁?难!

  这样的比赛,容易带来这样的结果:为了GDP增长,有些人便把环境保护抛在了脑后。于是,尽管三令五申保护环境,小造纸、小化工仍屡禁不止;本来秀丽的山水,会被开山取石弄得千疮百孔……

  现在,浙江实行新的干部综合考核办法,不再搞单纯的GDP竞赛,讲究“由里往外美”。以富阳为例,这个市根据各自的不同条件将25个乡镇、街道,分为工业主导型、综合发展型、农业生态型3个类别予以分类考核。新考评办法同过去相比有两大变化:一是不引导所有干部都去“抓数字”,把民生搞好,同样可以得高分;二是分类考核,定位是什么就考核什么,不鼓励大家都当“团体冠军”,而是鼓励大家按不同功能定位去做“单打冠军”。

  新的考评办法把过去捆在身上的一些不合理、不公平的“政绩枷锁”卸掉了,欠发达的乡镇和经济发达的乡镇,干部都有了推进科学发展的信心和决心。乡镇干部的积极性被真正调动了起来!用当地干部的话说,抓GDP增长是政绩,解决民生困难、生态环保问题同样也是政绩。

  有这样的指挥棒,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就有了“我要转”的动力保障。

  转型升级孕育了浙江更大的“势能”。经过转型升级的浙江,将带着更大的冲劲与势能,再次站在经济发展的潮头  

  春华秋实,转型升级带来的效果正在显现:

  一扫去年年初颓势,浙江经济今年开门就是个满堂红。1月,财政一般预算总收入590.3亿元,同比增长24.1%;进出口总额185.8亿美元,同比增长26.1%;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44637.6亿元,同比增长24.4%;工业用电量183.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87.5%。

  经济发展的后劲也已显现出来:1至5月,经济持续回升向好,重要经济指标大幅增长,企业利润、财政收入、居民收入均出现快速增长势头。

  浙江经济强势向好,不独表现在这些数字上,还表现在经济质量全面提升,结构更加优化,活力不断增强:去年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增长34.4%,新产品产值率提高1.7个百分点,单位生产总值能耗下降5.6%,化学需氧量排放量下降4.6%,二氧化硫排放量下降5.3%,均创历史较好水平。

  就上半年总体形势来看:今年1至5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同比增长56.5%,科技活动经费支出增长40.6%,限额以上第三产业投资增长24.5%,民间投资增长29.2%,新产品产值增长25.8%。

  也许数字是枯燥的,要想看些生动的,请把目光投向正在举办的“南非世界杯”赛场:从场馆的座椅到空调设备,从球迷项上的围巾到嘴里造势的喇叭,到处都有“浙江制造”。不少人为此欢呼雀跃。

  然而,金华市市长陈昆忠却有着另类解读:“这些制造还不足喜,其实,大家更应该高兴的是赛场外不断涌现的‘浙江创造’。”

  制造可以模仿,创造却需要创新。你瞧:时尚的滑轮车后轮装上单向齿轮,取代了复杂而昂贵的电机提供动力;一辆轻巧的代步自行车,到了宾馆、机场里,折叠起来就是一个灵巧的行李架;看惯了水杯胖胖的杯身,眼前这个扁长方形水杯可以放进钱夹里……

  这些,还只是“浙江创造”的一个侧面。2009年,浙江省专利申请量超过10万件,授权量近8万件,分别比上年增长20.6%和51%;今年一季度,全省专利申请量、授权量继续保持增长势头,前5个月专利授权量同比增长77.9%。

  宁波2009年获国家授权专利首次突破万件。“万件专利的价值,不亚于几千亿元固定资产投入。”宁波市市长毛光烈说。

  在转型升级带动下,浙江的短板正在一块块补齐。素被称为浙江“西部地区”的丽水,2008、2009连续两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增幅名列全省第一。而浙江省2009年农民人均收入在全国省区中率先突破万元大关,并连续25年位居全国省区第一。

  如果说,以前浙江沿海地区的崛起是“单极突进”的话,那么今天全省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各个区域正齐头并进,呈现“多轮驱动”、区域统筹协调发展的积极态势。

  “其实,浙江转型升级带来的好处,决不仅仅是这些。转型升级,可谓功在当代,利在未来。”绍兴市委书记张金如打了个比方:“转型升级等于脱掉了原本穿在身上的旧棉袄,换上更轻更好的新棉袄。”

  日前,记者走马浙江,“着新装”的浙江,景色更加怡人:

  海岸线绵长的浙江,优良港口资源众多,千余个海岛如明珠般散落在大海当中。

  大海曾是天堑,隔断了交通,也阻断了经济发展。而今已经建成的宁波杭州湾跨海大桥犹如一弯长虹,直指大海;金塘大桥等“连岛工程”五座大桥的建成,意味着海岛舟山孤立千万年之后,终于“登陆”了;而绍嘉跨海大桥建设工地上,脚手架林立,机器日夜轰鸣。这座大桥贯通,绍兴滨海工业园区、袍江工业区、上虞杭州湾新区,将升级为一个新的发展大平台……

  大桥是脐带,让浙江的海岛连接着母体,从此有了依靠;大桥是弦线,使浙江像风筝,起飞、高升。

  大桥时代,长三角人流、物流、信息流汇聚流通加快,在经济社会更加开放背景下,浙江的战略空间、战略资源将发生重大变化。大桥不是一个仅局限于经济发展的战略概念,而是一个涵盖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建设综合发展的战略概念,将促进浙江经济、社会、文化建设全面发展。

  除了造桥,浙江还在潜心打造一艘艘“航母”——位于慈溪的宁波杭州湾新区,世界500强企业接踵而来;台州湾新区,未来10年将创造5000亿元产值,再造一个新台州……

  更有南始温州,北到嘉兴的新兴行业产业带,正在沿江、沿海悄然崛起……

  一个崭新的“升级版”浙江,正向我们走来。

  浙江向海。站在台州湾边,疾风吹面。眼前,一波海浪卷上沙滩,退下,孕育了更大的势能,再次卷来。我们相信,从危机阴霾中走出来、经历转型升级的浙江,将带着更大的冲劲与势能,再次站在经济发展的潮头!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 复制本文标题地址 ] [ 发表评论 ]  
相关稿件
·较快增长+温和通胀 杭州经济进入转型升级关键期
·【文字直播】前三季度浙江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
·前三季度浙江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
·前三季度浙江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22日举行
·杭州经济社会发展统计数据库投入使用
Copyright © 1999-2015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